第五章、老子不干了(下)

噩梦宝藏 +A -A

  所有人都傻了,尤其是彭旭东,他发出了一声比爆菊还要凄厉的惨叫,一个恶狗扑食,扑到了徽章上,小心的用衣服擦拭上面的浓痰,然后转过头,一双眼睛已经变得血红,死死的盯着陈器,吼道:“陈器!你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其他人也全部都吓呆了。

  陈器竟然冲着首席徽章上吐痰?!

  要知道,这枚徽章代表的意义,不光是一个年级的男生首席之位,更是这个年级的脸面,甚至代表了整个怒风武院的脸面!

  往上面吐痰?!

  这是在侮辱整个年级的精神信仰!

  尤其是彭旭东,在他看来这枚勋章就是他的人生追求,可是自己的人生追求如今却被人随手扔在地上,又吐了口痰在上面,他气的脸都白了,浑身都在发抖,哆哆嗦嗦指着陈器:“你……你!”

  周围人大多也与他一样,脸上都是惊恐、慌张、不可置信的表情。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陈器只觉得胸口的闷气瞬间发泄了出来,哈哈大笑,冲着食堂众人大声道:“什么首席!老子不干了!不过你们记住,是老子自己不干的!尤其是你,彭旭东,恭喜你成为下一届的男生首席。不过你永远记住,这个位置不是你凭自己本事得到的,而是老子不要的!”

  “还有学院!”陈器愤怒的咆哮声响彻整个食堂。

  “老子自己知自家事,我现在的状态,你们取消我的首席之位我能想到,老子也从来没把这个首席的位置放在心上!可是!你们做决定的时候敢不敢跟老子说一声?!就算不提前说,宣布这事的时候也该派个有分量的人亲自来!找条狗过来下达个通知算什么?!”

  彭旭东那张脸由惨白涨成了通红,这就想冲上来跟陈器拼命,但是看到陈器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后,立刻就怵了。

  他不傻,知道他现在上去肯定没好果子吃――之前被陈器揍了那么多顿,要说心里没阴影那是不可能的。

  陈器的咆哮声响彻食堂:“当初求老子来这里时,说的天花乱坠!许下无数好处!最后更是白纸黑字签了合同!现在一句话就把合同给彻底撕毁了,这种事情你们也干的出来?!你们就不怕学生们寒心?!”

  这边的动静早已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要知道现在正是午餐的高峰期,是食堂人最多的时候,所以很快的,周围就挤满了看热闹的学生。

  这些学生基本上都认识陈器,毕竟之前他是怒风武院里最耀眼的明星学生,而三个月前他的怪病导致他的精神修为骤然下跌,也是这段时间怒风武院学生当中最好的谈资。

  但不论这些学生心里是如何看待陈器的,无论他们是同情,还是幸灾乐祸,抑或是事不关己。但当他们听到陈器状若癫狂的咆哮以后,几乎每个人心里都对学院产生了强烈的不满。

  联邦是尊重契约精神的,学院取消陈器的首席之位这一点没什么话好说,但是连之前签订的合同都随便撕毁这就实在太过分了。

  当然聪明人已经猜到,学院既然敢这样做,那就不怕去打官司――想来合同当中肯定有陷阱能够让院方自圆其说。

  但是这种做法着实让人寒心!

  是不是说学生对于学院而言就是可以利用的工具?一旦没有价值了就直接甩在一边?!

  要知道现在的学生可不像大灾变以前那样娇贵,尤其是武院的学生,在练武时,或是实战课上受伤的人多了去了,更不要说每个武院都有野外实战的课程!

  在野外情况百出,虽然有老师的看护,但发生意外的消息也从来没有断绝过。

  不光有学生身受重伤,就连意外死亡事件也是隔个几年就会发生一次!

  虽然现在的医疗条件很好,一般肉体上的伤害都不算什么大事,但保不齐就遇到什么疑难杂症,尤其是牵涉到精神领域的话,那就不是普通的医疗设备能管用的。看到陈器的下场,谁不担心自己万一有天走霉字,也会被学院抛弃?!

  所以对于学院单方面撕毁合同的做法,很多人都很不满意。

  陈器咆哮了一番之后,长长的吸了口气,心中暗骂一声:“爽!”

  不过他也没有继续骂下去了,不是他消了火,而是他心里清楚,发泄一下不算什么事,但一直在那里骂街就拉低档次了。

  公理从来不是靠骂街就能讨回来的。

  但公道自在人心。

  陈器并不指望这些学生可以帮自己讨回公道,但把学院的卑劣揭露出来,却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再不济,也可以恶心一下学院的那些领导们。

  这里的动静闹的实在是太大,很快就有几名教官赶了过来,把陈器带走了。

  陈器也不反抗,只是从怀里又掏出了一枚徽章,这是一枚金色的盾牌状徽章,象征着全年级的“第一首席”。

  他倒是没有将这代表了“第一首席”的金色徽章扔在地上再吐一口唾沫,而是在一群教官们不善的目光下,将它扔给了彭旭峰,嘲弄道:“你不是一直想拍慕芊芊的马屁吗?拿着这个去吧!”

  “恭喜你,彭旭峰同学,从今天起,你就是怒风武院高二年级,男生组的首座了!”

  陈器被关进了小黑屋,而且因为他侮辱首席徽章,他被学院名正言顺的撤掉了第一首席与男生首席两个首席之位,并且取消了所有的特殊待遇,包括他的奖学金,以及那间顶级静室的居住权。

  学院也是逮到这个机会,趁机毁约。

  毕竟在现在这个时代,首席的徽章代表的是一个年级,一个学院的尊严和脸面,但陈器却把这份尊严践踏在了地上,还吐了口痰!

  这份罪过开除都不为过!

  消息灵通的人知道,学院的高层已经在商讨开除陈器的事宜了,只不过还有一些教官对陈器抱有一线希望,在帮他争取。

  现在学院里到处都是讨论这件事的人,许多学生都在对学院的做法表示不满的同时,也觉得陈器这次危险了。

  原因很简单。

  冲着首席徽章上吐痰,就代表陈器和学院方面彻底撕破脸了。

  接下来就算陈器的怪病好了,不做噩梦了,天赋又恢复了,但他和学院之间的裂痕也已经摆在那里,到时候还能指望陈器继续为学院出力?!

  别逗了,换做是自己的话,只怕第一时间就转学了!

  心眼小的说不定还会在走之前狠狠的阴学院一把!

  一个离心离德的学生,哪怕天赋再高又如何?

  学院敢用吗?!

  关键时刻,比如全郡大比的时候在背后捅一刀,那这一刀就绝对要命!

  所以,很多人都断言,陈器必然会被开除。学院的领导们之所以没有立刻宣布,而是把他关进了小黑屋,无非是想争取一些缓冲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想办法把这件事情对学院的不利影响降至最低。

  或许他们都已经计划好了,接下来如何和陈器打官司的事情。

  当然,这一次最得利的就是彭旭东了。他如愿以偿的接替了男生首席的位置,可是慕芊芊却气坏了,要不是陈器被送进了小黑屋,指不定这个女人就已经去找他算账了――她可不是彭旭东,用不着陈器这样施舍。

  所以破天荒的,这一届高二年级的“第一首席”之位只好暂时空缺――陈器退了,慕芊芊因为自尊而拒不接受,彭旭东虽然有心,但没那个胆子也没那个实力去接受,至于其他人,那就更不用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