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老子不干了(上)

噩梦宝藏 +A -A

  脸上挂着嘲弄的冷笑,彭旭东带着身边这群跟班们径直走向陈器的座位,他也不客气,直接在陈器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看了眼桌上的饭盆,故意皱起了眉头,道:“哟,这不是咱们的‘首席’吗?怎么就吃这种猪食一样的东西?难道是因为胃口不好?哦,我想起来了,你之前在上课时才做过噩梦,有没有被吓尿裤子?”

  然后彭旭东就哈哈大笑起来,跟在他身后的狗腿们见到主子笑了,也都纷纷大笑起来,笑声极尽揶揄之事。

  陈器看都没看他一眼,自顾自的往嘴里拔饭,含糊不清的道:“手下败将,你的脸不疼了?”

  一句话就把正在大笑的彭旭东气的七窍生烟,重重的一拍桌子,吼道:“陈器!你以为你还是之前那个第一首席吗?!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折辱我吗?!你最喜欢干的事情,不就是拉我上比武台然后揍我吗?来啊!你现在有没有胆子,再跟我上一趟比武台?!我让你揍!你来不来?!”

  这家伙都被气疯了――没办法,陈器总能轻松的一句话就将他激怒。

  陈器鄙夷的瞥了他一眼,道:“你看你贱的,今天没心情,等哪天我心情好了再揍你。”

  说完,陈器把饭盆往前一推,就要离开,他是真的没心情吃饭了。

  彭旭东气的哇哇大叫,还好这时有跟班在他耳边提醒了一句,他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抓住陈器的肩膀,喝道:“站住!”

  陈器停下脚步,脸上挂满寒霜:“彭旭东,你觉得你现在吃定我了?”

  彭旭东得意一笑:“差点就被你给绕进去了。陈器,我这次来,不是跟你打架的,而是给你通知一个消息。”

  看着他一脸小人得志的表情,陈器心头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什么消息?”

  彭旭东得意洋洋,道:“你也知道,再过两个月,这个学年就要结束了,然后就是每年一度的全郡学院大比。高三的学长们要面临大考,进入高级战院,所以从来不会参加,是以每个学院的主力都是我们高二年级。这样的大比当中,首席的作用是非常大的,而我们认为,以你现在的状态,已经不适合担任首席一位,所以……”

  “你们?”陈器打断了他的话:“你们,包括哪些人?”

  彭旭东骄傲的昂起了头:“本年级的所有人!不光是同学们,就连学院的老师和领导也是这样想的。”

  这时旁边有人道:“陈器,你还不知道吧?下课以后,就有人对教授提出了这件事。包括教授在内所有人,都认为你已经失去了首席的资格。以你现在的状态,作为首席代表学院去参加全郡大比,只能成为一个笑话。所以教授和同学们都认为,你应该交出首席之位,男生首席由旭东哥来担任!而‘第一首席’的位置,由芊芊姐担任!”

  陈器沉默了,心中苦涩无比。

  他知道对教授提议的人一定是彭旭东的狗腿,但他同样也知道,彭旭东的提议只不过是顺水推舟,就算他不提,这段时间学院也一定会取消他的首席一位的。

  因为再过两个月,就到了每年一度的全郡大比了。

  这场大比,对于每一个武院来说,都是对外彰显自己实力的机会,无论对于学院,还是对于参赛学生而言,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对于学院来说,在大比当中获得好的成绩,可以提升学院的名声与地位,并且能够得到联邦教育部的资源倾斜与奖励,在接下来的招生上,也可以更好的宣传自己,获得更多、更好的生源。

  而对于学生而言,在大比上展露出过人的水准与战力,为学院取得荣誉,不光可以获得学院的奖励,更能够吸引那些高级战院的目光,获得附加分。然后在下一年高三以后,就可以参加大考,更轻易的进入这些高级的战院。

  去年的全郡大比时,陈器就是怒风武院高一年级的首席,为学院立下了汗马功劳,最后获得了同届单人组第一,团体第五的好名次,回来以后被学院大加赞赏,给与了丰厚的奖励。

  但是那个时候谁能想到,今年,大比还没有开始,学院方面就要撤掉他首席的位置,而且看情况,也是肯定不准备让自己去参赛了。

  这时,彭旭东旁边那个狗腿得意洋洋的道:“不光如此,学院决定,连你的资源也一并取消。毕竟你已经不是首席了,那些属于首席的资源可不能给你这个废物。所以从这个月开始,你的一切奖金都被停止,还有,你那间独立静室的钥匙,也要交出来。那可是全校最好的单人静室之一,可不能再任由你白住了。”

  陈器的脸色一滞,一团火立刻从心头升了起来!

  关于取消他首席的决定,陈器虽然心中不爽,却也没有什么异议。因为他自己也知道,他如今的状态,不足以继续担任首席一职,更不可能去面对其他学院的尖子学生。

  但是,取消他所有的资源奖励,连同居住的静室都要交出来,这就让陈器恼怒了。

  因为首席的位置是争出来的,有能者居之,这是全联邦的规矩。

  但是,他的奖学金,还有独立静室的居住权,却是当年他从初中升到高中时,怒风武院给予他的特殊优待。

  当年中考之时,陈器可是全郡十九个城中的第一状元,各个武院为了争夺他,都开出了诱人的条件。最后怒风武院将陈器揽入麾下,也是花了不小的代价,不光所有费用全免,每年还有十个金币的奖学金,其他奖金另算,还给了他在接下来三年内,一间顶级静室的居住权!

  这些可都是白纸黑字,签了合同的!

  如今他突遭厄运,精神境界大跌,以致于实力也是大跌。学院方面要取消他的首席之位,这一点陈器没有话说。但是连当年白纸黑字签的合同都要毁约,这种做法,让陈器又是悲凉又是愤懑。

  尤其是他眼下,正是需要静室调养精神的时候。

  奖学金被取消他都可以无所谓,但是连静室都收走,这就实在是太过分了!

  陈器死死的盯着彭旭东,一字一顿的道:“这是学院的意思?!那学院的领导呢?他们怎么不来亲自跟我说?!”

  彭旭东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不急不缓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在陈器面前亮了亮,道:“学院的领导们日理万机,这点小事还劳不得他们亲自出面。不过这是书面通告,上面盖着院长办公室的印鉴,你自己看吧。”

  陈器没有接过这张纸,但他已经看到纸上所写的内容,其中有一句就是“取消陈器在本校一切奖励”,下面盖着院长办公室的印章,还有院长的签名。

  这不可能是伪造的,说明这份文件的确是学院领导亲自批示的。

  彭旭东得意的将这张纸递给旁边一个狗腿,笑道:“把这份公告贴出去,就贴在食堂门口,让大家伙都看上一看。”

  狗腿连忙应是,谄媚的接过这份公告,屁颠屁颠的往食堂外跑去。

  陈器心中满是悲凉,更有被学院背叛的愤怒。

  这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什么第一首席,什么天之骄子,他不过就是学院的一件利用工具罢了,用的好了,赏点好处,用的不趁手了,就直接扔到一边!

  彭旭东得意的拿出一把破旧的钥匙,放在桌子上:“陈器,把首席的徽章,还有你那间静室的钥匙交出来吧?你放心,学院也不会彻底不要你的。不过对你接下来的安排也很头疼,毕竟你睡觉时大喊大叫,太容易吵到别人。所以经过学院领导商议,特意给你安排了一个单间。就在三号楼一楼拐角处的那个杂物间,你就去那里住吧!喏,这就是钥匙。”

  周围的人都是哈哈大笑,笑声之中,极尽嘲弄揶揄之事。

  陈器握紧了拳头,这一刻他最想的就是冲到院长办公室和院长理论,他恨不得狠狠掐住院长的脖子,质问他凭什么毁约。

  但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这种做法是毫无意义的。

  当时合同上一句“一切解释权归院方所有”,就可以让学院彻底撇清一切,纵然他可以去本城的司法机关控告学院,但官司打起来也必定是耗时日久。

  而且最重要的问题是――他的家境并没有能力支付高昂的诉讼费用。

  想必学院领导已经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敢做的如此肆无忌惮!

  这时,彭旭东得意的道:“陈器,你还等什么?快点把首席徽章交出来吧!”

  陈器冰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一枚银质的徽章。

  这枚徽章呈一个太阳状,上面刻着一个旋转的飓风图案,还有几个编号――这就是代表了怒风武院高二年级男生首席的徽章!

  看到这块徽章,彭旭东一颗心瞬间变得火热,正要伸手去拿,可下一秒,陈器却随手一抛,将这块代表着男生首席的徽章,扔到了彭旭东面前的地上。

  然后。

  “呸!”

  一口浓痰准确的吐在了徽章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