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首席恩怨

噩梦宝藏 +A -A

  就在这时,一群人从食堂门口吵吵闹闹的涌了进来。

  “旭东哥,恭喜你啊!终于是如愿以偿了,今天想要吃点什么来庆贺一下?”

  “这还要问?旭东哥最爱吃岩盘玄羊,我这就去让厨房烤条羊腿过来。”

  “一条羊腿?你也好意思拿出来?旭东哥,要不来上一整只烤羊?要是不够,再来一只煲汤如何?”

  “岩盘玄羊也好意思说,旭东哥,还是来一整只璧花鹿吧!尤其是公鹿,那个部位,嘿嘿,可是大补啊!”

  “旭东哥,你可是上个星期就答应人家,要好好教人家修炼的,人家连静室都租好了,你可不能不来啊!”

  “小婊砸,滚远点,旭东哥是我的!”

  在这群人当中,当先一人前呼后拥,好像是大少爷出巡一样,脸上挂着矜持又透着几分遮掩不住的得意笑容,在他身边,七八个同年纪的少年一脸讨好的拥簇着他,还有几个面貌不错的女孩,正争先恐后的往他身边挤,恨不得整个身子都挂在他的身上。

  这个人正是彭旭东。

  看到这幅熟悉的场景,陈器脸上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笑容。

  他不是在嘲笑彭旭东,而是在嘲笑他自己。

  几个月之前,他自己不就是跟这个彭旭东一样吗?那个时候每天都有最少几十号人抢着来请他吃饭,而且都是去食堂二楼开小灶,吃的都是那种用凶兽肉制作的高档食物,一顿饭都要好几十银币起!

  这种由凶兽为食材做出来的高档食物,其中具有更丰富的营养,更强的能量,经常食用的话,对身体有极大的改善作用,更能够提高实力。

  穷文富武,这个道理古今通用。

  这些人请陈器吃饭,不光是为了拍他马屁,更是希望能够得到他的指导。

  毕竟现在的修行是一种很讲究感觉和领悟的过程,课堂上听教授把书上的理论说上千百遍,也不如一位先行者仔细告诉你其中的感觉来的有效。一个年级将近三千名学生,教授们也不可能全部顾得上。所以这时候,有人能够愿意详细的指点修炼中各种细节和感悟,这一点对于境界差的学生来说作用非常大。

  所以,像陈器这种成绩拔尖而且又家境贫寒的学生,就成了热门人选。

  一顿不错的饭食就能换来一次非常详细的面对面、手把手的指点,这个买卖硬是做的!

  之前每个星期,请陈器吃饭的人都排的满满的,甚至还有许多人为了争抢请他吃饭的资格而打起来。

  只不过现在嘛……

  呵呵。

  陈器现在才觉得自己实在是可笑,因为那个时候他还以为这是一种光荣,甚至有些引以为傲,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自己实在是太幼稚了。

  好巧不巧的是,他这个笑容正好落在彭旭东的眼里。

  其实这倒真不是碰巧,而是彭旭东打从一进门,目光就在搜寻陈器的位置,只不过他刚刚看到陈器,就发现了他脸上嘲弄的笑容。

  下意识的,彭旭东就以为陈器在嘲笑自己,顿时心头一股邪火就冲了上来。

  你嘲笑我?你竟然敢嘲笑我?!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敢看不起我?!

  倒也不怪彭旭东这么想,因为他和陈器的关系实在是糟糕透顶。

  这事说来也简单,毕竟在以前,陈器可是全年级当之无愧的第一,第二名自然是慕芊芊,第三就是彭旭东了。

  一直被陈器压在头上,而且最重要的是陈器又不是慕芊芊那样的美女,所以以彭旭东的小心眼,肯定是嫉妒非常,两人的关系自然好不到那里去。

  而且之前一件事情,更是让两人彻底撕破了脸皮。

  那是高二刚开学时候的事情。

  按照联邦惯例,每个学院每个年级甚至是每个班级,都会以学年为单位,在每学年开始后不久,由最强大的学生,争夺“首席”之位。

  “首席”,就相当于一个集体当中的一个领头羊,拥有极大的权力以及学院分拨的更多资源,毫不夸张的说,是学生当中的第一人,甚至拥有一定惩罚犯错学生的权力。当然有权力就要有义务,首席代表的是学院中某个年级或班级的脸面,一旦出现了其他武院挑战的事情,首席必须要负责维护这个集体的颜面。

  高一那次首席之争,彭旭东就败在了陈器的手上。

  一年之后,两人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越发的拉大了。

  于是眼馋首席之位的彭旭东,就在赛前做了一件很龌龊的事情。

  因为首席之战也是打响学院名头的一种方法,所以那一天怒风武院邀请了许多本城的名流富豪前来观看,还有参赛学生的家长亲友,也可以到场加油。

  彭旭东带来的人,是他的管家,虽然这个管家佝偻着背,还瘸了一条腿,但着实是个高手!

  而且还是一名觉醒期的骑士高手!

  精神修行的第一个阶段,叫做“入门”,精神平稳度的范围在60到499之间。

  499是精神修行上一个巨大的门槛,只有突破了499的界限,才能够达到下一个大的境界。

  这个境界就是“觉醒”。

  到达觉醒境,才算是真正的打开了进化的大门。

  这个境界的人,身体当中将会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整个身体素质,能够得到一次巨大的提升,并且拥有普通人没有的特殊能力。

  在联邦的普遍认知当中,入门期还仅仅只是处于普通人的范畴,按照联邦的等级划分,入门期的等级,叫做“战兵”,分为一到九级。

  只有到达觉醒境,通过联邦官方的考核以后,就可以获取“骑士”称号,获得一定的特权。

  这个彭管家就是一名骑士。

  当陈器和那个彭管家擦肩而过的时候,彭管家轻轻的在陈器耳边“哼”了一声。

  这一声“哼”,对陈器而言就好像是耳边有人突然敲了一声大锣一样,不光是耳朵轰鸣,就连精神都是一阵震荡!

  觉醒境以上的强者,可以将自己精神力凝聚在声波上,远了不说,但是在几米之内,却可以将声音聚成一条线传给别人,同样的道理,也可以用这种方法对敌人产生精神干扰。

  彭管家这种做法显然是想在赛前扰乱陈器的精神,让他在接下来的首席之争当中败给彭旭东。只是因为当时全城的顶尖人物都来了,其中更是不乏许多的觉醒境甚至是脱胎境的强者,所以他也不敢做的太过,只好用这种手段,偷偷的暗算陈器一下。

  可是他们都没想到,陈器当时的精神修为已经不俗,虽然遭了这样一下暗算,但是很快就调整了过来。

  于是,满腔怒火的陈器在比武台上毫不留手,硬是当着全城名流富豪的面,把彭旭东活生生打成了狗!

  尤其是在最后,陈器一套连环掌左右开弓,在众目睽睽之下狂扇了彭旭东十几个耳光,如果不是裁判及时制止,估计彭旭东满嘴牙都得被扇掉!

  这件事情让彭旭东丢尽了脸面,接下来近一个月都没来学院。

  尤其,彭旭东家里据说本来也是阳川城的豪门大户,但在几代前就开始没落,如今只剩下一个光鲜的门面。彭旭东自懂事起,就立志一定要恢复所谓家族的荣光,想要重新回到本城的豪门圈子。

  但是,这一次就在本城的众多名流富豪面前,他被陈器狠狠打脸,全无还手之力,整张脸皮都彻底被踩在了脚下,他彻底成为了全城的笑柄,这让彭旭东如何能不恼怒?!

  当然,对彭旭东这种性格的人来说,他不会认为之前他让他的管家暗算陈器有什么错,但陈器挡了他的路,那就大错特错了。

  于是从那件事情以后两人就水火不相容,彭旭东固然对陈器恨的咬牙切齿,但陈器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你敢来挑衅我,那就得做好挨揍的准备!

  当然,联邦所有的武院都禁止学生私下殴斗,但却都鼓励学生上比武台解决恩怨――当然,比武台上有一定的限制,首当其冲的就是不能下死手。

  所以每当彭旭东前来挑衅的时候,哪怕他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陈器二话不说,直接掀桌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揪着彭旭东的衣领,拉他上比武台。

  不去?

  呵呵,只敢在背后****不敢手上动真章?你连娘们都不如。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半死不活浪费金币……

  忘了说了,陈器嘴上的功夫,可一点都不比他的天赋要差……

  于是就这样,彭旭东来挑衅一次,被揍一次――还不光是单纯的肉体打击,精神上也被打击的体无完肤――被骂的那个惨啊,猪要是能听懂都会上吊的。

  连揍带骂挨了好几顿以后,彭旭东终于学乖了,见到陈器都绕路走。

  直到几个月前,陈器因为噩梦缠身,精神修为和实力都是大降,彭旭东终于如愿成为了男生之中的第一名。

  虽然上面还有慕芊芊压着,但慕芊芊气场太强,除了少有的几个闺蜜以外,一般人连拍她马屁的胆量都没有,所以彭旭东觉得自己终于获得了自己应有的待遇。

  更重要的是,就在刚刚,他得到了一份梦寐以求的东西。

  刚想在陈器面前炫耀一番,准备长出一口气,却没想到刚见到陈器,就被他给鄙视了!

  这让彭旭东如何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