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心魔深种

噩梦宝藏 +A -A

  为什么要说又呢?

  因为已经足足三个月了!

  三个月前,陈器突然做了一个噩梦。

  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他死命的奔跑,在他身后,一头浑身发青,头顶独角的恶鬼,手里提着一把黑色的长刀,疯狂的在后面追着。

  他拼命的跑啊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是却终究还是跑不过那头恶鬼,被它追上,然后手起刀落!

  然后,他就从噩梦中惊醒。

  虽然是梦境,但是那把长刀劈在身上那种骨肉分离的痛苦,却仿佛和现实当中一模一样!

  痛侧心扉的疼痛,濒临死亡的绝望,让他每每惨叫着从梦中惊醒,然后脸色惨白,全身冷汗,醒来以后虽然身上没有痛觉,但是脑袋却疼的仿佛要炸开一样。

  这个噩梦,一开始只是三五天才会梦到一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噩梦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直到最近一个星期,只要他一入睡,就必然会做这个该死的噩梦!

  梦中的经历,一模一样。

  结果也是一模一样。

  现在的精神修行,修的就是精神的平稳度。但是在觉都睡不好的情况下,那个人的精神怎么可能保持平稳?

  于是,陈器的精神平稳度,从最巅峰时的187分,一路狂跌,三个月下来,别说与怒风武院的学生们相比,就连普通人都有所不如了!

  9分!

  这是陈器昨天晚上测出的最近一次的结果。

  按照联邦学者们的划分,精神平稳度达到60分以上,才算是踏入了精神修行的门槛。而一个健康的普通人的精神平稳度,大约在30-50之间。

  但是,如果精神平稳度跌破30,那就是不健康的状态了,跌破20,就是严重失眠,对身体和精神都有极大的损害。

  而跌到10分以下……

  那就是慢性自杀!

  如果不是陈器的底子够厚,还能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种精神层面的巨大落差,换做一般人早就被折磨的发疯了!

  但饶是如此,陈器这位曾经的全年级“第一首席”,如今精神平稳度大跌。按照学院里医生的说法,他现在心魔丛生,几乎已经不可自拔,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就彻底废了!

  或者说,现在他在学院里其他人的眼中,已经是废了。

  陈器跟教授道了个歉,跌跌撞撞的从后门离开了教室。狠狠用冷水洗了把脸,才感觉自己那疼的几乎要爆炸的脑袋,得到了一丝缓解。

  这时,身后的教室门缝当中,传出被扩音器放大的,教授的声音。

  “好了,我们继续上课。刚才说到,在一本出土的古籍当中,学者们发现了这样一段对话。‘弟子每当夜坐,心念纷飞,未明伏摄之方,愿垂示诵’。”

  “这句话的意思是,弟子问老师,每当他夜晚打坐的时候,就会心思飘然杂念重生,问师父怎么办。”

  “从这句话就能看出来,精神修行的方法古来有之,之所以是夜坐,是因为未成熟的松果体具有感光性,在松果体没有彻底成熟之前,在强光条件下,松果体的细胞会萎缩。所以,入门阶段的精神修行都会选择在夜里,或者哪怕是白天,也要在漆黑的静室当中,就是这个原因。”

  “这个弟子在静坐,其实就是在修行。而在他修行的过程当中,松果体开始工作,分泌大量的激素改善身体,但同时,也导致了精神的兴奋,这就是弟子所说的‘心念纷飞’。而你们现在的境界,与这个弟子大概是一样的,你们通过那么长时间的学习,想要一时半伙静下心来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克服接下来不断涌上心头的杂念。”

  “这些杂念,在古代文献中被称为是‘心魔’,在当代也被广泛的使用。”

  “所以说,精神修行,就是降服心魔的过程。降服你们心中的魔头,战胜他,才能得到最终的超脱。”

  门外的陈器苦笑一声。

  心魔?!

  就教室里那群人修行时那点小小的杂念也敢叫做“心魔”?

  他的噩梦才是真正的“魔头”,真正的“心魔”!

  但是,这个魔头实在是太强大了,而且根本就不知道它的根源在哪里,就算他想斩除心魔,也实在是不知道,该从何斩起。

  陈器来到操场上坐了好一会儿,直到下课铃声响起,他才有些缓过来劲。

  如果仅仅只是普通噩梦的话,陈器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最关键的问题是,每次在噩梦中被那只恶鬼狠狠砍上一刀惊醒之后,整个脑袋都是剧痛无比!

  就好像那一刀是砍在了他的灵魂上!

  这才是导致他的精神平稳度狂跌的最直接的原因。

  揉了揉还有些隐隐作痛的脑袋,陈器朝着食堂走去,虽然他现在没什么胃口,但之前的噩梦对身体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消耗,他需要补充能量。

  每当刚刚放学的时候,学院里最热闹的地方永远都是食堂。

  陈器花了十个铜币,端了一盘以合成食材为主的饭食,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在那里慢慢的开吃。

  随着如今全民修行,开发松果体,全体民众的身体素质比起大灾变之前有了本质的飞跃。就以陈器而言,三个月前巅峰时期的他,百米速度九秒出头――这是何等可怕的速度?根据一些发掘出的史料记载,大灾变前最出色的人类,百米速度也不过在九秒五开外。

  身体素质提高了,像那种普通的天然米面、肉类,所提供的营养就有些跟不上现在的人类了,而且这种传统食物的杂质太多,吸收率太低,而且种植成本太高,如今已经被全新的合成食物所取代。

  这种合成食物容易消化,提供的能量高,而且价格低廉,甚至还有便于携带的优点,成为了普通群体常用的口粮。

  当然有利也有弊,这种工业流水线上生产的合成食物,口味就那么几种,而且精确无比,一开始吃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成年累月的吃下来,换谁都会受不了的。另外,还有一点很遭人诟病,那就是这些合成食物基本都是“糊糊”状,那么一大坨堆在饭盆里,光是这卖相就惨目忍睹。

  不过陈器无所谓,因为这种糊糊状味道单一的合成食物,他已经吃了十几年,早就已经习惯了。

  陈器出生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家里除了父母以外,还有一个小他两岁的妹妹。

  从“陈器”这个名字就能看出来,陈器,成器。这个名字寄托了父母对他的殷切期盼。

  因为在如今这个时代,整个联邦两百亿人都是从小就开始精神修行,虽然大多数人都限于资质,无法取得太大的成就,但是成为一名强者,是这个时代每一个孩子自懂事以来的梦想。

  尤其是穷人家的孩子,如果不想一辈子都只能吃联邦福利商场出售的廉价的合成食品,如果不想自己的后代也和自己一样,那么他们必须要努力的去变强。

  在现在这个时代,有钱有地位的人可以三餐都享受着以凶兽为食材做的高档食物,不光美味而且对身体大有裨益,他们的子女也不需要在公立的义务教育学院上学,而是有专业的,更为优秀的老师和更为先进的教学方式来对其指导,他们天生就高人一步。

  没钱没地位的普通人,他们的伙食基本上都是合成的――合成的碳水化合物、合成的肉类、合成的蔬菜,只能保持最基本的营养摄入,至于那味道……有的吃就不错了,哪还有资格去挑剔什么味道?

  陈器,就是从小吃这些廉价的合成食品长大的。

  只有成为一名强者,才能摆脱贫穷,获得更高的收入,更高的地位。

  凭着自己的天赋和努力,陈器在中考时以全郡状元的身份进入了怒风武院,而且连续两年担任本年级的“第一首席”。

  那个时候所有的人都认为,他必定是前途无量,只要他继续下去,在高三结束后的大考中,起码也能进入联邦的B级战院!

  甚至,如果他努力的话,就算是A级战院,他也是有很大希望的!

  所以一直以来,怒风武院上下,对陈器都是宝贝的不得了。

  在陈器一开始做噩梦的时候,学院里的领导和老师都紧张坏了,请来了城里最好的医生和中级催眠师来给他治疗。

  但是,哪怕是中级催眠师,也不过就是让陈器暂时安稳的睡上那么一晚而已。

  而当那位中级催眠师离开以后,噩梦又找上了门。

  这还怎么办?

  一位中级催眠师给人催眠一次的费用就高达十个金币,而怒风武院的一名普通的文职教师,一个月的薪水也只有七十个银币――学院方面不可能一直花这个钱,而陈器自己,也花不起这个钱――而更重要的是,所有人都看不到陈器痊愈的希望。

  至于高级催眠师,怒风武院还没那个人脉请得到,更出不起这个钱。

  而其他的药物、针灸之类,全部都试过了,作用都不大。

  学院在忙活了一个月以后,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却已经用行动表示,他们已经放弃了陈器。

  任由他自生自灭了。

  不光是学院,平时那些围在他身边的那些巴结者、讨好者,甚至是为了请他吃上一顿饭都能打起来的那些人,也都瞬间都不见了。

  一夜之间,陈器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世态炎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