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示好

御灵真仙 +A -A


  “涪井谢家,灵玉一百枚,清云锦衣一套,益气丹一瓶……”

  “周山王家,下品苍狼一头,益气丹两瓶,箭履两双,锦服两套……”

  “顺山易家,上品灵元丹两瓶,美酒两坛,文玩八件,万通商会代金券一份……哇,价值一百灵玉!”

  “还有平宫行院封家,泰阳李家,上通胡家……”

  道贺的人走后,行院众人帮忙清点礼品,结果发现,这些地方豪强出手阔绰,动辄就是价值上百灵玉的宝物,还有灵物,衣帽,玩物,美酒,笔墨纸砚等等。

  林林总总,加起来起码也价值六七百灵玉。

  “方师弟,你真的发了,这里的这些东西,够你吃用好久了!”众弟子艳羡说道。

  “宫长老,这些东西我是收,还是不收的好?”方乾元却有些为难,他没有处置这些事情的经验,只能向宫长老请教。

  宫长老道:“收起来吧,这是他们的一点心意,贸然不收的话,会得罪人的,除非你把所有人送的都退掉,公开声明谢绝礼物。”

  宁月蓉也劝道:“这些东西不仅仅只是礼物,也是那些世家投石问路所用,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接触,但你不要有负担,你现在可是我们苍云宗十万弟子当中的佼佼者,光是凭着进入八强的名头,都值他们这么做了,更何况还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当然,如果他们有所求,你也不要贸然答应什么,先推着,和行院商量,更不要因为琐事缠身耽误了自己修炼。”

  宁月蓉这句话是金玉良言,御灵师的地位,大多还是靠着修为实力而来,方乾元之所以能够得到这些贺礼,也是新得八强所导致,只要他能一直保持进步的势头,甚至晋升地阶,名扬天下,还会有更多的人和势力主动巴结上门,但如果他实力下降,名声受损,那些世家豪门,同样弃之如敝屐,根本不屑一顾。

  方乾元听到,点了点头,他听完宫长老和宁师姐所言之后,已经心中有数了。

  方乾元从礼品当中取出一半的益气丹,灵元丹,还有全部的衣服鞋帽,吃食玩物,对众人道:“大家来把这些分了吧。”

  众人闻言惊道:“方师弟,这些是别人送给你的贺礼,我们怎么好意思?”

  方乾元笑道:“承蒙各位师兄师姐照顾,无以为报,我这也是略表心意。”

  众人看着,方乾元分出的东西当中,益气丹是价值二十灵玉一瓶的,上品灵元丹价值十灵玉一瓶,锦衣华服,玩物吃食,也是各自几灵玉,十来灵玉左右,而且大家那么多人一分,也就摊薄了,便知道他心中有数。

  如果真要把灵物和灵玉分出来,反而是过于贵重,大家都不敢收了。

  于是道:“那我们就多谢师弟你了,也沾沾你荣获八强的喜气!”便欢欢喜喜地把那些零碎之物给分掉了。

  但最后他们还是把那些锦衣华服推辞了,毕竟这种东西,终归还是要配合身份地位,不是人人都合适。

  “咦?叶师弟呢?叶师弟和巴明怎么不在?”这时候,突然有人问了一声。

  “可能回房休息了吧,我看这几天他的气色都不太好,被吸血虫伤了元气啊。”

  “唉,可恶的乌东行院!”

  但叹气归叹气,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人在意,最后还是一名跟巴明相熟的师兄自告奋勇,要把分给他们的两份带过去,于是方乾元便让他去了。

  临走之前,方乾元叫住他道:“叶师兄也是为行院出征,这一整瓶的益气丹给他。”

  其实方乾元是知道叶天鸣出身富贵,担心他看不上区区几枚丹药,所以多给一些。

  师兄觉得有理,于是一并带走。

  “叶师弟,巴明,你们在吗?”

  不久之后,师兄来到叶天鸣处,发现房门没关,叶天鸣正盘腿坐在床上运功,巴明则在一旁看着。

  “哦,你们都在啊,这是别人送来给方师弟的贺礼,方师弟把它分给大家,这是给你们的。”师兄好心放在桌上,又看了面色苍白的叶天鸣一眼,“叶师弟,你没事吧?”

  叶天鸣勉强笑了一下:“没事。”

  “那我先回了啊。”师兄也不在意,当即告辞离开。

  “天鸣,这……”人走之后,巴明起身看了一下礼品,有些犹豫地看向叶天鸣。

  “还看什么,我不要,扔了!”叶天鸣冷哼一声,愤然一掌拍在床沿,说道。

  巴明从未见过这样的叶天鸣,不由身躯一震,连忙带起那些东西走了出去。

  但他走到楼梯口,还是犹豫了一下,暗自道:“这一整瓶的丹药,就算是那小子给的,扔掉也太可惜了,好歹值二十来灵玉呢。”

  于是他又把它收了起来。

  叶天鸣正好出门,站在门口,把这一幕收在眼底。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芒,但没有说什么,转身朝另外一边的楼梯走去。

  第二天,前来道贺,拜会的人,依旧络绎不绝。

  似乎是达成默契,这回前来的,都是较小和较远的势力了,所送的贺礼,也是十来几十灵玉不等。

  让方乾元有些惊讶的是,万通商会也派人送了一份价值上百灵玉的厚礼过来。

  万通商会是分舵遍布陆地的超级势力,只有四海商会才能与之抗衡。

  不过看样子,这份贺礼是苍山分舵这边的管事以公家名义送来,倒像是例常的感情投资。

  是以方乾元惊讶过后,也就坦然接受了。

  还有一些,是莫名其妙的个人,如韩管事之流,有过一面之缘的倒还好说,之前交战曾经相遇的钟桓,苏海,普世凡,魏庆轩,也可以理解成为他们背后的行院有意交好自己,假借他们名义前来。

  但这个孙卓,是怎么回事?

  “孙卓?这个人究竟是谁?完全不认识啊!”

  “什么,孙卓?我看看。”宫原不知从哪里过来,听到清点弟子的话,把名帖要了过去。

  不一会儿,他面露笑意,对方乾元说道:“这是个五年前曾经夺得宗门大比魁首,后来获准云游,出去闯荡的弟子,是你们的师兄。”

  “这样的师兄,怎么会认识我?”方乾元疑惑问道。

  “恐怕是因为他的师尊想要招纳你,有可能成为同门!”宫原说道,“他的师尊,就是那天我和你说过的万里君姜云峰!”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