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相互的难缠

御灵真仙 +A -A


  十六强之战第三场!

  双方弟子已然就位,战斗一触即发!

  这个时候,会场内外,聚集的观众越来越多,因为八强名额就要在今天产生了。

  宗门大比当中产生的八强,虽然不能完全囊括所有弟子,但其经历实战检验,公众认可,几乎可以说是权威认证,即便用来对外宣称,这些弟子就是苍云宗新生代当中的排名前八的高手,也丝毫都不为过。

  这当中,又涉及到各个行院高层的政绩和来年权利和资粮的分配,甚至地阶高手收徒传艺,确立真传的人选,即便是再不看重名利的人,活在这个宗门,也会不由自主被其牵扯,影响,不得不倍加关注。

  它是宗门的抡才大典,传承盛会,亦是各方弟子和行院扬名立万之地,早已经不仅仅只是比武切磋,热闹一下那么简单。

  方乾元站在台上,打量着自己的对手,发现他一脸严肃,显然已经做好了苦战的准备。

  在这擂台上,并不会存在因为他修为低微就无端轻视的蠢人,相反,一个个都如临大敌,谨慎之极,真是叫方乾元无语至极。

  不过方乾元也早已经想通,不能指望对手疏忽大意,有漏可捡。

  在这里,终归还是要靠实力取胜。

  “哐!”

  庶政院的执事弟子很快就把铜锣敲响,比试正式开始。

  唰!

  胡云龙飞退,第一反应就是先拉开距离,站在擂台的一角,结纳临字之印。

  上一场中,方乾元接连狂攻,打得对手没有喘息之机的战斗,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关注比试的人都知道了,绝对不能轻易让他抓住进攻机会。

  胡云龙没有信心在近身战斗中和方乾元硬拼太久,索性彻底放弃,改为拉开距离进行战斗。

  方乾元也施展影步追击,想要故技重施,但随着胡云龙隔空一指,一道水幕凭空升了起来。

  “水遁,水墙术!”

  这是五行法术当中的水墙术,厚达半尺余的水墙,乃是灵元混合天地之中水汽的凝结之物,拥有着远超真实水体的坚韧性质。

  方乾元一头撞上,只感觉水墙厚重凝实,同时蕴含着一股橡皮般的大力,竟然把他往外推出。

  撞不破!

  方乾元匆忙之中,连忙错步折返,绕向旁边。

  但胡云龙双臂一张,水墙跟着移动,又把另外一边也封堵起来。

  擂台空间有限,这么一堵,就彻底严实了。

  “这样也行?”

  “竟然完全隔开了!”

  “这个胡云龙要做什么?”

  众人惊讶。

  “打算远程攻击吗?”

  擂台上,方乾元也暗自想道。

  他感觉到,胡云龙一边维持着水墙,一边半蹲在地,运转起了灵元。

  片刻之后,一道凝实的冰蓝灵元化作箭矢,在空中浮现了出来。

  随着这支箭矢的出现,四周的温度似乎一下降低了许多,白雾弥散之中,显示着冰冷彻骨的意蕴。

  “冰之箭!”

  忽的一声尖啸,冰箭破空而出,竟然穿透水墙,径直朝方乾元射了过来。

  方乾元连忙躲开,又见水墙背后的胡云龙再度凝结冰箭,这一次,是双箭齐发。

  嗖!嗖!

  方乾元躲避之中,眼角的余光突然看见,刚才那些冰箭落在一旁之后,竟然开始化水消失。

  他恍然大悟:“这些都是佯攻,他要维持水墙,又要凝聚冰箭,也没有那么多灵元可以挥霍,但接下来的攻击,恐怕就未必都是假的了!”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使得对手防不胜防,只能疲于奔命。

  而水墙术,又足以阻隔自己和对手,立于不败之地。

  也多亏了这里是擂台,地形条件,才能让他使用如此无赖的战术。

  “哼,这也算是把战斗纳入自己节奏了,能走到这一步的对手,果然没有简单的。”

  虽然胡云龙是十六强当中偏弱的弟子,但那也只是相对那些八转的老牌高手而言,事实上,能够站在这擂台的,就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弱者。

  而且他一上来就不顾面皮,使用如此的战术,显然是对方乾元有着深入的研究,对各自优势非常清楚。

  方乾元暗自想着,双眼却紧紧盯住箭矢,看着它们射了过来,直到近身,确定轨迹再难变动之时,才猛然闪避。

  “躲开了!”

  擂台下,众人惊呼。

  因为他们看见,接连几轮箭矢射来,方乾元都是以险之又险的动作避了过去。

  他的反应非常之快,筋骨又强健,任何高难度动作,都能轻易作出,根本没有扭伤,滑倒的担忧。

  而临近身遭才开始躲避,也彻底断绝了胡云龙隔空操控的打算,轻易变动箭矢轨迹,反而更加难以射中。

  在这攻防之间,方乾元也展现出了他作为十六强高手的难缠之处,让胡云龙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光凭这么点箭矢,是不可能射中我的,而且,你的这一战术也有极大破绽,你这样维持下去,灵元消耗极大,究竟能够坚持多久呢?”方乾元躲过了几轮攻击之后,突然开口说道。

  “不过,我是不会跟你一直耗下去的,你也不用担心坚持不住!”

  方乾元笑了笑,突然做出了一个让人大为意外的举动。

  他不退反进,明明离胡云龙更远,有利于躲避,却是放弃这个优势,反而主动迎了上去。

  “这……”

  “他怎么主动上前了?”

  “胡云龙要占据边角,不然的话,水墙无法封路,拉远距离有优势啊!”

  “这招不难破,只要站远一些,等上一段时间,他就输了,这方师弟是犯傻了不成?”

  众人议论纷纷。

  方乾元向前的这一步,在他们看来,实在是太难理解了。

  “呵呵!”东面看台上,万里君姜云峰却是笑了一声。

  “也是个心高气傲的小子啊,不愿占这擂台比试的便宜,终归还是想要亲自打倒对手!”

  常人难以理解方乾元的举动,但姜云峰也曾经是天赋异禀的天才,对此感同身受。

  “胡云龙开始急躁了,他一口气凝聚多道冰箭,控制得过来吗?”孙卓却是看到另外一点。

  擂台上,胡云龙自认为受到了莫大的挑衅,虽然理智告诉他,对手这么做是犯蠢,不能和他一般计较,但却依然还是忍不住,一口气凝结了五支箭矢。

  这是他的极限了。

  不过他处在极限,命中的几率也的确大大增加了。

  这一击中,蕴含了他倾注许多灵元的真正攻击,就指望着靠它解决对手。

  突然,方乾元再次动了起来,胡云龙也果断把冰箭射了出去。

  胜负在此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