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正道传承

御灵真仙 +A -A


  万里君姜云峰,竟然主动表示要收真传弟子?

  虽然他门下已经有了一个孙卓,但那孙卓好歹也是多年之前,取得过宗门大比魁首的真正精英,就这样,他还曾经百般推脱。

  众人犹自记得,几年前他回来,首次履行收徒义务,那副挑挑拣拣,不情不愿的样子。

  谁也没有想到,五年过去,姜云峰修为更高,名气更大,反而变得没有那么挑剔。

  不,不是不挑剔了,而是真正看好某人的潜质。

  那必定是位天纵之才,不然绝不能入他万里君法眼!

  众人想到这里,心中好奇更重了。

  作为地阶高手,他们都是矜持而又高傲的,虽说好徒弟人人都想要收取,履行义务之余,给自己师门传承绝学,发扬光大,能比收到平庸之辈好上千百倍,但他们游历天下多年,见识过的精英天才不知凡几,眼光早就高得吓人。

  就算眼前这些参加宗门大比的弟子能够进入八强之内,拥有惊艳表现,都未必能够打动他们,这时候才到三十二强,怎么就先下结论?

  究竟是谁,竟然能够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打动姜云峰,让他下定决心收徒,甚至不惜抢先公布?

  众人都知道,他说刚才那句话,绝对不是无的放矢,而是不惜面皮,公开宣示主权。

  要知道,说了那句话,之后又事出意外,没能实现,可是有损名声的事情,一般地阶高手珍惜羽毛,都不会冒这个风险,也完全没有必要。

  “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姜兄。”萧煜笑了起来。

  “若真天纵奇才,能够收在门下,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另外一位名流感慨道。

  这句话说得在场众人深有同感:“谁说不是呢?按宗门规制,每位地阶修士四十岁后,都得履行收徒传艺的义务,否则就要罚俸,甚至贬职,若是没有培养出地阶高手,这一义务就得伴随终生,我们在外闯荡才那么几年,就催命鬼似的发函来追问,当真不胜其烦。”

  “这倒也不能怪钦天院,毕竟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这种事情,哪里能免?”

  “话虽如此,培养一个可堪造就的徒弟,当真耗尽心血,遇到天才弟子还好说,遇到榆木脑袋,死不开化的,简直气都要气死了,辛苦多年,没点长进,奈之若何?”

  “是啊,晋升地阶,天资,机遇,资粮,甚至运气,缺一不可,哪有那么容易?”

  苍云宗是天下大宗,正道领袖之一,宗内竞争机制和传承体系,较为温和合理。

  它不是魔道那种养蛊式的极端磨练,但各种资粮,名誉,地位,权力,仍然还是难免要集中在地阶以上的高手身上。

  这就要求,他们要对宗门有所反哺,才能维持下去。

  御灵世界强者为尊,最好的反哺方式,就是造就更多的地阶高手,甚至天阶高手,壮大宗门,最不济,也要维持这个数量,不至于衰落下去。

  因此,多年下来,早已形成了一套专门针对地阶高手而设的传承规矩。

  在场的这些地阶高手们,都是受宗门供养多年,必须有所回报的。

  他们要履行收徒义务,培养出至少一位地阶高手。

  当他们培养出地阶高手之后,相当于完成了宗门的传承任务,才能得以“赎身”。

  此后无论是闲云野鹤,寻仙问道,还是开山立派,称尊做祖,又或者身兼数职,受人供奉,都有极大自由。

  此外,大道之争凶险麻烦,若有高徒帮忙,一呼百应,徒子徒孙灭尽敌手满门,也是非常惬意的一件事情,至少比孤家寡人拼斗要好得多。

  所以,他们自己也有传承的需要,想要拥有强力的门徒,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反过来提携自己!

  但问题就在于,谁也不知道,现在收的这个宝贝天才徒弟,是否真能晋升地阶。

  若是能够晋升,那还好说,总算不枉多年苦心,单单一个“赎身”的功效,就已经赚回本钱。

  若是不能晋升,那基本可以肯定,多年投入的心血和资粮都打水漂了,严重的,甚至会耽搁自己晋升和突破。

  作为正道,注重名正言顺,也不好假借师徒之名,行主奴之实,总是收而不养,随意放弃。

  而且作为门徒,太弱也容易堕师尊的威名,影响许多事情。

  所以地阶高手们也学精了,要么宁可承受宗门惩罚暂时不收徒弟,要么就收其他方面的精英,万一始终培养不出地阶,至少也要能够在其他方面起到作用,找补回来。

  比如说,某人精于经营,擅长打理产业,增长收益,那就靠他为自己赚钱,然后用这些钱财供养自己和有望晋升的潜力弟子。

  某人家世背景深厚,能够结交世家,攀扯关系,那也不妨收为弟子,通过他结交豪强,好有个照应。

  某人忠厚老实,兢兢业业,多年服侍自己,照顾门人,也可以收入门墙,为整个师门效劳。

  一言以蔽之,弟子要对师尊和师门有用,才会收入门墙,舍得投资。

  众人说话之间,第八场新海行院沈易良,对阵赤鳞行院韦适的战斗也开始了。

  这次沈易良干脆利落把韦适打败,断了对方进入十六强的美梦。

  第九场是吴山行院吕浩对阵南泽行院孙杰。

  结果孙杰也被打败,这个拥有两名弟子进入三十二强的行院就此止步。

  这两场比试,对于普通弟子而言,自然是精彩纷呈,就连一些名流看了,也觉得他们的些许表现可圈可点,但也仅仅只是可圈可点而已。

  他们都还没有表现出足够惊艳的才情,绝对不是姜云峰口中的那个天才。

  又过了一阵,第十场比试终于到来。

  “第十场,苍山行院方乾元,对阵泰阳行院魏庆轩!”执事弟子大声宣布道。

  “哦,出场了?”姜云峰神色微动。

  其他人看到,顿时恍然大悟。

  “这两名弟子当中,好像有一个是今年才拜入内门的,竟然一口气就打入三十二强了?”

  “是哪个人?方乾元还是魏庆轩?哦,应该是那个四转的方乾元才对!”

  “难道连万里君都心动想要收徒的,就是他?”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