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乌东行院的针对

御灵真仙 +A -A


  “竟然还是输了……”

  看到这一幕,方乾元也不由得大感意外。

  他本来以为,石凤萍能够取胜的。

  方乾元不禁暗自思索:“如果我遇到这样的对手……”

  “乾元啊,看了这场比试,有何感想?”宫原也问道。

  方乾元回过神,认真道:“我在局中感应更加真切,应该能够及时发现问题,对付蜘蛛的手段也更有效,但这种驭虫奇术,还真的是很难缠啊。”

  他顿了一下,又道:“而且显化道的御灵师,虽说并不适合正面交锋,但麾下灵物不灭,自身就仍有希望。”

  宫原道:“的确如此,你刚才也看到了,显化道的御灵师哪怕被人束缚,灵物也仍然还会按照心意行动,甚至有些高阶的灵物,拥有自主判断的灵智,还会想办法杀敌救主,拼起命来,也是丝毫不惜自身,跟这种对手战斗,真的一刻都不能大意。”

  方乾元闻言,深有同感。

  行院和行院之间的区别,流派和流派之间的区别,个人和个人之间的区别……

  这些东西,接踵而至,方乾元当真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光是这些,都可以称得上是巨大收获。

  “不过,我可不仅仅只是为了开眼界而来,即便遇到这些难缠对手,也要一一打倒!”

  他开始思索,将要如何应对之后的对手。

  按照庶政院的安排,他明后两天,还要分别对阵乌东行院,新海行院的弟子,只有三场全胜,才能确保胜利,如果输掉一场,出线机会都将变得渺茫。

  这个时候,新的抽签又开始了,终于轮到叶天鸣。

  这一场,是苍山行院叶天鸣,对阵乌东行院干珩。

  干珩是乌东行院选拔之中,获得头名的第一高手!

  “叶师弟对阵干珩!”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众弟子惊讶议论。

  叶天鸣的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他本来可以不用和其他行院头名提前相遇的,如果他得到本院头名的话,对手也将会是其他行院的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

  不过他生性高傲,倒也并不觉得,这样提前相遇有什么不好,反正若是出线的话,三十二强战中,还是要碰到。

  “其他行院的头名,那又如何?”

  “我叶天鸣同样能战胜他们,赢得出线机会!”

  他低语一声,站了起来,朝擂台走去。

  “叶师兄,你一定能赢的,你的月光衣克制他们,好好打呀!”方乾元突然说道。

  叶天鸣微微一怔。

  他其实也想到了如何对付干珩,但还在犹豫着,是否要提前暴露底牌,因为月光衣一出来,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修炼的是月灵之力,拥有这种极品符装了。

  不过他随即又释然:“真正的强者,怎能对这些小节斤斤计较?”

  “该用的,还是得用!”

  他向方乾元点头示意,随即便来到了台上。

  干珩见到叶天鸣上来,笑了笑,说道:“呵呵,还真是年轻啊,这可真让我苦恼,师兄我该怎么对付你才好呢?”

  方乾元和叶天鸣闻言,不由都是面色微变。

  “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苦恼?难道说,他早已经知道月光衣?”

  果然,干珩紧接着又道:“你的月光衣,确实是不错的防御手段,看来用普通螽兽是不可能把它打破了,那就让我新得的宝贝儿来领教领教吧。”

  他说话之间,双臂张开,灵元涌现。

  一个身形如狼狗,但却通体遍布肉瘤,身上皮肉也坑坑洼洼,腐烂了大半的奇特螽兽出现在台上。

  它样貌狰狞,同时也恶心之极,活像是个阴曹地府里面爬出来的腐烂恶鬼。

  “天呐,这是什么怪物?”

  “太恐怖,太恶心了!”

  “这个干珩还真是……”

  擂台四周,弟子们的惊呼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愚蠢,灵物千奇百怪,外形不讨喜的大把,但其中不乏强力灵物,如果以貌取之,岂不是要错过?”

  不少乌东行院的人暗自冷笑。

  这东西外貌是不怎么样,但实力强横得很,能力也非常特殊。

  “阴餮……”看到这个灵物,叶天鸣的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怎么了?”方乾元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愕然问道。

  “这干珩似乎有备而来啊,这种灵物叫做阴餮,是带着一丝传奇荒兽饕餮血脉的异种,生来散发不洁的阴煞之气,正好可以污染月灵。”

  宫原解释道。

  “而且这种灵物还拥有一项特别的能力,那就是吸噬阴气,能够再次削弱月光衣的作用。”

  “但去年干珩出战的时候,主修灵物似乎还不是这个,而是吸血焦螟啊!”

  方乾元反应过来:“那就是临时增添辅助灵物,有意针对了。”

  宫原道:“怕就是这样。”

  哐!这个时候,比试已经开始了。

  干珩面上带着冷笑,驱策阴餮向叶天鸣扑去。

  阴餮身上,如同烟雾的阴气缭绕,立刻开始发挥起作用。

  只见叶天鸣身上华光流转,清冷的银芒,宛如隔绝一切的神圣屏障,抵挡住了它的攻击,但是仍然有阵阵黄黑烟气侵入,月光衣的华光,顿时变得浑浊起来。

  这情形,就好像是原本天朗气清,月光通透,忽然妖风刮起,毒瘴漫天,把这清冷圣洁的意境都破坏了。

  叶天鸣没有修炼到人阶巅峰,显然还无法完美驾驭自身的月灵之力,面对这种局面,竟是束手束脚。

  阴餮得势不饶人,血盆大口张开,用力一吸,构成月光衣的灵元便飞快向它涌去。

  叶天鸣深知,这样下去不行,开始尝试对干珩本人进行攻击,但干珩久经历练,本身又拥有不俗的修为,岂能让他如愿?

  干珩一边操控阴餮拖住叶天鸣,一边祭运灵元,再次施展借法之术,引动了另外一种灵物的力量。

  吸血虫!

  这是一种焦螟之属的灵物,能够吸噬生灵精血元气,使人失血虚弱。

  干珩连连挥动手掌,阵阵血色烟尘从阴煞腐蚀出来的破洞穿透月光衣,直取叶天鸣本体。

  叶天鸣咬牙坚持了足足一刻时以上,但最终却还是面色苍白,身躯发抖,不甘地半跪于地。

  “乌东行院,干珩胜!”执事弟子当即宣布道。

  擂台下,如雷的欢呼响了起来,苍山行院这边席位上,却是一片阴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