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鲜花和绿叶

御灵真仙 +A -A


  “这个人当真天才啊,竟然短短几个月就修炼到这种程度!”

  “只可惜不是我们行院的弟子,是不是要想办法探探口风,试着挖他转院?”

  “不用想了,这样的人才,哪家行院不是当作宝贝,早早拉拢收买?我们还不如多多考虑,怎么打压他,至少这一年,不要让他出头,明年,后年修为上来了,压不住了再说。”

  “倒也是……”

  另外一边,安阳行院,乐沙行院,平宫行院,顺山行院等几个行院的人,也在议论着和方乾元相关之事。

  和赤鳞行院一样,他们试图拉拢之余,也想到了打压。

  具体的手段,是让自家行院弟子碰到方乾元时卖力一些,争取将其打伤,甚至淘汰,就和宫原交代方乾元所做的一样。

  你家行院有天才,我家行院也有天才,但是那么多的天才,不可能人人都获得真传,那就只有各凭手段进行竞争。

  初四,各大行院的长老弟子们纷纷到齐,总舵庶政院也终于把宗门大比的安排正式张贴出来。

  方乾元没有去看,但宁月蓉等人却第一时间把它抄下,带回来了。

  “方师弟,庶政院的安排出来了,和往年一样,三十二个行院要根据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大部,分别进行三十二强名额的争夺,每一部将会有四个出线名额。”

  对此方乾元也略有耳闻,但还不甚了解,于是问道:“我们行院安排在哪一字部?”

  宁月蓉道:“我们行院抽到了宇字部,所以要在行院的南边擂台进行比试,不过具体的对战名单,还得等到明天去了那里才能知道,这是为了防止提前知道对手,生出一些事端来。”

  其实这种事情,是非常难防的,毕竟那么多比试要进行,肯定得提前排定各部各组,也要事先通知出战的弟子,让他们做好准备。

  明面上不公布出来,大家私底下互相询问,便也知道了。

  宁月蓉担心对方乾元造成影响,并没有对他提及这些,只是道:“你是我们行院的头名,安排在三组甲位,叶师弟在一组乙位,孔师兄在四组丙位,吴师兄在二组丁位。”

  “我们的对手,分别是平川行院,乌东行院和新海行院的弟子。”

  宗门大比不可能保证完全按照弟子实力排定次序,那样也不用比试,直接就能挑选人才了,所以在比试安排上面,存在一定的偶然。

  但各个字部,都是按照行院选拔定下的名次进行分组,方乾元分在第三组,占据甲等席位,将会和其他行院抽取出来的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进行较量,赢下三场,即可获得出线名额。

  按道理,其他行院的选拔头名,也是占据本组甲等席位,和叶天鸣这样的第二名,其他行院的第三名,第四名分别进行较量。

  这样就能够大体保证,每个字部出线的,都是各个行院的最强弟子。

  当然,比试总有意外,安排在乙等席位,甚至丙等,丁等席位的人,也并不一定弱于对手,同样有机会逆袭出线。

  如果发生那样的事情,便将可见,某个行院将会有两人,甚至更多弟子携手共进三十二强。

  前面的选拔,由于尚未决出胜负,一般都只有各方行院高层和出战弟子关注,但是到了三十二强之后,各方行院汇聚一堂,也会有更多宗门高层和各界名流驾临。

  那个时候,每一场比试,都将收获更多关注。

  宁月蓉又告诉方乾元,等到进入三十二强之后,三十二名出战弟子将会被打散,重新分组。

  这一次,由于大家都是各个小组的头名,就再没有什么甲乙丙丁的区分了,都是临场抽签进行分配。

  这里的偶然性和精彩程度更甚,除了同一行院的弟子会被安排避开,其他任何对手都有可能碰上。

  “不过,明面上是这么说,但暗地里,其实都会挑选八强种子,尽量错开安排,这对其他人来说,就是遭遇强敌的可能更大了,方师弟,你和叶师弟都没有过往战绩,要是出线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当做陪衬,安排和八强种子对抗啊。”宁月蓉略带担忧说道。

  “这又有什么,反正到时候无论对手是谁,全力争取胜利就是。”方乾元倒是不以为然。

  优秀人才,总是有特权的,当宗门高层和公众都认定,他们拥有更强实力,那么为了保证最后决赛的精彩,势必要避免提前相遇。

  那就只能委屈其他人当绿叶,给鲜花做陪衬了。

  方乾元说到这里,眼中更是闪现一抹奇异的光彩:“再说,这不也同样是一个好机会吗?”

  宁月蓉微怔:“好机会,什么意思?”

  方乾元笑道:“如果我能在之前的比试中就证明自己,想必也会被当作八强种子看待,和其他陪衬交战吧,最后进入八强的机会岂不变得更大?”

  宁月蓉愣了一下,不禁笑道:“方师弟,你真是好气魄呀,要是换成我,就都担心自己要做陪衬去了。”

  她鼓励道:“你说得没错,那么,为了宗门和大众的高看,多多努力吧!”

  第二天,宗门大比的分组选拔正式开始。

  方乾元一大早就起来,在大堂吃过东西之后,和行院众人一起前往比试场地。

  宇字部擂台设立在总舵的南城区,在这里,早就已经有总舵执事搭建好擂台和观棚,准备好桌椅等物,等着他们到来了。

  “苍山行院的方乾元,叶天鸣,孔崇山,吴龙杰四位是谁?”有总舵庶政院的执事过来,手持一本花名册,开口问道。

  “我们在此。”方乾元等人闻言,站了出来。

  “来这边验明正身吧。”总舵执事说道,同时向院主行了一礼,又道,“还请苍山院主也一起来,要有行院高层担保画押。”

  这是历年的老规矩了,院主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招呼方乾元等人跟上。

  忙完这些,又在一旁看台略作休息,很快便到了巳时正,只听得一声炮响,锣鼓喧天,热烈的气氛之中,比试马上就要正式开始了。

  对战名单很快公布,苍山行院众人见到,有些惊讶,也有些兴奋。

  “第一场,苍山行院方乾元,对阵平川行院苏海!”

  竟然第一个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