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暴熊王之力

御灵真仙 +A -A


  “孟毒是什么人?”方乾元见到他们反应,暗自奇怪道。

  “孟毒是个不祥之人,也是个绝顶的天才!”院主感叹道。

  “什么意思?”方乾元好奇了,连忙追问起来。

  听到他们的对话,还没来得及散开的弟子也围了过来,一副深感兴趣的样子。

  听起来,那家伙是个有故事的人。

  院主道:“我也只是听人顺嘴提过而已,据说那孟毒生来便有畸变,两颊密布蛇鳞,如同蛇妖转世,而且他的体液似乎蕴含剧毒,生下来接触到血水,便毒死了父母和接生的稳婆,乡人恐惧,称之为不详。”

  “那一年,老林恰巧路过该乡,见到有人求救,便前去收妖,结果才发现这么一个怪胎。”

  “老林的见识,始终比那些乡野村夫高,认出这是一种返祖的天赋,八成是他的祖上什么人拥有远古荒兽的力量,在这一代显现出来,于是把他带回宗门收养。”

  “那时候,老林还没有分出去做院主,似乎就是因为这个孟毒,才特意选取了主修蛇类灵物的赤鳞行院。”

  “孟毒年岁渐长,开始开辟灵海,进行修炼,果然展现出惊人的天赋,短短三年间,便从一转飙升九转,成为了赤鳞行院有史以来最强的天才,不过他似乎脾气有些怪,不喜欢和人接触,反倒喜欢和蛇相处,也难以控制自己的毒性天赋,经常伤人,甚至毒杀驯兽,老林为了他,没少伤脑筋,到处求医问药无果,只好把他隔离。”

  韩管事接口道:“魏院主说得没错,你们没有怎么听说过他,就是因为他被隔离起来,闭关修炼了,他要先收敛毒性,才能过上正常生活,但实力和天赋,都是一等一的强大,今年出关参加宗门大比,必定会一鸣惊人!”

  “我说他怎么很强的样子,原来是九转修为,而且还天赋异禀啊!”方乾元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高兴说道。

  他刚才交手时就已经觉得,那人似乎实力不凡,如今一问,果然不出所料。

  这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强大对手!

  第二天,方乾元一大早就起来练功,他这时候已经从宫原那里得知,再过三日,也即是初五,宗门大比就要正式开始了。

  苍云宗有三十二行院,各自远近不一,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紧急战况,所以都给出了充裕的时间,让他们自己赶来。

  苍山行院是因为离总舵几千里远,要提早一步,近些的行院,反而无所谓,要迟上一两日才来。

  他们和总舵往来较为密切,弟子也熟悉此间水土,并不用提前适应。

  苍山行院众人下榻之地背后,有一个宽大的空地,方乾元就来到那里,练习影步,烈风斩,狂风连斩等招式,甚至还尝试与小白沟通,只可惜小白仍然孱弱,只有微微的灵元萌动,当作回应。

  方乾元又见四下无人,暗自运转暴熊王之力。

  这是他自山林中得来的熊类灵物,相关驱运之法,还不甚熟悉,不过熊类和狼类都属于毛兽之种,自有通用法门可以借鉴。

  方乾元练习熊灵,不是闲得没有事干,而是打算把它当做一个兼修的手段。

  他尝试让熊灵附体,顿时感觉,一股雄浑的力量涌遍全身,调动的灵元总量,竟是烈风狂狼的三倍以上。

  不过随着这股灵元涌动,自己的身躯,似乎也一下变得沉重了许多,就连动作都变得迟缓起来。

  熊灵附体之后,影步等等轻盈身法,都无法再用了,它根本就没有涌向那些经脉的路线。

  烈风斩这种锐利的罡锋攻击,也同样无法再用,因为那是烈风狂狼的专属法术。

  不过方乾元却知道,这是正常现象,因此并不慌张,按着平常所学,施展借法之术,把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凝聚在手掌之上。

  他的手掌仿佛被一个淡淡的熊掌虚影所包裹,用力向前一拍。

  “忽!”

  凭空虚拍,全无着力之处,但是仍然有一股劲风卷起,尘土飞扬,显示出恐怖的威力。

  方乾元估摸着,这要是拍在一棵碗口大的树上,都能瞬间摧折,寻常弟子也是直接打飞,根本无法正面抵挡。

  他又凝聚灵元在身,跑到空地旁的一颗大树旁,用力一靠。

  轰!

  大树猛然震了一下,树皮都被擦破大片。

  方乾元感觉到,是自己身上包裹的灵元把它蹭掉,当真如同厚实的熊皮一般。

  这是一个非常实用的防御法门,胜过凡俗世间铁布衫等等横练功夫十倍!

  方乾元微微一叹:“难怪宫长老会说,灵元和灵海是一切修炼的基础,若是有了合适的灵物,便能事半功倍,我不修习横练功夫,更甚于横练功夫大成。”

  “只可惜,世间极少完美灵物,也只有催动熊灵之时,才能用这类功法,若是催动烈风狂狼,就只能走其他路线。”

  “其实现在,我有两个选择,一是把它当做变化道的熊灵使用,平常蕴养在灵海,必要之时,运转周身。”

  “二是专门为它祭炼灵元化身,作为显化道的召唤物使用。”

  “这两者之间,虽然也可以相互转化,但一旦显化道的化身开始吸纳天地元气,自我成长,就不好再更改了。”

  “兼修之难,不仅在才情,资质,更在时间,精力,资粮上面啊!”

  “还是要分清楚主次为好。”

  等到晌午,太阳高挂,方乾元也练得差不多了,他感觉肚中饥饿,便摸了摸肚皮,转身往回走去。

  还未到院门,便见一名苍山行院的师兄匆匆忙忙地赶了回来。

  他见到方乾元,连忙说道:“方师弟,不好了,我们的老底给人泄出去了!”

  “莫师兄,你说什么?”方乾元还没有听明白。

  莫师兄连忙解释道:“不知道为什么,总舵突然传遍了这次宗门大比各方行院新晋弟子的消息,其中就有你和叶师弟!你们的修为,主修灵物,主要战绩,对敌手段,全都人尽皆知了啊!”

  方乾元闻言,哑然失笑:“我还以为有什么事,原来是这样啊。”

  莫师兄急道:“给人多了解一分自己的手段,对敌就少了一分保障,难道不该着急吗?”

  方乾元想想也是,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自己老底被人泄露出去,还是颇为麻烦的。

  不过,那是浅薄之人才该存有的担忧,真正的高手,深不可测,又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人摸透,然后打倒?

  “放心吧师兄,我不会因为这样,就被人轻易打败的,我们先回去,问问看院主他们,到底怎么回事。”

  他反过来安慰莫师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