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宗门总舵

御灵真仙 +A -A


  第一次乘坐万里凌云鹏出行,弟子大多兴奋好奇,看着如同变小的山川林海指指点点,高谈阔论。

  方乾元也颇感新奇,不过看了一会儿,也就腻了,默默运功,抓紧时间苦修。

  他之所以能够那么快晋升四转,除了神秘宝丹造就,也是自己勤奋使然,若非时时刻刻,苦修不辍,宝丹的优势也无法充分利用。

  一日既过,到了黄昏之时,大多数人已经陷入沉寂,坐在座位上各自打发时间,一些晕高的弟子,甚至早已吐得稀里哗啦,瘫在一边昏睡,暗自修炼了整日的方乾元,反而精神抖擞,看向远方天际。

  只见夕阳的余晖如同燃烧的火焰,染红了大半天空,漫天的云霞中,苍茫河山宛如一幅巨大而又壮丽的图画徐徐展开在众人眼前。

  前方出现了连绵不绝的群山,崇山峻岭之中,有一个百来里大小,山峦环绕的谷地,谷地中央,楼宇林立,宛如人工搭建而成的木石森林。

  这正是天下十大宗门之一,苍云宗的总舵,它依据九宫八卦之形而建,占据整个山谷,那些围拢的山岭,正是天然的城墙。

  万里凌云鹏看到总舵,发出一声兴奋的长唳,便朝城中南侧的巨大广场飞了过去。

  不久之后,云中阁发出一阵微不可察的轻颤,万里凌云鹏终于落地,随即便是阵阵悦耳的风铃之声响起。

  “各位苍山行院的道友,我们已经到了,欢迎来到宗门总舵!”

  云中阁最前方,坐在领航位置的驯鹏人站了起来,面带笑意,朗声对众人说道。

  由于万里凌云鹏是巨型妖兽,等闲之人无法将之转化灵物,有能力做到的,又都是些功成名就的地阶高手,所以反倒需要他这样的人来操控。

  驯鹏人说着,祭运灵元,打入身边禁制,云中阁门户大开,一个如同竹架搭成的长梯放下,稳稳着地。

  等到众人沿着长梯走下,便见一群穿着青白道袍的总舵执事,在一名微微发福的锦衣中年带领下,等候在那里。

  见众人下地,他们热情迎了上来,与行院高层和执事们交接。

  “魏院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乎?”

  “韩管事,好久不见,好久不见,无恙无恙。”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过去了,时间过的可还真是快啊。”

  “是啊……”

  两人似乎认识,当即站在那里寒暄起来。

  宫原和天工堂长老也凑过去和那人寒暄,不久之后,那锦衣中年便面带微笑,把叶天鸣招呼了过去。

  “韩叔叔。”叶天鸣叫了一声。

  “天鸣,你果然来了,上次我劝你爹让你参加大比,他还推辞说你缺乏历练,过一年再说,怎么样,这次总该登场了吧?”锦衣中年笑眯眯问道。

  “是的。”叶天鸣道。

  院主道:“韩管事,这次天鸣在我们行院选拔中取得了优异成绩,获得出战名额,的确是要代表我们行院出战。”

  韩管事哈哈笑道:“我就说嘛,天鸣是你们行院的第一天才,哪能少得了他?”

  听到这话,叶天鸣面上异色一闪而过。

  虽然他性情孤傲,但第一天才之名易主,听了也不免有些惭愧。

  这名头,他已经受不起了。

  “怎么?”韩管事察觉到了他的异色,奇怪问道。

  院主哈哈一笑,道:“韩管事,忘了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行院选拔头名,方乾元,乾元啊,这位是总舵钦天院的知客长老,韩大管事,历来宗门有大典,盛会举行,都是他负责迎来送往,人面极广,你可要请他多多关照啊。”

  方乾元上前,执弟子之礼道:“见过韩管事。”

  “方乾元?行院选拔头名?”饶是韩管事迎来送往,见惯场面,见到方乾元,不禁也有瞬间的失神。

  他身后诸位知客执事同样露出了讶异的表情,历练不够的,甚至当场就错愕。

  “不是吧,这么年轻,修为又这么低?”

  “这是行院选拔头名,不是开玩笑?”

  “这怕是新入门的弟子吧?”

  但院主言之凿凿,方乾元的气度也颇为不凡,行止之间,自有一股精英弟子特有的自信从容,也容不得他们不信。

  他们只能感慨,宗门大比,果真是什么妖孽天才,逆天变态都汇聚一堂的盛会,不惊爆人眼球誓不罢休。

  韩管事毕竟城府不浅,短暂的失态之后,连忙堆起热情的笑意:“真是少年英雄啊,乾元是吧?预祝你旗开得胜,为你们行院争光啊,在这总舵期间,有什么事情不懂,或者要找人帮忙的,都尽管来找我好了,我住在城南说乎堂。”

  不久之后,众人各自骑上自己的代步灵物,跟随韩管事前往下榻之地。

  这时候,另外一边的大路上,也走来了一队人马。

  “咦,是赤鳞行院的人?”韩管事面露惊异之色。

  “赤鳞行院……”院主听到,顿时就是面色微变。

  “哈哈哈哈,那不是苍山行院的老魏嘛,你们也是今天来到,真是无巧不成书啊。”对面的人看到苍山行院众人,也是颇为惊异,其中走在最前的一个中年男子却是两眼放光,声音洪亮,大笑起来。

  “那是赤鳞行院的院主,曾是我们院主同届的真传弟子……”宁月蓉知道方乾元不了解这些人和事,连忙解释道,“他们算是老朋友,但也是老对头了,上次我们行院的文师兄,就是败在他们的人手里,遗憾止步十六强!”

  “老林!”院主带着几分恼火道。

  “老魏,别这样嘛,这都一年过去了,还没有消气吗?都说了上次不是有意跟你们作对的,实在是一不小心……哈哈哈哈……”

  “……”

  看见那人一副老不正经,毒舌伤人的模样,苍山行院众人都如同吃了苍蝇一般难受,而赤鳞行院众人,却是各自露出会心的笑意。

  “哼,我们走!”院主听得面色铁青,当场就冷哼一声,带着众人向前而去。

  方乾元也跟着驱策青眼苍狼,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他和对面队伍擦肩而过,突然看见一个有些奇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