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狼之悲嚎

御灵真仙 +A -A


  “小白!”方乾元见状,悲愤担忧一起涌了上来,开口大喊道。

  峰回路转,竟然是小白狼救了他。

  但听到声音,巨熊又再一次转过身,向方乾元低吼。

  危机还没有解除。

  “畜生,我要杀了你!”方乾元逐渐冷静下来,眼中却是微微泛红,杀机浮现,低声自语道。

  这头巨熊似乎灵智未开,修行都到肌肉上去了,但也感受得到方乾元的杀意。

  它登时就被激怒,猛然奔跑,冲了上来。

  方乾元没有再犯之前的错误,一个影步腾挪,飞快闪到另外旁边。

  经过短短的接触,他已经把巨熊唯一不算弱点的弱点利用了起来,那就是庞然大物,一般转身较慢,动作始终不如他灵活。

  借此机会,方乾元来到了它的身后,灵元凝聚,振臂一挥,五条青色罡锋飞斩而出。

  “烈风斩!”

  他并没有使用自己的狂风连斩,那一招攻击速度较快,范围也大,总体的威力大大提升,但对身形庞大的对手,反而不如原本的烈风斩好用。

  但让方乾元有些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烈风斩的罡锋落在巨熊身上,后者立刻全身泛起浓烈的红色光芒,把大部分的威能都吞噬殆尽。

  只有一些未能阻拦的余波,继续斩在它的身上,带出道道血痕。

  但这些攻击并不能危及巨熊生命,反而彻底激怒了它,使得它越发狂暴。

  “这么雄厚的血元!”方乾元心中一沉。

  这对手虽然没有叶天鸣那样的月光衣符装,但本身气血精元雄厚,凝炼罡煞,竟然成了护体罡气。

  这使得它的防御力大大提升,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拿下。

  他现在才知道,当初镇魔窟中,院主等人用火球狂虐坤麟虫王,有多么难得。

  那坤麟虫王本身就拥有厚重的甲壳,又修炼出了魔元罡煞,真论起来,比这头巨熊还要难缠得多,但在院主等人的攻击之下,依旧被炸得血肉模糊。

  这等于就是用烈风斩击破巨熊的防御,是方乾元目前难以做到的事情。

  “还是修为不足啊,无法把全身灵元调动起来,凝聚在一击之中,否则根本不用什么招数,只是随手一击,也能把它击倒!”

  “看来,只能用那一招了!”

  方乾元心中暗想道。

  烈风斩威能不够,那就用破山罡!

  这是他目前为止所见,最为强力的杀招,也是有效利用全部灵元的方式。

  如果成功施展出来,一定可以击破这头巨熊的防御。

  方乾元并没有学会这一招,他就是为了突破修炼的瓶颈才来这处地方修炼的,然而,生死存亡之际,他还是选择了尝试。

  方乾元心里非常清楚,这头巨熊皮糙肉厚,即便自己依仗神秘宝丹的力量,和它慢慢消耗,也未必能把它磨死,反而会因为长久战斗,露出更多破绽。

  这里是自己并不熟悉的山林,十成实力,最多也就只能发挥七八成,反观对手,横冲直撞,百无禁忌,优势非常巨大。

  更重要的是,小白生死未卜,万一还能救回,却因为自己耽误了时间,那就真的死定了。

  心思既定,方乾元把全身灵元疯狂催动,不顾一切地朝着右臂涌去。

  仿佛受到他的心意感染,一股属于烈风狂狼的力量升腾起来,也跟着凝聚在其中。

  方乾元的掌心绽放出强烈的青芒,如同风暴般的强大力量在其中涌现。

  巨熊见状,咆哮一声,竟然人立而起。

  巨大的身影如同房屋,歪歪扭扭地冲了过来。

  “破……”

  方乾元注视着巨熊,脚下猛然用力,凌空一跃。

  “山……”

  青芒激涌之中,阵阵如同刀割的痛苦从掌心传来,那是凝聚在其中的罡元,正有失控四散的趋势。

  巨熊也跟着伸出了它的手掌,血元罡煞涌动,四周的尘埃都被吹得狂卷而出。

  它想要一巴掌把方乾元拍成肉酱。

  然而,方乾元已经跳跃起来,把自己置于无法躲避的险境。

  他不是不知道这样做的危险,但为了取得最近的攻击路线,以及激发自己所有潜能,还是义无反顾地做了。

  此刻,他只有抢先击破对手这个唯一选择,若不然,就要被打飞重伤,落败身死。

  危机和希望,几乎是同时涌现,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

  “罡!”

  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方乾元用尽全力,猛然屈指成爪,向前抓出。

  早已快要失控的灵元,终于得到了宣泄,疯狂地与巨熊的血元罡煞猛烈碰撞。

  轰!

  巨熊身体宛如被床弩发射的巨大弩箭刺入,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巨响。

  方乾元整条手臂都没入巨熊的身体,灵元罡锋失去阻碍,四散炸开。

  巨熊立起的身躯僵了一下,就要拍落的巴掌无力停下,紧接着,整个轰然向后倒去。

  四周的大地狠狠地震颤了几下,终于重新恢复平静。

  “终……终于成功了!”

  方乾元喘着粗气,满头大汗,从熊尸上抽出了手臂。

  血水如同喷泉冒了出来,汩汩直流,很快就在下方汇成一滩。

  方乾元的破山罡传自于宫原,所以倾向于和宫原施展一般的特性,击中巨熊之后,在其身体内部形成了强烈的震爆,一击致命。

  方乾元确认巨熊已死之后,顾不上其他,连忙跑到山涧边查看,结果发现,小白狼早就已经失去生机,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小白……”

  方乾元悔恨交加地蹲下,只感觉一股深深的无力涌上心头。

  他忽然意识到,这件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

  往昔的种种,如同梦幻泡影,浮现脑海。

  方乾元想起了自己随同狼群生活的情形,想起了自己和小白偷猎烤食的日子,想起了她的娇憨,她的嘴馋,她的呆萌。

  最终,所有的一切,都定格在她舍身而出,为自己扑向巨熊的一幕。

  方乾元突然明白了她对自己的心意。

  原来,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伙伴。

  为了伙伴,可以牺牲一切,这是属于狼的忠诚和热爱!

  方乾元眼眶泛红,一股微微发痒的感觉自喉咙中升起,不由自主地仰起头,发出如同呜咽的狼嚎:“嗷呜……”

  在发出这一声狼嚎的时候,他脑子彻底放空,仿佛化身成为一头痛失亲人的孤狼,对月呜咽,无尽悲凉。

  灵元不由自主地涌动,幻化成为青色的狼形身影,笼罩了全身。

  “嗷呜!”

  突然,四周阵阵狼嚎回应。

  狼谷中的群狼,听到他的嚎叫,向这边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