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方乾元和小白狼

御灵真仙 +A -A


  茫茫的山林中,太阳斜照,一人一狼在地面拖出长长的影子。

  那是方乾元和小白狼,正在山道上走着。

  方乾元手里提着一只刚刚打到的山鸡,带着小白狼穿过林地,来到狼谷附近的山涧前。

  这处地方,是他前日巡山的时候意外发现,正好用来宰鸡烤肉,打打牙祭。

  方乾元也是贫苦出身,虽然有父亲照顾,但孩提时候没少自己煮饭做菜,因此料理起手中山鸡,也是干净利落,不在话下。

  他先凝聚灵元,化成锋刃,从鸡屁股切开个小洞,掏出内脏洗净,然后又用草叶封好,带毛涂上水边湿泥和干草。

  接着,他聚拢周围干柴,用灵元锋刃削出一头尖尖的木棍,仔细磨钻。

  他不会火行法术,好在可以钻木取火,费了小半刻时间,又吹又喷之后,终于把火升了起来。

  方乾元弄来几块石头,摆好形状,把裹好的泥球小心放在中间架好,然后用旁边火堆的柴枝,一点一点地架上。

  在方乾元做着这些的时候,小白狼安安静静地蹲在旁边看着,眼睛紧紧盯住包裹山鸡的泥球,嘴巴微张,露出了舌头。

  它这样子,活像是个馋嘴的小狗。

  过了一阵,火中的泥球烧干了,火堆也燃尽,自然熄灭。

  方乾元等不及余温降下,便用两根树枝把它从里面夹出,放在旁边石板上,用力一敲,那泥球便裂开,露出里面金黄的鸡皮。

  方乾元把连它毛带泥一起褪尽,一股说不出的鸡肉香气,顿时飘了出来。

  “给!”

  方乾元大方地撕下一半,递给小白狼,小白狼立刻叼过去,蹲坐在地,用两只前爪捧着,大快朵颐起来。

  这狼特立独行,竟然不肯把山鸡放在地面,唯恐弄脏的样子。

  方乾元看得啧啧称奇,但自己也饿了,连忙撕下鸡肉,吃了起来。

  虽然此地条件有限,方乾元的手艺也很普通,但几日下来,都是茹毛饮血的饮食,这些烤熟的鸡肉,简直称得上人间美味。

  不久之后,方乾元抹了抹嘴,站起身对小白狼道:“好了,费了那么久功夫,我也该走了,你回狼管事那里吧。”

  小白狼嗅了嗅吃剩的鸡骨,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

  方乾元笑道:“还想吃的话,明天再去抓一只山鸡来,在这里等我。”

  小白狼闻言,咧嘴点头,终于才肯转身离开。

  方乾元拍拍屁股,在山涧边洗了一下手和脸,也向狼谷的方向走去。

  他到狼谷之后不久,天色就暗下来了,四周开始响起此起彼伏的狼嚎。

  头狼看见方乾元,围着他转了转,冷哼一声道:“你跑去偷吃了?”

  “嗯?”方乾元这才想起,这狼叔说过,要突破瓶颈,就要封闭自己作为人的思想,行为还有功法,尽量以野性之心感悟自然。

  生火烤食,是文明的标志,显然要被排斥在外。

  方乾元不禁有些手足无措,但头狼冷哼一声之后,竟然就走开了。

  “算了,好自为之吧。”

  ……

  “你跟他跑去烤肉吃了?”

  树林中,木屋里,佝偻老人也正和宫原一起审问小白狼。

  当小白狼委屈地夹起尾巴,缩在一旁呜咽的时候,即使是不通狼性的宫原,也知道答案了,面色顿时一下变得铁青。

  宫原双目泛红,喃喃自语道:“完了,完了,不可能成功领悟到野性之心了,悟道状态最忌破功,你这样一弄,毁了他的一桩根基啊!”

  这种事情,影响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就好像是别人沉浸在某事当中,心生感悟的时候,突然给他当头棒喝,从中叫醒。

  这对本身没有任何伤害,但之前的思绪,多半是打断了,灵感也不知所踪,所以宫原才会提到破功两个字。

  更加恶劣的后果,是估计以后也没有什么机会领悟同样心境,毕竟这种感悟状态可遇而不可求,遇着一次都是莫大的机缘,还想再来,哪有那么便宜?

  “这就是命啊,看来,是时候该叫他回去了。”佝偻老人轻叹一声,转过头对宫原道,“你就不要怪她了,她也不听懂你说什么。”

  宫原沉默良久,终于还是长叹一声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的确就是命,他自己的命,又有什么好怪的!”

  “不过,我之前说十天就是十天,到时候,我再回来接他吧。”

  宫原说完,也不管屋外天黑,径直走出门,骑着青眼苍狼走了。

  “嘿,这老小子……”佝偻老人干笑两声,又看了看一脸呆萌的小白狼,微微摇头,道,“孽缘啊。”

  接下来的几日,小白狼都去找方乾元玩耍,一来二去,竟然开始混熟了。

  小白狼根本就是个吃货,而且还非常精挑,生肉完全不要,总是缠着方乾元给她烧烤。

  不过也是多亏有她,天天都勤快地给方乾元捕猎,打打山鸡,野兔什么,方乾元终于可以大打牙祭,吃得不亦乐乎。

  混熟之后,方乾元也渐渐明白,这头小白狼的许多肢体语言了,比如坐下眼巴巴地看人,就是饿了想吃,转来转去,就是催促,咧嘴就是在笑,尾巴开始扫地,就是无聊……

  方乾元莫名地生出了自己面对的不是一头白狼,而是一个顽童的感觉。

  也许是吃上瘾了,这小家伙竟然开始粘上他,每次分别,都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

  不过方乾元总感觉,这家伙是不舍得食物,多过不舍得自己。

  让方乾元疑惑的是,这小白狼似乎对狼谷非常抗拒,一次都没有跟他回去过。

  方乾元好奇之下,回去问头狼:“狼叔,你认不认识狼管事那边的白狼?”

  头狼闻言呵呵一笑:“你吃饱了没有?”

  方乾元疑惑道:“狼叔?”

  头狼呲牙道:“吃饱了就去巡山,别赖在这里问东问西的。”

  方乾元无奈道:“你都还没有回答我。”

  头狼也不答,一副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多问几次,竟然道:“我突然想到两句诗,你看看押韵不,它是‘日头落山去,月亮出来了’……”

  一头啸月苍狼,跟他谈论诗词,简直绝了,方乾元自己都是个半文盲,只得灰溜溜地住口,不再追问。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