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野性之心

御灵真仙 +A -A


  “狼兄啊,我又来看你了,话说这些天,乾元修炼得如何了?”

  正当方乾元在荒野茹毛饮血,与狼共舞的时候,山间木屋前,宫原骑着青眼苍狼再度出现。

  这次他来得早了一些,佝偻老人刚好巡林回来,拄着拐杖倚在门前的树根下晒着太阳。

  听到宫原的声音,他睁开眼睛瞄了一眼,面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那小子的确是个天才,这才几天,就都已经打破瓶颈了,而且,似乎还有领悟野性之心的势头。”

  他说到这里,面上也露出了几许赞赏和感叹。

  这几日以来,佝偻老人看似没与方乾元有过任何接触,但实际上,始终都在通过狼群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结果佝偻老人发现,方乾元几乎是在接触狼群的第一天,就使得瓶颈松动,心境有成,方乾元自己还浑然不觉,继续跟随狼群,沉浸进去,结果几日下来,逐渐领悟到更加高深的野性之心。

  宫原闻言,面露震惊道:“野性之心!当真?”

  他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这心境,可是御灵诀中御兽类法门通用的高阶成就,非有大智慧,大悟性,无法修成……”

  佝偻老人看着宫原,嘿嘿直笑:“你自己带来的人,你还会不知?天才,本来就是不可理喻,不可思议,不要用你庸俗的眼光去看待,更加不用大惊小怪。”

  宫原苦笑道:“我现在还真有些嫉妒天才了,罢了,罢了,的确是我大惊小怪,谁叫我只是个庸碌凡人呢?”

  佝偻老人道:“话说回来,你说此子当真入门半年都还不到?”

  宫原道:“千真万确。”

  佝偻老人啧啧有声道:“那还真是不得了啊。”

  宫原早就知道这事,反倒平复下来。

  他现在想的是,如果当真能够领悟那个野性之心,对方乾元未来的好处。

  “野性之心,可是能够大大增益御兽类法门的东西啊,拥有了这一心境,今后修炼各种功法,都有莫大便利,也更容易得到各种灵物的亲近和认可,省却许多参修功夫。”

  “甚至若有悟性绝佳之辈,根据自己心境感悟,开发出前所未见的御灵之法,也不足为奇,毕竟道法自然,以野性之心驱动自身灵元,实与合道无异……”

  他是钦天堂的长老,对这些功法,修炼上的东西更为敏感,一下就察觉到,这一关对方乾元的个人成长,实在太重要了。

  说起来,这也完全足以称得上是意外之喜,本来这次他带方乾元过来,就是为了解决修炼破山罡的瓶颈,而据他推测,方乾元只是缺乏与灵物的沟通和默契,只要参悟到一定程度,自然便能攻破。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方乾元做的,远比想象之中还要更好!

  突然,宫原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他现在还没有察觉吧?这是难得的机会,可不要打搅了!”

  但他很快又皱眉道:“但我这次来,就是打算把他召回的,还有十天,他就得去宗门总舵参加大比了,在这之前,还要修成破山罡,加持狼牙破甲符,来不及了啊!”

  佝偻老人冷笑一声,道:“愚蠢,这些事情,哪里比得上领悟野性之心重要?”

  宫原苦笑道:“话是这么说,但……这种事情,我可做不了主啊!”

  他的确做不了主,此刻的方乾元,代表的并不是他自己个人,而是整个行院和长老的成绩。

  作为行院新晋的选拔头名,第一天才,他在享受了破山罡,狼牙破甲符等资粮,还有允许离院修炼,不必担负执事差事,不必跟随大众功课等等支持的同时,也要担负起应尽的责任。

  这段时日,前来狼谷修炼,已经是宫原能够帮他争取到的极限了,如今院里都已经在准备总舵行程,再不出现的话,说不过去。

  方乾元可以在心境上做到把自己当成一头苍狼,但却不可能变成真正的苍狼。

  他毕竟还是人,人就会有各种羁绊和琐事。

  佝偻老人沉默一阵,道:“那就只能寄望于他自己了,如果他的悟性足够,几日之内,也能有所收获,不够的话,就是再给个一年半载都还不够,甚至因为时间长了,有所偏差,终生都无法再踏入同一心境。”

  宫原点点头,却也不好多说什么。

  毕竟野性之心这种东西,是连他也未曾领悟的高深境界,实在是不好置评。

  他想了想,对佝偻老人道:“那我就再等十天吧,十天之后,就是月末,就算院里其他弟子都已经出发,我也可以单独带他前去,还能赶得上宗门大比,破山罡和狼牙破甲符,暂时用不上也不要紧,反正以他实力,打入前几轮没有问题。”

  佝偻老人眼中闪现一抹精光:“你是在拿自己前程去赌啊,他能取得成绩还好,万一出了差错,行院其他长老不会放过你的。”

  宫原叹道:“天纵之资,不忍毁伤啊,不过我用尽全力,只能帮他到这地步了,之后如何,还得看他自己造化。”

  ……

  “喂,你还要跟我到什么时候?这都已经快要太阳下山了!”

  方乾元并没有宫原的烦恼,他此刻正抛下一切,心无旁骛,在荒野中生活和修炼。

  但作为苍狼的日子,也不是当真完全无忧无虑,至少身后多出个尾巴似的小白狼,便是非常难缠的存在。

  他已经头疼一整天了。

  方乾元走走停停,总是能够发现,一抹白影不远不近地跟随着,始终不肯离去。

  他不由得露出了苦恼之色:“你这个磨人的家伙,到底还想怎样?”

  “呜呜……”小白狼从树木背后探出头,低低地发出声音。

  “别叫了!听不懂啊!”方乾元痛苦地捂住了脸。

  说来也真奇怪,他平常少年老成,至少在人前表现得沉稳冷静,但遇到这头难缠的小白狼,却总是难以冷静。

  这家伙,实在太莫名其妙了!

  突然,方乾元想起来了,这小白狼之所以让自己莫名其妙地烦躁,多半还是因为,自己完全无法与它沟通。

  而且它的举止非常奇怪,似乎比寻常野兽多出几分似人的意味,不像那些尚未开智的苍狼一般蒙昧,但要说多有灵性,也不见得,至少赖皮都比它人性化多了,自己有时候,甚至能够看懂赖皮的神情和态度!

  方乾元沉默许久,终于灵光一闪:“你……你不会是还想吃烧鸡?”

  小白狼闻言怔住,忽地连连猛点其头。

  方乾元简直要感天谢地,可算是有共同语言了。

  “其实,我也想啊!”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