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我赢了!

御灵真仙 +A -A


  看到这一幕,看台上下,行院高层和众弟子们,尽皆身躯一颤。

  叶厉更是直接站了起来,张目凝望,眼中露出了几分惊怒和担忧。

  这场面,已经不像是擂台较量,而是生死相搏了。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朝着这一面发展。

  “院主,他们都受伤不轻,要不要停止比试?”天工堂长老略带担忧道。

  “不,让他们继续。”院主明显也迟疑了一下,但却很快就回答道。

  这场面虽然惨烈,但对经历过生死之战的人而言,也算不了什么。

  更何况,行院选拔,原本就是优胜劣汰,今日他可以阻止比试,明日却无法阻止其他争端。

  以方乾元和叶天鸣的情况而言,分庭抗礼,几乎就是必然之事,他总不可能时时刻刻都盯着两人不放,见到任何争执苗头都出来干涉。

  让他们在这擂台上相斗,反而还是件好事。

  听到院主的回答,众人顿时便明白了他的心思。

  规则之内,这两人必须得分个高下,才能罢休!

  天工堂长老也明白了,暗叹一声,不再劝阻。

  宫原和叶厉同样一声不吭,默默看着擂台。

  擂台上,方乾元捂着腰上伤口半蹲在地,咬牙坚持着。

  受伤的痛楚,比想象之中还要更大。

  “受重伤了……”

  “如果不是最后关头侧开了一下,只怕就连肝肾,都要被击碎……”

  “不过,他也绝对不好受!他的肩膀被我撕开了!”

  想到这里,他又兴奋起来,不顾伤势强行站起。

  他面色煞白,额头止不住地冒出豆大的汗珠,但这时候,一股通电般的酥麻之感从身体内凭空涌出,迅速流向四肢百骸。

  那神秘宝丹,又在开始发挥作用了。

  方乾元感觉痛楚稍减,几乎消耗一空的灵元和气力,也在快速恢复。

  他转头一看,只见叶天鸣也刚刚回转,一手捂着肩膀,面露痛苦之色。

  “果然不出所料,你全力攻击之时,能够投在那乌龟壳上的灵元少了很多,否则的话,不会挡不住我这一击。”

  “简直疯子……你竟然以命相搏!难道你刚才就一点都不怕死吗?”叶天鸣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面上终于再难保持冷峻。

  “圣人迅雷风烈必变,死的话,谁人不怕。”方乾元嗤笑一声,觉得这叶天鸣简直被打傻了。

  “那你为何还敢迎上来?”叶天鸣神情微变,追问道。

  方乾元沉吟一阵,道:“因为,我想赢!”

  方乾元的答案,非常简单,就是想赢。

  因为想赢,所以他不顾危险,以伤换伤,只求能够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

  若非如此,想要打破叶天鸣的防御,将他重伤,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虽然方乾元自信,自己拥有充沛的灵元和体力,但叶天鸣也不差,而且在攻防之间,自己要保持剧烈运动,叶天鸣却可以以逸待劳,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再拖下去,反而是对自己不利。

  所以,方乾元在叶天鸣发出致命一击的时候,反而迎了上去,终于换来了两败俱伤的结果。

  事实上,方乾元也是胆大心细,并没有外人看来那么莽撞。

  他反击是要冒着生命危险不假,但只要避开要害,那神秘宝丹的力量,完全可以让他快速恢复。

  他有本钱,只要赌赢就行。

  所以这一次,他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听到方乾元掷地有声的回答,场上场下,所有人都被震撼了。

  “想赢……”

  “想赢就要用命去拼吗?”

  “这是什么样的疯子?”

  “难怪他会选择狂狼这种灵物,他自己就是苍山行院中的狂狼……”

  “苍山狂狼……”

  不知不觉中,方乾元用自己的疯狂和勇猛,得到了人生之中的第一个外号。

  这是众人的认可,公认的名号。

  “想赢……”叶天鸣闻言,面上痛苦更甚,面容都仿佛扭曲起来。

  他咬牙切齿道:“你开什么玩笑,这世上,有谁不想赢!”

  他几乎是失态咆哮道:“我叶天鸣出身名门,根底扎实,修为深厚,还有强大秘法和符装,难道就不想赢了吗?”

  “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你这样的人!”

  “我……也想赢!”

  方乾元笑了笑,心绪反而渐渐平复下来:“那就没有办法了,既然我们都想赢,那就靠自己双手去争取吧!”

  他说话之间,灵元和气力已经恢复小半,立刻发动影步,身化残影,直扑而去。

  叶天鸣大惊:“竟然还能保持这样的速度!”

  方乾元的体魄优势实在太强大了,本来身受重伤的身躯,在这说话的功夫,就已经恢复了小半,实力也随之恢复。

  反观叶天鸣,虽然伤势比方乾元轻得多,但由于伤在手臂,又没有得到恢复,反而束手束脚。

  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神情中,他逐渐落到了下风,交手十余招后,被方乾元突然一记反手擒拿捉住手腕,用力扭动。

  他的身体几乎是自然反应,顺势而动,要卸掉这力量,但却牵动了肩头的伤口,动作为之一僵。

  方乾元毫不留情,提起小腿,膝盖猛然顶在他的腰腹,重重一击,把他打得腰都弓了起来。

  但是叶天鸣身上仍有月光衣,抵挡住了大半攻击,反手又是一爪,撕开方乾元胸前一片血肉。

  方乾元痛得咧开了嘴,但却没有退缩,反而再度上前,狂暴攻势汹涌而出。

  拳打,脚踢,爪击,掌拍……

  两人各自的攻击,疯狂倾泻在彼此身上。

  到了这份上,什么招法和功夫,都不如这以伤换伤的直接攻击来得高效了,面对以命相搏的敌人,两人都没有任何选择,谁先坚持不住,谁就要倒下。

  “哈哈哈哈,痛快!”

  方乾元大声吼叫着,分散自己的注意,同时也是激发气势,鼓动灵元。

  结果,他的灵元和体力越来越充沛,攻击也越来越猛烈。

  又再几次以伤换伤之后,叶天鸣终于再难抵挡,身上银光忽然黯淡下去。

  方乾元抓住机会,大吼一声,重重一记直拳捣向面门。

  叶天鸣当场就是头一偏,口中喷着血水,倒栽葱般飞了出去。

  “可……可恶……”

  他满面血水,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全身上下,仿佛连骨头都要散掉一般酸痛无力。

  无尽的羞恼和痛苦涌了上来,终于坚持不住,瘫软倒下。

  “呼……呼……呼……”

  方乾元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在所有弟子注目之中,高高地举起了自己的拳头。

  “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