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月光衣

御灵真仙 +A -A


  “那是月光衣……”

  方乾元修炼时日尚短,并没有认出那银色光屏究竟为何物,但看台上下,一些行院的精英弟子和长老们,面色顿时就都变了。

  他们知道,那是一种对人阶修为而言,相当强大的防护符装,甚至与古代的法道神通月灵罡,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种简化和削弱的月灵罡,通过在身体表面加持符咒,驱运灵蕴,模拟月灵之力,拥有着近乎完美的防护效果。

  这种符装的防护效果,依据御灵师的灵元而决定,灵元深厚者,能够利用它抵挡更多攻击,灵元薄弱者,也能在灵元耗尽之前,尽可能地避免自身受到伤害。

  这种符装如此强大,自然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加持,它需要相应性质的灵元才能驱运,而恰好,叶天鸣主修的灵物是啸月苍狼。

  这种灵物,乃是啸月天狼的杂血后裔,拥有不俗的阴性月灵,完全符合加持它的需求,甚至能够发挥出比其他主修灵物更为强大的效果。

  “竟然给叶天鸣加持了月光衣,叶家果真是不遗余力,尽心栽培此子啊!”

  “这样一来,方乾元就输定了……”

  丁龙,韦文等人看到,也是错愕一下,旋即愤愤不平起来。

  “他娘的,真是太欺负人了,这种符装至少也值几千灵玉,相当于极品灵物!”

  “这还怎么打?以方师弟的修为,想破他的防御,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叶天鸣愿意的话,站着不动都能赢了吧?”

  “真是太卑鄙了!”

  他们完全有理由激动,因为以他们的出身,根本不可能配备这种符装。

  对他们而言,用上这种东西,完全就是欺负人了。

  宁月蓉也略显担忧道:“这种东西,恐怕不是为了行院选拔,而是为了宗门大比准备的吧?方师弟这次真的危险了。”

  擂台上,方乾元赞完叶天鸣,就听到旁边响起一些嘈杂的议论,似乎是因为刚才光屏的出现而惊诧,不由得也有些意外。

  但他来不及细想,因为叶天鸣的还击,很快就到了。

  他运用的同样是驭狼之法当中的爪击,此法乃是以灵元凝聚爪罡,化成锋刃伤人,与斩罡最大的不同,就是只能延伸至体外寸许,需要依托于自身躯体而存在。

  但作为基础招法,这种攻击,无疑是普及最广,效率最高的运用灵元方式,即便晋升到高阶境界,也离不开它。

  叶天鸣的基础非常扎实,凝聚出来的爪罡,足足有近三寸长,被银白光芒笼罩,宛如镀银的刀锋。

  方乾元退后避开,又再凝聚爪罡,以狂狼之爪招架还击。

  两人交手很快,几乎是在呼吸之间,就相互试探碰撞多次,然后叶天鸣占据了上风,反压方乾元一头。

  方乾元只感觉,劲风不断扑面而来,如同刀剑狂舞的冰冷锋利之感阵阵侵袭,令人头皮发麻。

  这种攻势下,仿佛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狼爪撕碎。

  但他在这如同刀尖上跳舞一般的危险之中,不见畏惧,反而多了一种莫名的兴奋。

  他越打越兴奋,越打越痛快,心境渐渐放开,体内灵元也宛如烈风一般,不停地从全身上下的窍穴喷射出来。

  烈风护体!

  这也是一门类似月光衣的防护之法,但却是源于法术,乃是以灵元驱运风道力量,在身体表面形成宛如狂风的压差。

  这种烈风,可以抵挡一些攻击,但效果不如月光衣,而且极为消耗灵元。

  但是方乾元兴奋之中,完全不顾后果,依旧祭运着烈风的力量,整个人悍然向对手扑了过去。

  在这一瞬间,他仿佛全身空门大开,完全抛弃了自身的防御。

  叶天鸣眼中精光一闪,没有手软,狼爪猛挥。

  瞬间,爪罡穿透风罡风,在他腰腹增添了几条长长的血口。

  但方乾元面露狰狞,仿佛完全无视了自己的受伤,依旧还是把自己的灵元利爪劈落。

  当!

  空中一道银芒闪过,他的狼爪重重拍在月光衣上,竟然发出了宛如金铁交击的声音。

  “被挡住了……”

  方乾元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亦是惊诧无比。

  “月牙斩!”

  下一刻,叶天鸣手掌一翻,一道月牙形状的弧形气刃激射而出。

  方乾元急忙躲避,长长的气刃在其腰腹掠过,带出飞溅的血花。

  他的身上,立时多了一道长达数寸,入肉寸许的巨大伤口。

  “结束了!”

  叶天鸣漠然轻语,猛然爆发灵元,一拳捣向方乾元面门。

  但就在快要击中的时候,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掌,挡下了他的拳头。

  那是方乾元的手掌。

  “你这样死撑下去,只是为难自己而已。”叶天鸣皱了皱眉,不满说道。

  “我可不用你担心,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方乾元笑道,旋即手臂运力,把叶天鸣的拳头向后推去。

  “什么?”叶天鸣感受着从方乾元身上传来的强横力量,不由面露惊疑。

  方乾元知道他惊疑什么。

  按理说来,常人受伤损耗,力量必定有所下降,但自己体魄强横,刚才的攻击,看起来严重之极,其实已经在快速恢复。

  不过是小小的皮肉之苦而已,还不足以让自己重伤。

  这样的伤势,又怎么会削弱实力?

  烈风狂狼的力量运转周身,配合神秘宝丹所带来的强悍体魄,方乾元这个四转修为的御灵师,竟然硬生生地把叶天鸣的拳头顶了回去。

  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神情中,他的周身烈风狂涌,一股狂暴的气势,带着强烈青芒横空而降。

  这是他把御灵诀驱运到了极点,全身灵元猛然爆发。

  方乾元紧紧咬住牙关,宛如一头凶残的恶狼呲牙,浑身上下,灵元如针,也宛如长出了狼的皮毛,爪罡从无到有,猛然伸至足足三寸以上,锋利寒芒渗人心脾。

  嗤啦!

  仿佛布帛撕裂的声音中,空气都被他的利爪斩破,凌厉的爪锋,猛然抓向叶天鸣。

  但很快,又是银芒一闪,月光衣挡住了他的爪势。

  如同长钉猛刮铁皮的尖利声音中,两方灵元激烈摩擦,下一刻,叶天鸣猛然退后,方乾元难以控制爪势,一把刺向擂台地面。

  轰隆!

  厚重的青石地板,被他生生抓出一个齐入手肘的深洞。

  “又被挡下了,这是什么鬼招数?”

  方乾元喘着粗气,不由也是暗骂道。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