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经典一幕

御灵真仙 +A -A


  方乾元闻言,心中也暗自思索开来。

  功法之间,的确大有区别。

  像是御灵诀这样,所有御灵师都必修的内功心法,就是根基功法。

  它经过历代以来无数前辈先贤改良和汇编,早已经趋近于完美,所以能够兼容所有御灵之道的功法和绝招,也适合不同资质和悟性。

  能够冠以御灵之名,就代表了它在这一道的意义,古往今来,御灵之道,唯有御灵诀为根本。

  除此之外,就是狼巢诀一类的功法,它是从主干繁衍出去的枝干,适合于驾驭狼类灵物。

  吴龙杰的万蛇毒典,也属于这一类型。

  然后就是堪为末节和叶片的招式了,无论普通的影步,爪击,凝罡,还是叶天鸣的月牙斩,方乾元的烈风斩,狂风连斩,吴龙杰的蛇影秘手猎杀式,都在其内。

  一个是根基主干,一个是分支,一个是树叶,三者层层递进,次第分明,代表着天下功法和秘籍的结构。

  自己改良烈风斩,生造狂风连斩这一绝招,无疑属于末节部分的改动。

  “这种东西要说价值,对个人而言,很有价值,甚至到了高阶境界,也需要作出类似的改动,创造出专属个人的绝招和秘术,但要说没有意义,也是真的,宗门就不怎么收录这种东西,毕竟都太个性化了,没有推广的价值。”

  “这种东西到了宗门,也就是束之高阁,让后人随缘参考,修炼的结果,所以,我很为难啊……”

  院主又再说道。

  宫原闻弦歌而知雅意,道:“院主,你就看在乾元一个新晋弟子,能够做到这份上也不容易的份上,破格推举一下吧,唯才是举,是宗门的根本大政嘛。”

  院主呵呵笑道:“宫长老,教化传功之事,是你钦天堂的老本行,当然要说唯才是举,但要知道,宗门资粮有限,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举得起来啊。”

  他顿了一下,看向一旁默立的方乾元,又道:“这样,乾元,等下你跟天鸣较量一场,若能战而胜之,夺得行院选拔的头名,本院主就帮你举荐如何?”

  “若你能继续在宗门大比为院争光,打入八强,本院主舍了这张老脸,也要为你再争一个大功,至少也和上次一样,二等以上!”

  “还有,宗门对待贡献功法的弟子也有许多特别的优待政策,可不仅仅只是一个二等大功那么简单。”

  众人听到,眼前一亮。

  这倒是好办法。

  如果方乾元真能打败叶天鸣,甚至在宗门大比取得好成绩,那就证明,他很有价值。

  有价值的人,创造出来的东西,自然也有价值。

  实际上,就连宗门也会考虑这一情况,破格收录他的狂风连斩,给予丰厚奖励。

  院主等于不花力气,就做了个人情。

  另一方面,方乾元得到奖励,更快成长起来,也是为行院争光,这就叫做肉烂在锅里,什么好处都不落下。

  众人心中暗笑院主狡猾之时,方乾元也是眼前一亮。

  他倒不考虑那么多,他只考虑这件事情对自己的影响。

  狂风连斩只有使用价值,没有推广价值,但若能够丢出去换个功劳,再得宗门优待,无疑相当于天上掉馅饼。

  这种功法非常简单,也不存在被人得知原理,破解之后,对自己造成危害的可能。

  “好,我尽量做到!”方乾元当即答应道。

  众长老皆笑,只有叶厉面色有些不好看。

  叶天鸣是他儿子,但院主却让方乾元去打败他,倾向不言而喻。

  不过他也明白,正因为叶天鸣是他叶家之人,院主才会这么说。

  和叶天鸣比起来,同样已经证明是天才的方乾元,无疑更加值得拉拢,这是两人出身所决定。

  方乾元答应之后,院主便让他回去准备了,接下来进行的,是孔崇山和吴龙杰的较量。

  两人都受了不轻的伤,幸而药师救治,暂时恢复几成战力,结果经过一番激烈却有欠精彩的比试之后,还是孔崇山凭着伤势较轻,把胜利拿下。

  吴龙杰一脸郁闷。

  他的实力并不比孔崇山弱,但这么快就输了,他也没有办法。

  “吴师兄倒霉啊,遇到方师弟,伤得那么重……”

  “是啊,孔师兄算是捡了个小便宜,不过就算平常较量,他也有一半赢面,取得胜利,也算实至名归了。”

  “说起来,他们实力都差不多,分别与叶天鸣和方乾元对战,为何是孔师兄伤得轻,吴师兄伤得重?难道说,方乾元的实力,比叶天鸣还要更强?””

  “这可不好说,嘿嘿……”

  “你们急什么,休息过后,马上就要开始他们之间的对决了,行院长老们自有评判。”

  “不错,若是顺利的话,这场过后,就能决定行院四强的最终名次了,到时候就知道谁强谁弱。”

  两人的对决,难免引人议论。

  韦文等人亦是感慨万千。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方乾元这么一个入门半年都不到的新晋弟子,竟然就能和叶天鸣相提并论了。

  若是在擂台上,堂堂正正把他打败……

  “那样的话,方师弟就是我们行院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了!”

  丁龙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看向方乾元的眼神,不禁有些火热:“方师弟,你可一定要赢啊!”

  “你真是的,不要给方师弟压力!”宁月蓉不满道。

  “呃……”丁龙哑然。

  方乾元淡淡一笑,道:“宁师姐,不要紧的,我没有压力,我有的……只是兴奋啊!”

  众人见状,不免心中讶然。

  不过非凡之人,必有非凡之象,他们惊讶过后,竟然也接受了。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可是亲眼见证方乾元成长和变强的,惊讶多了,也就习惯了。

  小半刻之后,休息时间过去,两名少年天才各自登场。

  他们俱皆一身白衣,一个神情略显兴奋,面带笑意,目光灼灼,一个神色冷峻,目光漠然,各自气质,宛如热情的火焰和刺骨的寒冰,形成鲜明对比。

  不知为何,许多人看到这一幕,皆是心中微动。

  “这是他们第一次对决啊,多年以后,此情此景,恐怕会成为经典一幕吧!”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