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可惜了

御灵真仙 +A -A


  烈风斩并不是什么稀罕法术,恰恰相反,在诸多剑气,刀气,斩罡一类的法术当中,它完全就是大路货色的存在,只不过添加了几分烈风和金遁的力量,拥有锋利的属性而已。

  烈风狂狼天生便能驱运这种力量,因此,祭炼而成的灵物,也能施展这一法术。

  众人见着方乾元施展狂风连斩,依稀从它表现认出了烈风斩的影子,但那奇特的杀伤方式和夸张的攻击范围,次数,却又叫他们迷惑不已。

  印象中,根本没有这种招式的存在。

  还好宫原对方乾元最近所做的事情有所了解,一下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也由此而启发众人,往这方面想去。

  “这招和烈风斩实在太像了,但却又似是而非,有可能是经过改良的绝招。”

  “他是从哪里学到的?宫长老,难道是你……”

  众长老不由得看向宫原,如果说在场行院高层当中,有谁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那就肯定非他莫属了。

  宫原却苦笑道:“他只是在托我选购符装的时候提了一嘴,我感觉不太可能,也没留心,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把这一招自创出来了!”

  院主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见擂台上,吴龙杰喘着粗气挣扎了几下,一下瘫倒在地,鲜血流成了小泊。

  他现在的模样,就和街头斗殴,被人砍了十七八刀差不多,浑身上下都是大小,深浅不一,长度也不尽相同的伤口。

  再看擂台上,青石板上的纵横交错的气劲刀痕,简直触目惊心。

  “先救人再说。”院主改口说道。

  准备好的行院药师,当即把一团青绿色的药气抛射过去。

  带着治疗效果的灵元入体,瞬间流向伤口,催动血肉元气。

  他的伤口很快就止住了流血,但损失的生机,暂时无法弥补回来,只得勉强坐起,面色苍白地苦笑道:“多谢方师弟手下留情。”

  “吴师兄,得罪了。”方乾元抱歉道。

  “不,擂台上刀剑无眼,你若不用这一招,要拿下我也不容易,其实我就算受伤,也还有搏命的招数,但在这擂台上,却是万万不能施展出来,今后你若是遇到实战,可千万要小心,别人也有类似的手段。”吴龙杰说道。

  他说完这话,就再次挣扎着站了起来,旁边执事连忙扶住他,走下台去。

  方乾元若有所思。

  吴龙杰最后一句话,既是为他自己挽回颜面,但未尝也不是真心而发。

  人阶御灵师,虽然还是凡人的范畴,但毕竟已经开始踏入修炼之途,等闲伤势,对他们而言,其实并不致命。

  也就是自己所发,并非凡人刀剑,而是带着金遁力量的罡锋。

  这种罡锋斩金断铁,堪比凡人眼中的宝剑,才能重伤他。

  如果威力不足,对手留有反击之力,又或者,和自己一样天赋异禀,伤势并没有那么严重,就要迎来反扑了。

  “嚯,赢了!”

  “干得漂亮!”

  在丁龙等人的欢呼中,方乾元走下了台,但还没来得及说上两句话,就被一名执事弟子找了过去。

  “见过院主,见过各位长老,不知唤我何事?”

  原来,是行院高层要找方乾元。

  “乾元啊,你刚才在台上施展的,可是自己自创的改良绝招?”院主一脸温和问道,完全不见以前方乾元争取大功之时的不快。

  “不错。”方乾元道。

  “可以说说,是怎么回事吗?”院主道。

  “也没有什么,只是我嫌烈风斩太死板,把它最后激发的运功方式修改了一下而已。”方乾元坦然说道。

  “是吗?”众人听到,不由暗自动容。

  方乾元口中说得简单,但实际上,却是要对运转灵元的基础功法和烈风斩非常了解才行。

  而且除此之外,还得拥有一些创造的天赋。

  方乾元这才开始修炼多久?

  满打满算,也就是半年都还不到。

  院主又再问及一些细节,结果发现,方乾元对这一招改动不小,硬是把烈风斩的一段攻击改成了多段攻击,这样攻击范围和总体威力都大大提升,但也存在着相应的弊端。

  “灵元消耗变大了?而且对筋骨,经脉强度都有要求,否则容易反噬,伤及手臂?”

  “这一招修炼难度很大,平常人也不适合用……”

  “有些鸡肋了。”

  众人的热情,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迅速降了下去。

  原本以为,是真正意义上的自创绝招,但却没有想到,只是改良。

  就算改良也好,能够推而广之,普及开来给大家修炼,也是功德一件。

  但偏偏方乾元的改良,完全就是为了适应自己特性,带着强烈的个人印记。

  除非有人和他一样灵元雄浑,筋骨强健,才能修炼,也才有必要修炼。

  “乾元啊,你这功法,好像有些鸡肋啊。”院主憋了好久,终于才吐出一口浊气,无奈说道。

  方乾元道:“没有关系,我能用好它就行了。”

  院主道:“其实刚才,我是打算让你把它贡献给宗门,换取功德的,自古以来,弟子改良功法,创造招式,都是莫大的功德,可以为你挣得许多荣誉和好处,但如果只是适应个人的改良,那就有些难办了。”

  宫原道:“确实如此,很多人以为,神功秘籍就是好,却不知道,万丈高楼平地起,普适性才是一门功法得以流传和推广的最重要条件,神功再强,没有人练得成,又有何用?反观各种广为流传的基础功法,不仅性质中正平和,可以兼容各种秘法,绝招,还能推及高深之处,可谓大道至简!”

  “如果你这一绝招,能够让大家都修炼,那毫不夸张地说,你立刻就立下了千秋万代的大功劳,行院和宗门,必定重重有赏,而若不是杀招一类,而是有助于提升基础的根基功法,那更加不得了,乃是真正名垂青史的成就啊!”

  “可惜了,可惜了。”众长老也摇头惋惜。

  但看他们神色,似乎也没有多大的遗憾,毕竟他们都知道,这些都不是现在的方乾元能够做到的事情。

  没有期望,也就没有失望,他们惋惜的,只是换取功德的相关事情。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