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机会

御灵真仙 +A -A


  “不错,不错,施展速度提升了二成左右,威力却丝毫不减,这瓶灵墨花得很值!”

  宫原赞赏的声音,传了过来。

  此刻,方乾元赤露的双臂上,各自多了一条宛如狼图腾的暗红刺青。

  流畅的线条,以肩上锁骨为,贯通连接身躯与上臂的相关经脉,一路盘旋而下,直到肘部。

  然后是长尾直通,止于小臂内侧中段。

  所有成熟的符装,都是兼顾美观与效果的特殊图案,方乾元虽然并不魁梧,但加持这道符装之后,整个人也凭空多了几分狂野和精悍的气质,和他所通灵的烈风狂狼相近。

  方乾元回头看向宫原,见他长时间描绘道符,虽然没费什么体力,但对精神和注意力,都是不小的消耗,此刻额头都已经开始渗出热汗,不由感激道:“多谢宫长老。”

  宫原摆摆手,道:“这个你就不用感谢我了,你有灵玉,迟早能找到门路,叫人帮你弄好的,我也只是提供一些便利而已。”

  话虽如此,无论方乾元还是他自己都明白,这次他的确是帮了不小的忙。

  不过方乾元和他是门生与伯乐的关系,方乾元依附于他,投靠在门下,得到资粮和机会,他也指望着方乾元能够成材,将来有所回报,这点小事就不必计较了。

  方乾元便没有多说什么,暗自运功,默默体会这一符装所带来的加持效果。

  “真是好啊,提升了那么多的施展速度,却不影响威力。”韦文等人在一旁看得羡慕不已。

  不过这种符装,随便一个就是堪比中品灵物的价钱,他们还在行院,没有多少赚钱的手段,辛辛苦苦得到一些,就填进购置和培养灵物的大坑里面去了,也只能羡慕而已。

  “话说回来,符装有多种多样,增益效果也不尽相同,方师弟你为何要选这种加快施展速度的呢?”

  羡慕过后,韦文却是疑惑问道。

  他此前听说方乾元要加持符装,跑过来围观,但看完之后才发现,居然是提升施展速度的增益。

  “对呀,为什么是这种增益呢?”丁龙也好奇道,“说实话,我觉得你的灵物本身就是烈风狂狼了,施展烈风斩法术,也是冲着它的威力去,为何不是提升威力,追求一击必杀?”

  “呵呵,这个问题,之前我也问过,不过乾元用自己的理由说服了我,也就由得他了。”宫原听到他们这么说,不禁笑道。

  方乾元解释道:“两位师兄,我之所以选择烈风狂狼这个灵物和提升施展速度的符装,的确是冲着它的威力去,但并不追求一击必杀,反而是发挥自己体魄优势,当作常规的手段来使用。”

  “加持这种符装之后,我可以用更快的速度出手,甚至尝试把它分解成为多次攻击的手段,以狂风骤雨之势解决强敌。”

  韦文等人听到,不禁一怔。

  他们这时候才突然想到,方乾元可不是和他们一样的普通弟子,而是天赋异禀的奇才。

  但凡天赋异禀者,都有自己的优势,他之前接连施展影步,敌群之中挥洒自如,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天才的世界,真是难懂啊!”韦武感慨道。

  “好了,既然符装已经完成,我就先回去了,这段时间去不了镇魔窟历练,你们自己多多修炼,不要偷懒。”宫原提点道。

  “是。”几人连忙应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临走之前,宫原突然想起一事,又道,“差不多就是十一月了,宗门大比即将开始进行选拔,乾元你虽然是新晋弟子,但既然实力到了,就可以参加,要不要上去露个脸,体验一下?”

  “宫长老,你说大比?”

  “方师弟也参加吗?”

  “啊,对了,真的差不多了!”

  韦文等人惊喜道。

  苍山行院隶属苍云宗,只是其三十二个行院之一。

  为了发掘人才,促进交流,自然少不得这种比武大会。

  按照往常旧例,都是十一月的时候,先在各个行院内部进行选拔,然后优胜者前往宗门总舵参加大比。

  届时,不但各个行院的精英弟子会前往观看,就连宗门客卿,各方名流,也会齐聚于此。

  能够在这种大比中大显身手的,毫无疑问,会是各个行院的精英之才,必将得到更多的关注和照顾。

  行院选拔,前往总舵参加大比的名额,一共是四人,因为每个行院出四人的话,正好可以进行八个组别,每组十六人的遴选,最后再进行决战,竞争唯一的魁首之位。

  大比魁首能够得到包括极品灵物在内的丰厚奖励,其他进入决战圈的人选,也可以获得上品灵物,各种符装材料,御灵师秘术,名匠利器等等奖品。

  就算没有能够从选拔中脱颖而出,行院内部也会有自己的奖励,同样堪称丰厚。

  方乾元隐隐听说过这些,闻讯之后,当即说道:“那就参加吧。”

  宫原道:“既然如此,就得早做准备了,我也不指望你们能够得什么好名次,但好歹,要打出精气神,不能辱没了我们钦天堂一系的名声。”

  不久之后,宫原离开,丁龙却是勾住方乾元肩膀,挤眉弄眼道:“方师弟,好机会,大好机会啊!”

  “什么机会?”方乾元不解道。

  “嘿嘿。”丁龙笑了一声,偷偷说道,“刚才宫长老在,我没敢提,但现在他走了,我们私下里也不怕说了,这次的比武,可是‘相亲大会’喔。”

  韦文笑骂道:“哪来什么相亲大会的说法,你不要胡乱编排。”

  丁龙争辩道:“我哪里编排了?你若能去总舵,就会得到许多关注,到时候,说不得一些世家和势力都要盯上你了,孤家寡人不要紧,很快就可以被榜下捉婿,成家立业,这不是相亲大会又是什么!”

  韦文笑骂道:“你想那么美,自己怎么不去。”

  丁龙道:“我就有自知之明了,唉,可叹自己不是少年英雄,也打不上去表现啊!”

  韦文嗤了一声,倒是对方乾元道:“方师弟,你别看他说得夸张,但其实,还真有那么些弟子,去过这个比武大会后,就定亲或者成家了,好的人才,到哪里都有人追捧。”

  “不过……”他话锋一转,却是又严肃道,“如果表现不佳,甚至太早就被淘汰,对比别人风光,就能看出差距了,到时候,可千万也要能够受得起打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