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已成定局?

御灵真仙 +A -A


  方乾元目标是为父母姐妹报仇,同时摆脱寒微宿命,见识世间风景,自然不可能和人计较什么大功小功的虚名。

  但他此时已经知道,大功会有上品灵物的奖励,而这上品灵物,几乎是他目前为止,唯一伸手可及的重要利益。

  这种利益,绝对不能白白拱手让人。

  宫原和韦文未必清楚方乾元的想法,但他们都是过来人,自然也明白,一个上品灵物对于草根弟子发展成长的重要性,是以都非常理解方乾元的决定。

  很快,宫原就出手了,他叫人把当日发生之事,加油添醋传了出去。

  几乎一夜之间,整个行院就知道新晋弟子当中出了一个厉害的天才人物,是他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是方乾元有勇有谋,又敢于担当,才拯救众多弟子,避免重大伤亡。

  这件事情,原本就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无论台上台下,明里暗里,都无懈可击,不少当事弟子都曾目击,过后也问询归档,签字画押,做了记录。

  与此同时,一些不上台面的流言,也开始传扬。

  “嘿,你们听说了没有?叶长老看方乾元不顺眼,要抹去他的功劳呢!”

  “这不能吧,叶长老什么身份,用得着这样为难人?”

  “你有所不知,这次同时下魔窟历练的,还有另外一个天才弟子,同时也是立功的英雄,那人是叶长老的儿子叶天鸣呢!”

  “什么?还有这种事?”

  “当然了,要不然照你说,叶长老堂堂行院长老,用得着和方师弟计较,还不是舔犊情深呐?他担心方师弟太显眼,把叶天鸣比下去。”

  “那可真是……啧啧……”

  也有人为叶天鸣不忿的:“什么世道,难道说叶师弟出身更好,父亲也是功德堂长老,就当不起二等大功了吗,凭什么就要被黑?”

  “就是,叶师弟也是立了大功的,完全当得起!”

  “行院要报备大功,不可能一股脑都是二等啊,把他列为三等又怎么了,难道不对吗?”

  “这个……凭良心说,若不是叶师弟的父亲是功德堂长老,还真不好评判他们功劳大小,这次确实有些……那个啊!”

  “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艮丁苑,一群新入门的弟子也都围住方乾元,纷纷关切询问。

  “我没事,功德堂也不会无故抹杀弟子功劳,大家都不要乱传了……嗯,就是这样,放心好了。”

  方乾元自然明白,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于是统一口径,对众人说道。

  功德堂,阁楼中,叶厉也正召集叶天鸣,巴明,罗德,黄莺,柳晓月几人,商谈相关之事。

  罗德几人,正是当日陪同叶天鸣一起下镇魔窟历练的行院弟子,他们几个都是叶厉一系,功德堂门下的执事,对于功勋评判,弟子名声之事,更为敏感,自然而然,也察觉到了行院之中兴起的这些风波。

  “叶长老,有人想黑我们呢,您看,是不是那小子听说了什么,不服之下,狗急跳墙?”巴明冷笑说道。

  他的资质不是太好,全凭叶家支持和栽培,才能突破六转瓶颈,晋升到七转。

  他也是草根出身,甚至比一般弟子还要贫寒,更能体会被人看轻,无视的辛酸,对叶家,也是感激之极,忠心耿耿。

  加上一直以来,他都看着叶天鸣成长,几乎把他当成自家兄弟一般对待,自然不会对方乾元有好感。

  相比之下,罗德,黄莺,柳晓月就平和多了,只是略显担忧,问道:“叶长老,我们也不要声明一下,根本没有抹黑功勋弟子,吞掉别人功劳的事情?”

  叶厉轻轻摇头,抿了一口茶,对他们说道:“你们啊,还是太年轻了,现在只是一些风言风语而已,还不是真正的刀光剑影,着急什么?”

  叶天鸣沉默一阵,亦是道:“无谓之举。”

  叶厉道:“天鸣,你能这么想就好,须知功勋评判,乃是宗门出于激励弟子考虑制定出来的规矩,本质上,还是为了维护体制稳定,只要你表现出比那方乾元更大的价值,这个二等大功,就是你的了。”

  他一席话,就道出了宗门赏罚的本质。

  这是为了维持一定秩序,保持良好竞争机制的做法,跟事实如何,并没有多大关系。

  之所以要基于事实,不过是为服众而已,这同样是秩序的一部分。

  有的时候,一些知名高手,优秀人才,明明没有做过什么,但各种奖项都接踵而至,就是这个原因。

  叶天鸣的功勋会不足以服众吗?

  叶厉是一点不担心,单凭他和虫王交战,就足以服众了。

  “宫原和方乾元他们,跳得再欢也没有用!”

  “至于其他人,事不关己,说说又怎么样,不会上心的。”叶厉道,“倒是其他牺牲,受伤弟子的优抚之事,要尽快办妥,这个才是本堂彰显公正之处。”

  “是!”众人心悦诚服应道。

  时间很快过去三日,宗门特使终于来到了苍山行院。

  普通弟子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方乾元等人,却很快就从宫原口中听说了。

  下午时分,宫原再次把他招到钦天堂,道:“特使想要见你,到时候,和我一起去吧。”

  “宫长老,情况不容乐观?”方乾元见宫原神色不对,开口问道。

  宫原道:“是有些不太乐观,我已在院里为你据理力争,但大多数长老,还是认为你修为不如叶天鸣,立下的功劳也不可能有他大,所以都赞成功德堂的安排……”

  他很快又安慰道:“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无论最后结果怎样,一个三等大功,还是跑不了的,这样也有中品灵物的奖赏,加上行院例常发放的青眼苍狼,你就有至少两个中品灵物可用。”

  他并没有告诉方乾元,当日之事,只是一个参考的依据而已,其实并不非常重要。

  评判功勋大小,也不全凭事实,而是大众所能接受的说法。

  如果方乾元表现出了足够的价值,那么,不要说曾经力挽狂澜,就是稍微沾上点边,长老们也会想办法帮他解决。

  但方乾元只是宫原的门人,又不是他们的门人,何必那么上心?

  因为一个草根弟子得罪叶长老,得罪叶家,怎么想,也没有交好对方来得明智。

  方乾元听到,却是目光闪动,突然问道:“宫长老,宗门特使在这一事中,有多大的话语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