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争功风波

御灵真仙 +A -A

  在院主和诸多行院高层,弟子的努力下,这场突发的灾难,终于得以平息了。

  方乾元等人回到地面,抬头看看蔚蓝的天空,不禁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他们小队,幸运地没有人牺牲,只有韦武又再一次不慎受伤,就连丁龙,也被骨矛擦伤,但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修养一段时日,也就完全没事了,若是得到丹药和法术的治疗,还能好得更快。

  方乾元于是和他们商量,先回宫长老处复命。

  正好这时,宫原也派人来找他们。

  他听说了这次的事情,同样心中焦急,但行院对他另有安排,因此没有随同征战,而是留在地面坐镇和调度,直到方乾元等人出来,才知他们平安无事。

  不但平安无事,方乾元还晋升突破,实在令他欣慰不已。

  宫原找过之后,又是行院的执事弟子找来,这一次,却是为了询问事件的详细经过。

  让人意外的是,他们竟然要求五人分开,单独询问。

  方乾元皱了皱眉,但也没有多说什么,便按照他们要求单独接受询问,把整件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执事弟子时不时问及各种细节,还一边问一边手抄记录,末了,把一大叠的记录放在方乾元面前,要他签字画押。

  方乾元翻开看了一下,没有什么问题,便照做了。

  “方师弟,你那边情况怎么样?看来行院是真要花大力气调查清楚了,竟然搞得那么严肃!”等到方乾元出来,丁龙那边差不多也已经好了,走上来对他说道。

  “看来,行院是想做点什么文章。”韦文却是若有所思。

  “韦师兄,你的意思是?”丁龙好奇问道。

  韦文道:“你们想啊,这次闹得这么大,内院弟子都死了四个,伤了十多个,还有各种灵物战死,院里的长老,管事们,能不着急上火吗?所以他们得想办法补救,把坏事变成好事。”

  “怎么把坏事变成好事?”丁龙听得津津有味,连忙追问。

  “当然是竖立榜样,讴歌英雄了!牺牲弟子是坏事,但出了英雄,就是好事了,宗门不但不能处罚,反而还得嘉奖慰问!”韦文道,“方师弟,这次你恐怕是有福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也会被列为功勋弟子,得到丰厚的奖励!”

  丁龙恍然大悟:“对了,那些弟子问得特别仔细,我也把方师弟主动引开妖魔,帮我们转移的事情说了,其他人想必也都会说吧。”

  韦文道:“那就是了。”

  方乾元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他当初主动出头,也只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

  当时大家都被困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谁都逃不了。

  事情的发展,并没有超出韦文预料,很快,行院上下,就开始风传有人在魔灾爆发期间力挽狂澜,为争取时间,减少伤亡,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行院要大力进行嘉奖。

  但第二天,宫原又把方乾元和韦文找去,满面寒霜道:“你们当时是怎么跟功德堂的弟子说的?”

  韦文惊愕了一下,道:“我们就据实说的呀。”

  方乾元也看出气氛不对了,问道:“宫长老,发生了什么事?”

  宫长老道:“说起来,这还跟你利益密切相关,我本来想通过这次机会,给你运作行院扶持,解决下一步修炼所需的灵物,但却没有想到,居然叫叶厉那老小子给阴了一把!”

  韦文听到这个名字,顿时福至心灵,明白过来:“宫长老,您的意思是,功德堂把方师弟的功劳给抹了?”

  宫长老冷哼一声,道:“他们敢?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就算他是功德堂长老,难道还能一手遮天不成?”

  旋即却又无可奈何:“但他毕竟执掌功德堂,想要上下其手,实在太简单了,这不就准备把乾元的二等大功降成三等吗?”

  宗门规制,功勋分一二三等,又分别有大功,小功之分。

  一般而言,大功必须的是重大战功,或者其他关系宗门行院重大民生利益的事项才能获得,小功就容易多了,勤勉执事,任劳任怨几年,多多少少,总能捞到那么一两个。

  不过宗门严格控制大功评判,就是因为,其对大功贡献者的奖励也异常丰厚,一般行院弟子获得大功,是要通报宗门,严厉审查,杜绝冒功舞弊,才能确定的。

  宫原道:“我原本的打算,是趁这个机会,给你解决后续修炼所需的灵物,这样你就可以更快成长起来,但被叶厉这么一搞,功劳降等,能够获得的灵物也要跟着降等。”

  “简单说来,就是原本有机会给你弄到上品灵物作为奖励的,要被降成中品灵物了!”

  听到这话,方乾元自己都还没有说什么,韦文倒是叫了起来:“怎么可以这样?方师弟冒着生命危险做了那么多事,还要被黑掉功劳,这是什么世道!”

  宫原冷哼道:“你以为天下冒险,做事的,就只有他一个吗?人家儿子叶天鸣也和虫王战斗了,还击伤了虫王!”

  韦文这才意识到,事情没有自己想象那么简单。

  没有错,这次弟子当中的功臣,并不仅仅只有方乾元一个,还有叶天鸣呢。

  如果说叶天鸣只是个纨绔恶少,宫长老可能还没有那么头疼,无论平时的风评,还是其他弟子的供述,都能用来说服宗门派下的巡查使者,把二等大功分给方乾元,但人家也是天之骄子,而且还确确实实作出过贡献,那就难办多了。

  世间最难断的,就是这种模棱两可的事情。

  “乾元,你是怎么个想法?这关系你自己切身利益,你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宫原颇感头疼,索性问方乾元。

  “如果你想争的话,我这边可以帮一帮忙,但不怕实话告诉你,因为事情有些棘手,我能给你的支持力度有限,如果你自己都不想争的话,那就干脆算了,我会想办法和叶厉私下里谈谈,让他在别处地方给你一些补偿,但肯定没有上品灵物来得那么好。”

  方乾元沉默一阵,开口道:“宫长老,我觉得自己作为,并不愧对二等大功,那就尽力一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