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你行你上啊

御灵真仙 +A -A

  凡人强者,最多不过一跃十丈,力达千钧,能够施展一些简单的五行法术。

  但就是这等层次的力量,也足以胜过绝大部分人阶生灵。

  而其中,九转修为,已然接近于人阶极限,甚至因为这头坤麟虫王的种族特性,体型优势,拥有可堪比拟巅峰修为的实力。

  首先不论其他,光是三丈以上的巨大体型,已经无懈可击,由此而带来的庞盛气血,厚重外壳,更是使得其皮糙肉厚,不易击杀。

  刚才叶天鸣的攻击,就印证了这一点。

  其次是它作为虫王,可以召唤和驱策其他坤麟虫的能力,堪比御灵师当中的显化道修士。

  它自己就自带一支小型的甲虫妖魔军团,加上其他种族的其他妖魔,如何不让人绝望?

  最要命的是,这坤麟虫王,竟然还修出了魔元罡煞!

  这魔元罡煞,是和那些异人种族所修血煞斗气相似的魔属元气。

  无论什么种族,修为的妖魔,一旦修炼出了斗气或者魔元,立刻就要成为妖魔当中的精英,强者中的强者。

  因为这意味着,它已经踏入修炼之途,堪称妖魔当中的修士。

  坤麟虫乃是虫种,开窍不易,一旦有所成就,实力更比寻常异人强大。

  “这虫王,很强!”

  方乾元看到叶天鸣被魔元罡煞震飞的这一幕,心中同样震惊。

  “要怎么战胜这种敌人?”

  方乾元心中飞快思索。

  拼体魄和力量?

  不用想了,那么大的虫子,压都压得死人,和它拼体魄力量,无疑就是找死。

  拼兵力数量?

  在场所有行院弟子和召唤的灵物加起来,都还不及妖魔数量的一个零头多,双方数量对比,甚至有可能悬殊到三十倍,五十倍以上!

  拼修为和秘法?

  这虫王也踏上了修炼之途,可不是那种平凡的虫子。

  甚至就连靠着智慧取胜,恐怕都不容易。

  虫种智力没有人高,但既然踏上修炼之途,那么,想必也开启了灵智,简单的陷阱或者计谋,根本无法起效。

  而且仓促之间,众人也没有办法算计它,各种条件都利用不起来。

  叶天鸣同样拿它没有办法,只能和孔师兄一起,徒劳地游走,缠斗。

  但旁边干扰他们的妖魔,实在太多了,很快,就连巴明,吴龙杰等几个高手,也不得不投入战阵,冒险靠近,一起帮忙。

  伤亡就在这时候发生。

  随着一声惨叫,一名阵前作战的弟子,手臂被巨蚁咬伤了,很快,旁边的酸蚁喷了他一口,身上滋滋作响,如同烤焦。

  他身上裸露出来的皮肤,很快就如同油炸一般,当场熟透。

  另外一名显化道的弟子也闷哼一声,吐出鲜血,当场瘫软在地。

  他性命交修的主修灵物,被异人首领斩杀了,随着灵物溃散,他也失去依仗,被另外的妖魔欺近,重重一击。

  要不是身旁同门拼死救护,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紧接着,又有另外几名弟子各自负伤。

  后方休息的弟子见状,连忙顶替他们冲了上去。

  就连方乾元也要上阵了,他凭着蜕变之后的强大体魄,接连施展战技,片刻功夫就斩杀十多头妖魔,表现令人震惊。

  可即便如此,也只是杯水车薪。

  他们再努力,也只能暂时抵挡一阵,无法逆转战局。

  米师姐在后面急得满头大汗,但却只能挑选伤势最重的几名伤员来治疗,其他负伤弟子,都是草草包扎处理一下就了事。

  她的治疗法术,需要足够灵元催动才能快速生效,这会儿功夫,远远不够救治所有人。

  又过了一阵,两名弟子躲闪不及,相继被巨狼咬破喉咙,当场战死。

  他们的队友痛呼怒喊着,想要上前抢回,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妖魔蜂拥而上,片刻之间,就把两具尸体撕得四分五裂,当场分食!

  血腥的场面,深深震撼了一些意志不坚的弟子,战斗变得越发艰难起来。

  “他娘的援兵怎么还没有来?”

  “完了,这回真的要完了啊!老子怎么这么倒霉?”

  “呜呜呜呜……我……我还不想死啊!”

  绝望开始孳生,不管新老弟子,面对这种情况都难以保持冷静。

  方乾元却似乎是一个例外,他依旧还在观察局势,尝试寻找扭转乾坤的机会。

  突然,他把目光投向那道通往石门的黑色漩涡。

  它位于地下洞窟的一侧,连通着长长的通道。

  之前大家不往那边走,是因为妖魔从里面不断涌出,但如今,妖魔被吸引到了这边,反而变成逃生的去处。

  方乾元当即说道:“大家别慌,我们还有机会,只要想办法逃到对面通道去!”

  “方师弟,你说什么,逃到对面通道去?”韦文等人听到,吃了一惊。

  “不错,镇魔大阵的设计,原本就是从外往里易,从里往外难,那边的通道,已经没有多少妖魔了,如果能够转移成功,就算更外面的石门仍然封闭,我们也可以扼守要道,限制妖魔大军。”

  “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坚持更久,伤亡更小,坚持下去,就是胜利!”

  “你说逃就逃,哪有那么容易?”一旁,巴明也刚退下来休息,听到方乾元这么说,不禁白了他一眼。

  他倒不觉得,这是个坏主意,关键是,这和叶天鸣之前据守原地的决定截然不同。

  虽然他也明白随机应变的道理,但这建议由方乾元提出,还是没来由地反感。

  “是啊方师弟,现在那么多妖魔堵路,也不是那么容易杀过去,别看我们现在还能守得住,但都是靠着大家结阵轮替,一旦说要撤退了,是会出乱子的!”韦文说道。

  “我明白,原地固守和转移起来完全不同,但只要有人能把妖魔主力引开,一定能成功的。”方乾元既然开口提议,自然已经考虑周全。

  这话一出,旁边几名师兄师姐都不由得用异样的目光打量了他几眼。

  没有想到,这个初下镇魔窟的师弟面对危局,不但不慌张,反而还提出了有用的建议。

  想到方乾元的天才之名和之前奋勇杀敌的表现,众人对他不由得再次高看了几眼。

  巴明却没好气道:“这不是废话吗,要真有人能引开妖魔主力,其他人当然可以趁机逃了,但谁能做到?你吗?光说有个卵用,你行你上啊!”

  他最看不得这些拥有天才之名的弟子乱提什么建议,好像很能似的。

  不料方乾元点了点头,认真道:“我确实就是打算自己上的,我有办法做到,各位师兄师姐,你们记得,一定要抓住机会。”

  这话一出,所有听到的人,尽皆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