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主导之权

御灵真仙 +A -A

  “来路被堵住了!”

  韦文见状,无奈地叹息一声,说道。

  方乾元很快也了解了情况,原来整个镇魔窟异界洞天,是类似葫芦的结构,最底下的就是作为魔域的异界洞天,上面是历练之地的前几层,葫芦嘴就是出入口。

  现在他们,就是被困在葫芦嘴边,那道石门前的空地上。

  虚空潮汐把大批妖魔冲刷到了上面,魔窟之内,也随时都有妖魔出没,这边反倒成为了唯一的安全之地。

  这还是因为大阵结构,要注意保护挪移法阵的缘故,使得空间结构最为稳定。

  不过,正如刚才,众人也在这里和妖魔战斗,仍然会有妖魔不断出现,随着虚空潮汐的持续,积聚的妖魔越来越多,迟早会有强大妖魔,能够带着它们打破壁障,渗透进来。

  众人也不可能穿过这里,回到那道石门前,那里已经有成千上万的妖魔了,贸然冲上去,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唯一的办法,是在这里坚守,等到行院反应过来,集中力量消灭妖魔!”

  “我们就在这里看着,如果漩涡那边妖魔数量减少,就说明石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我们有援军了,那时候才可以过去!”

  众人简单商量一下,只能留在挪移法阵附近等待起来。

  又过了一阵,陆陆续续有落单的妖魔出现,被他们轮换着消灭,然后,其他人也相继回来了。

  这次镇魔窟历练,合计三十六人,共八个小队,终于全部到齐,但众人看了一下,发现好几个人都和韦武一样受了伤。

  “还好,我们有米师姐在!”

  “让让,都让让,米师姐回来了。”

  最后一个小队回到的时候,有人叫道。

  方乾元看了过去,只见一名穿着墨绿衣衫的女子走了过来。

  她对众人道:“你们先把伤员集中起来。”

  然后便结纳兵字之印,以回春草的力量加持自身。

  回春草是草木之灵的一种,原体拥有类似人参植株的外形,茎直且长,叶呈掌状,伞型绽开。

  随着米师姐运转其力量,两掌间,如同叶片的绿色灵纹浮现,浓郁药香扑面而来。

  米师姐轻掂莲指,片片草叶凭空浮现,化作绿色气雾钻入伤员体内。

  很快,这些伤员身上伤口飞快愈合起来,已然是宛如新生。

  米师姐紧接着变招,这次却是另外一种水蓝颜色的莲花状灵纹浮现。

  这是一种名为元莲的草木之灵,拥有与回春草截然不同的功效。

  随着蓝色光芒没入灵物体内,那些受伤萎靡的灵物很快也恢复如初,变得抖擞起来。

  灵物化身,本质上就是灵元构成的躯体,这种元莲能够生成纯正灵元,用在灵物身上,便是如同再造,无论什么伤势都能恢复。

  众人在一旁看得惊叹不已。

  “果然不愧是第一辅助的药师,若不是资质要求极高,我都要想兼修了。”

  “得了吧,你又不是米师姐那样的天才!”

  “对呀,就算你当了药师,那又怎样?普通灵物根本没有治疗的能力,就算有,效果也是鸡肋,起码得像米师姐那样通灵上品的灵物。”

  方乾元看到这一幕,同样暗自感慨。

  这就是御灵师和灵物配合的力量,光有御灵师不行,还得依靠相应的灵物。

  治疗完毕之后,米师姐似乎也把灵元消耗了不少,便在队友保护之下,退到一边休息。

  其他队伍的师兄师姐,开始围成一团商议对策。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些过激的话语,商议变成争执,声音都大了起来。

  方乾元远远旁听了一下,结果发现,那些师兄师姐们争执的,是接下来如何应对的问题。

  有人认为,不能在这里傻等,外面要打开大门,杀光通道中的妖魔,至少也得花上大半天时间,理应组织人手,尝试往上进攻。

  有人则认为安全第一,既然这里暂时没有妖魔,那就没有必要贸然行动。

  行院之中,那么多的精英高手,管事长老,不是白搭,贸然行动反而遭殃。

  也有人把意见折中了一下,提议先试试看,发现情况不对,再退回来。

  “真没有想到,到了这时候,大家还在争吵!”丁龙看着韦文也在代表自己这一支小队据理力争,不由说道。

  方乾元闻言,却是若有所思。

  这些师兄师姐们,当真不知情况紧急,大家要团结一致,才能度过难关吗?

  不可能,大家都不是浑人,怎么可能那么愚蠢?

  但大家知道要团结一致,就会放弃自己主张,无怨无悔,听别人的话吗?

  更不可能,大家都不是圣人,怎么可能那么高尚?

  无谓之争,由此而来,实在是正常不过。

  而且有几名实力较强的师兄师姐,似乎在隐隐争夺着主导之权,试图把所有小队的行动,都按照自己意思安排。

  这次若是能够带领大家度过难关,毫无疑问会威信大增,行院也必然会有重赏激励,甚至今后资粮分配,升迁任用,都有好处。

  这就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原本以方乾元的年龄和出身,是不可能知道那么多的,但他恰好有个曾经是御灵师的父亲,幼年期间,便听他讲述往事,提及不少见闻。

  方乾元素有早慧,从中品味出不少道理,自然能够有所察觉。

  但就在他以为争论还要继续下去的时候,却突然见到,叶天鸣站了出来。

  “各位师兄师姐,请听我一言。”

  “天鸣,你想说什么?”一名叫做吴龙杰的师兄面色微变,说道。

  “我们不能再这样争执下去了,还是尽快统一意见为好,这样吧,我们八支小队,各派一人表决,赞成留在这里防守的占了多数,其他小队就算不愿,也得少数服从多数,不得擅自行动,如何?”叶天鸣直接就将了他一军。

  “这个主意不错,依我看,就按照叶师弟说的做好了,我冯宝第一个赞成!”旁边立刻有人说道。

  他倒是全无心机,一心只想尽快决定的样子。

  韦文犹豫了一下,也道:“我们这边赞成留下,毕竟还是安全第一。”

  紧接着又有另外两个小队的队长同意了留下。

  吴龙杰面色一阵红一阵白,良久才道:“好,留下就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