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惊动长老

御灵真仙 +A -A

  方乾元从未试过,能够以一只迅鹰的形态,飞翔在宽广的天地中。

  虽然他不是亲自尝试,但以迅鹰之灵的视野共享法门,同样有种自己在翱翔的错觉,几乎是身临其境。

  不过很快,他就感觉到,四周的天空似乎被一层锅盖般的无形罡气所笼罩,迅鹰陷入其中,飞行越发吃力,连忙降了下来。

  俯瞰山谷,除了那些普通弟子居住的房舍几乎没有遮掩之外,其他地方,都被一团团的奇怪云雾所笼罩。

  方乾元知道,那是苍山行院内部的护山大阵,杜绝敌人的侦察手段。

  而且除了御敌之外,高阶御灵师们也有许多不愿为人所知的隐私,自然而然,需要保护。

  方乾元记得,院规之中,就有不许随意施展此类力量的规定,连忙操控迅鹰下降。

  但就在这时,西边的天空,突然有一道青芒飞来。

  那是一只比方乾元的迅鹰之灵还要大上不少,身姿也更加神俊的迅鹰出现,口吐人言道:“你是谁,为何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方乾元不知如何让迅鹰说话,只得沉默以对。

  却不想,这让对方以为他是细作,顿时大怒,一口就啄了过来。

  痛!

  通灵仪式完成之后,灵物与御灵师之间,已然是建立了性命交修的奇异联系,虽然这种联系,是御灵师处在主动地位,即便灵物战死,自身也不致命,但痛苦和难受,却是在所难免。

  方乾元的迅鹰被对方一口就啄出个拳头大小的伤口,没有鲜血飞溅,却是青色气雾翻腾,不断流溢而出。

  灵物身躯是由灵元所构成,方乾元又是初学乍练,顿时便感觉有些难以维持了。

  不过他再次运转灵元,竟然把那受伤的迅鹰之灵维持住,朝自己身体冲了回来。

  迅鹰的速度很快,片刻之后,便落回体内,重新回到灵海蕴养起来。

  方乾元这才有种石头落地,终于踏实的感觉。

  只是,灵物的状况似乎萎靡许多,真被那一口给啄惨了。

  “咦?”

  看到这一幕,天上的迅鹰却是发出一声惊疑不定的嘀咕,迅速来到方乾元头顶。

  “你是艮丁苑的新弟子?”

  方乾元苦笑道:“这位师姐,我的确是新入门的内院弟子,这是我的腰牌。”

  他猜测这人是负责巡逻的行院护卫,至于称呼其为师姐,却是因为,对方灵物口中发出的,竟然是婉转动听的女声。

  这并不稀奇,灵物口吐人言,多半是主人以御灵诀当中的借法之术所控制,能够完美复制本人音色。

  其实方乾元之前使用的鹰目之术,也是借法之术的一种运用,但他刚刚无师自通此术,却是还来不及学会控制其开口说话。

  “啊!”这迅鹰人性化地抖了一下,“真是对不起,师弟,我错了!你千万不要向院里投诉,不然我就惨了!”

  迅鹰急急地绕方乾元飞了几圈,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方乾元有些无语,他根本不知道,这是谁人的灵物,又怎么去投诉?

  再者,是他犯了行院规矩在先,还真怕惹上麻烦。

  只好道:“师姐言重了,你尽忠职守,并无过错。”

  “师弟,你真是太好人了!”迅鹰又再转了几圈,这才一副后知后觉的模样,惊讶道,“对了,看你的腰牌,应该是昨天才入门的弟子,怎么就已经学会召唤迅鹰了?还有,你的灵物,竟然能够受我一击而不散!天呐,我想起来了,你是刚刚蓝师姐说过的方乾元,你们刚才就在这里传功,难道这一转眼的功夫,你就都学会了?”

  这迅鹰的主人似乎听说过方乾元,竟然能够说出蓝梅传功的事情,只见她操控迅鹰急急离开,正在方乾元暗自奇怪时,很快又领着另外一只迅鹰飞了过来。

  这一回,不用分辨声音,方乾元就隐约感觉,它的气息似曾相识。

  “方师弟,晴儿说你已经能够召唤迅鹰了?”那头迅鹰口吐人言,严肃说道,果然是蓝师姐的声音。

  方乾元略作沉吟,点点头,道:“不错。”

  他要摆脱寒微,成为强者,报仇雪恨,都需要资粮,而资粮,不会凭空而来。

  除了自己努力之外,宗门的栽培也是关键。

  方乾元自问,自己没有显赫的出身,想要得到重视,就必须表露出足够强大的天赋。

  他并不打算藏拙,而是堂堂正正,以绝顶天才的姿态凌驾于所有弟子之上。

  所以,无论心知这一表现有多么惊世骇俗,他都承认下来。

  而且御灵师的侦察手段层出不穷,整个行院都处在监视之中,底下弟子闹出的动静,高层若是有心追查,又岂能不知?

  所谓锥处囊中,其末立见,该表现的,还是要争取表现,只有核心的秘密,才需要隐藏。

  “简直不可思议,你就这么学会了?真是绝顶的天才!”蓝梅果然被震惊了,连忙说道,“你快来钦天堂一下,我们在这边等你,对了,宫长老就在我身边,他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说要亲自考校你!”

  事实证明,蓝梅和宫原,比表现出来的还要更加,不等方乾元去到钦天堂,就自己跑来了。

  宫长老方乾元也见过,正是昨日通灵大典上,坐在台上的一名清瘦中年,看起来斯斯文文,但眼神却很亮。

  他一见到方乾元,便迫不及待地要他展示。

  方乾元依言照做,结果把蓝梅和宫原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应该让你和新晋弟子一起学功课了,这简直就是浪费!”沉默了良久,宫原终于才回过神,略作思考,下定决心道,“接下来,你的功课和教习安排,由本长老亲自负责。”

  方乾元展露出来的天赋,让他联想到了许多,但无论如何,这种天赋,都是不可浪费的存在。

  他已经由之前的观望态度,转变成为下定决心重点栽培,而且还要亲自照看,不容许这个过程有一丝差错。

  天才,就应该得到应有的重视。

  蓝梅在一旁听着宫原的话,不免再次震惊。

  她艳羡地看着这位略显错愕,但很快就恢复平静的小师弟,隐隐预感到,这次他怕真是要一飞冲天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