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回归上界

娘子,你无情 +A -A

    碎星能感受到,柳云止是认真的。

    它第一次觉得,以前的柳云止那么可爱那么温柔。如今这位,是位魔头。

    大雨刷刷的下着,柳云止就那么站在雨中,目光深沉的看着面前的墓碑。

    ——亡夫柳氏云止之墓。

    夫?

    他神色讥讽至极,反而给人一种难掩的苍凉。

    他们曾经相濡以沫,最终却拔剑相向;他们曾经认真相爱,最终依旧你死我活。

    这世间究竟有什么是可信的,有什么是能信的。

    碎星寥寥柳摇摇,尸海骨山血如涛。翻手乾坤风云涌,覆手兴衰止眸中。

    原来,我只能做那个高高在上的柳云止。一旦走下神坛,便万劫不复。

    云如、云如!

    柳云止拂袖挥过,被碎星尾巴抽走的泥土重新将坟墓填上。

    他嘴角勾起,声音轻柔阴寒:“我的夫人,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他的手下意识抚上胸口,那里的疤痕已经消失无踪。

    那股剑气凝结的利剑就那么穿透他的心脏,绞杀他的灵魂。能有如此强大威力的剑意,他的如儿还真是天赋极高啊。

    对了,他能活过来也全靠当初她给与的生命之基剩下的能量啊,再加上阴阳芝护着他的神魂才得以幸存。若娘子知道他没有死,会不会‘很高兴’。

    柳云止眼里满是恶意,周身黑暗的邪气让人如临地狱。

    他看着房屋院落的布置,点点滴滴都是他的心血,曾经他们相爱,畅想过未来,他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如同普通凡人一样……

    柳云止的目光非但没有以前的半分暖意和痴恋,反而幽黑冷寂如悬崖下忘不见底的深渊,充满了森然冷意。

    他的步伐非常缓慢,似乎想要将什么记在心中,又似乎想要将什么忘记,直到来到后山荒坡。

    漫山杜鹃开得依旧灿烂,即使被雨水冲刷,也显得更加娇艳。

    啼血杜鹃。

    柳云止恍然,哈哈哈,好,真好啊。我今日才知道曾经所有的美好都只是我一人沉浸,而你一直都是局外人。

    节制的爱!

    呵。

    手腕上,碎星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要回上界吗?”

    至于柳暗,他完全不敢提。以柳云止现在的状态,提了等于将那孩子送上死路。

    柳云止垂头,俊美的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黑白分明的眼里满是恶意。他的声音很低哑,有着眸中让人头皮麻浑身冒冷汗的鬼气。他说话的时候,语调很缓很慢,带着眸中奇异的韵律。

    “怎么不回!我的娘子可是在上界啊。”

    碎星沉默许久,才小心翼翼问道:“是直接回宗门吗?”

    柳云止嘴角勾起,绽放出一个古怪诡异的笑容,周身死气环绕,黑白分明的眼里鬼气森森,似乎有强烈的怨气冲天而起啊,将这一方世界,晕染的好似鬼蜮之中!

    “当然是去剑道宗为宗主贺寿了,我啊,真的很想见见我心爱的娘子呢。”

    ——我之前感应到你身上的剑气,待你跟我一同回去上界,便拜入剑道宗最好。那里是上界剑修圣地,宗主也是剑修大能且与我太一仙宗交好。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可是他们曾经计划好的啊。

    轰隆隆。

    雷声响在耳边,像是上天的咆哮,又像是雷公的愤怒。

    咔擦。

    闪电闪过,此处只剩下一座荒凉的坟墓。

    这世上,每个人都有执念,执念太深便是劫,度不过便偏执入魔。

    修真界,剑道宗宗主大寿,大小宗门纷纷前来祝贺。

    云层之上,一叶美轮美奂的云船正急朝着剑道宗赶去。

    云船周身刻着朵朵琼花,远远看去,纯白绵软,如同周围的白云。船头桅杆上挂着一串不知什么材料做成的风铃,这串风铃被大风吹拂却并未有任何响动。

    在船上,有四人盘膝坐在其中。他们看上去男的俊美女的漂亮,都身着绣着琼花标志的白衣。

    “韩师兄,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坐在韩如临身边的付鹤桐轻声问道。

    韩如临看她偷偷摸摸的模样有些好笑,他声音温和疏离道:“还要三天,毕竟我们不是剑修可以御剑。”

    云舟的度慢了些倒也无妨,刚好能赶上寿辰。

    宁息睁开眼看了两人一眼,目光落在稍稍靠前的白轩身上,嘴角勾起,带着莫名的讽刺:“没想到白师兄竟然连付师妹都带上了,这可真是让人意外。”

    白轩眼睛都没睁,完全当宁息是透明的。

    宁息脸上的笑容没有任何改变,连眼神都没起半分波澜。白轩的态度一直都是如此,他若生气早就气出好歹来了。

    他眉宇轻蹙,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也带着浅浅的不安:“此次前往剑道宗,若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还望白师兄提点一二。”

    白轩他依旧沉默,他呼吸都没有半分改变。

    两人私下的暗斗都已经摆在明面上了宁息还这么装模作样,说实话白轩觉得有点方。他本就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尽管大师兄教导过他,让他将这明显的缺点改掉。但不知为何,每次看到宁息那张脸他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一边的韩如临莫名觉得尴尬,摸摸鼻子开口打圆场:“宁师弟不必担忧,一如往常即可,我等只是……”

    话还没有说完,清脆的风铃声响了起来。

    所有人瞬间警惕的站起身,这悦耳的铃声并没有让他们放松心神,反而一个个都握住了腰间的法器,浑身灵力涌动。

    “警世铃居然响了。”付鹤桐紧握着手中的月纱一瞬不瞬的盯着前方。

    韩如临神色凝重至极,他偏头对着付鹤桐嘱咐道:“一会儿若生什么事,付师妹不要离我太远。”

    “是,韩师兄。”

    白轩目光若有似无的划过宁息身上,看到他眼里划过的一丝惊讶疑惑的皱了皱眉。

    看样子,并非是宁息的计划。

    能让警世铃响动,必定是强大的杀气、魔气或者怨气。不管是哪一种,来人实力定然深不可测。

    正在白轩苦苦思索究竟是谁这么大胆拦截太一仙宗云舟时,一道熟悉却又显得陌生的声音响起:“真是——好久不见了。”

    随着这声音的出口,这一片天地之中的气氛,一瞬间变的诡异而阴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