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我错了吗?(三更求订阅)

娘子,你无情 +A -A

    ps:作者知道有很多盗版存在,但还是希望看到的小天使能支持正版,支持窝,谢谢大家了。

    舞如是抬头与心魔相对,她清晰的看到心魔眼中的自己,无情无欲,无悲无喜,无忧无怖,冰冷决绝:“你在激怒我,逼我杀了你?”

    “逼你?”心魔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精致的脸上挂着嘲讽的笑意,语气也满是讥讽和揶揄:“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逼迫,所有的决定都是由你自己选择的。如果真的心性坚定,任何人都无法逼迫你做任何事情。相反,只能表示你也不过尔尔,所以只能妥协。”

    “所以,你是准备妥协了吗?”心魔神色讥诮冷漠,语气却满是蛊惑:“认为自己是在被逼迫下才做出决定的人,只不过是连自己的内心都无法面对的胆小鬼罢了。舞如是,我知道的,你一直都是个胆小鬼。”

    轰隆!一块块大石砸下,高耸的山崖开始坍塌,如同舞如是的心。

    心魔眸光一闪,就这样,慢慢的否定自己,否定一切。

    “我错了吗?”舞如是站在悬崖边,大风凛冽,仿佛下一瞬便能摔下悬崖,粉身碎骨。

    心魔低声轻语,惑人魔魅:“你觉得呢,你一直以来坚持什么?”

    舞如是神色有些茫然:“坚持……成仙。”

    心魔徐徐说道:“你成仙为了什么?”

    舞如是眼里的茫然更重:“为了更好地活着。”

    “可你在成仙的路上却让自己活得更累,你若为了成仙舍弃了所有,等你真的成仙后,你能活得好吗?”心魔近乎质问的态度让舞如是慢慢垂下了头。

    许久之后,舞如是声音缥缈的问:“所以,我错了吗?”

    “你觉得呢?上辈子为了成仙,你跟宁息在一起后想要利用他度过情劫,最终要动手时却发现他并非你真正的情劫,但你选择错了没办法回头,只能走下去。毁了无数门派,毁了剑道宗,毁了你自己,你自私的想要这天下为你陪葬。”

    “这辈子你率先发现了柳云止,你清楚的知道他才是你真正的情劫。跟他在一起的三年中你爱上了他,但你害怕。”

    心魔哈哈大笑,笑里满是讽刺:“我说过的舞如是,你是个胆小鬼。你害怕这掌控不了的感情毁了你的道心,改变你一往无前的目的。所以你明明有其他办法可以破了情劫,你却偏偏要杀了柳云止证道。”

    “舞如是,即使重来一次依旧抹不掉你上辈子做过的事情。你狠心地斩断了亲缘、友缘、情缘,你回头看看,自己还剩下什么?”

    心魔的声音像是最锋利的刀,狠狠刺进舞如是的心中。

    “舞如是,即使我是魔,我也没有见过你这么狠心、这么可怕的人。若你真的成功了,成了那高高在上的仙。然后呢,终此一生孤家寡人一个,芸芸众生滚滚红尘,跟你都没有任何关系了。”

    看着舞如是惨白的脸,心魔眸色一闪,说:“你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作为真就没问题吗?斩断执念?可笑,你最大的执念便是成仙!”

    轰隆!

    伏罪崖缓缓地从底层开始坍塌,如同舞如是的心一般,一直以来的坚持正在缓缓垮台。

    “你觉得……我的坚持错了吗?”她没有什么表情,可眼神却无端端地让人觉得——仿佛在哭一样。

    心魔依旧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近乎尖锐的问:“错?你何时觉得自己错了?你努力的想要斩断一切妄念执念成仙,可偏偏成仙便是你最大的心魔。一直以来你都在走着自己认为对的路,你自负的可笑。上辈子都毁了一次,好不容易苍天垂怜让你重生,你还想毁了这辈子吗?”

    “所以,我真的错了吗?”舞如是狭长的眸子满是迷茫,如同迷路的孩子,脆弱而可怜。

    但这次她没等心魔说话,那坍塌地只剩下一角的悬崖竟然慢慢地重组。

    在心魔惊诧的表情下,她嘴角勾起,缓缓地笑了。笑容坚定而决绝,如同一匹孤狼,誓死不回头:“不,我没有错。”

    “我若是错了,为什么没人能阻止我?若这就是错,那就让我错到底,直到……用死亡来证明我错了。”舞如是说着,那坍塌的高崖竟然完全稳住了。

    心魔目瞪口呆,可那双眼里是满满的怜悯:“舞如是,你这个疯子,你还真是悲哀。”

    她怎么都想不到,这人的心性已经强大至此,即使是错误的道,依旧能坚定的走下去,即使再次自毁也无所谓。

    ——大不了拉着整个世界再毁一次!

    虽然舞如是没有说,可心魔却能清楚的感受到她这可怕的想法。

    “舞如是,我是你的心魔,按说你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可我想不通,前世今生,你究竟是因为哪件事,竟然让你变成这副模样。”心魔十分不解,即使上辈子舞如是的下场很惨也不应该变成这副……变态的模样。

    舞如是抿了抿唇,深深地看了眼心魔,云淡风轻的说:“因为柳云止。”

    柳云止?

    心魔不解:“上辈子你见他第一面不已经杀了他吗?你惨死可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没关系?”舞如是将这几个字在嘴边咀嚼了一下,这才意味不明的笑了:“谁告诉你我第一次见他就是在冰渊?就是杀他的那次?”

    看着一脸懵逼的心魔,舞如是好心情的提醒道:“柳云止可是有让人记不清模样的天赋啊!上辈子我第一次见到的可是柳云止,而并非宁息。我动心的人也是柳云止,而非宁息。”

    心魔:∑(っ°Д°;)っ

    “不可能,我一直记得是宁息那个渣渣。”心魔跳脚的喊道。

    舞如是翘了翘嘴角:“宁息早就意识到没有人能记得清楚柳云止的面貌,所以他在祖父寿辰后发现我对柳云止有好感,便利用此事算计我。”

    说到这里,舞如是凤眸里满是寒霜:“上一世,若非我最终发现亲手杀的人是我的爱人,我如何能落得那般下场!”

    心魔傻眼,呆呆地接道:“可你这辈子依旧亲手杀了他。”

    舞如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没有再回答,反而目光灼灼的盯着心魔,心神一动,晶莹的菩提石便出现在手中。

    心魔用尽全身力气才忍着没有叫出来,她故作疑惑道:“那是什么?”

    舞如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目光深邃冰冷如古井寒潭:“哦?你不认识吗?我以为,你们宿敌之间,应该有所感应才对。”

    心魔眼里满是惊骇,似乎完全不敢置信自己的底细就这么被拆穿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