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你这个胆小鬼(二更)

娘子,你无情 +A -A

    戮神峰,靳无缘没有坐在大殿中,反而站在山峰上焦躁地走来走去。直到一股冰凉的剑意拂起耳边的发,他才定下脚步,朝远方看去。

    两道流光划过天际,眨眼间停在了他的面前。

    戚枫与舞如是行礼道:“师父。”

    靳无缘点头,目光落在舞如是身上,神念将人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这才皱眉道:“去伏罪崖静心。”

    短短三年不见,从当初的偏执到入魔,竟然这般快速。

    什么?戚枫猛地抬头,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即使舞如是之前能从伏罪崖安稳的出来,那也是因为心无杂念。而今她刚动手杀了道侣,正是心神不稳之时,若真去了伏罪崖就不一定能出来了。且静心在如是的首刹峰便可以,为何要去那要命的伏罪崖!

    “师父,如是不能去,她……”戚枫想要求情,却被制止。

    靳无缘看向舞如是,目光沉沉、神色不动:“去吧。”

    舞如是颔首,没有丝毫异议。自从发现和尚送给她的佛珠是引妄石时,她便清楚自己已经着了道。

    引妄引妄,执念入心,妄念入魔。

    不然为何非要杀了柳云止,破情劫并不是杀了柳云止一条路,可为何会发展到这种结局。

    究竟是谁在她耳边说一定要杀了柳云止的?

    舞如是眼里闪过一丝悲哀,携带着惊天的剑气朝着伏罪崖而去。

    直到舞如是消失,戚枫才忍不住问:“祖父,我带如是前来是让你想办法解决她心神受创的问题,你让如是去伏罪崖是要逼死她吗?她杀了她的道侣,如今心神不稳,伏罪崖那是什么地方,那里……”

    “够了。”靳无缘沉着脸怒道:“你以为我想让她去吗?可你也看到了,她现在状态不对。”

    “我知道不对。”戚枫说道。

    靳无缘眸光沉郁:“本宗说的不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只看到她心神不稳,却没看到她偏执如狂。你以为她跟你搭两句话就不严重吗?那一身剑气和杀念已经快要将她完全变成一个纯粹理智的疯子。无情无心,无惧无怖。再这样下去,她只有自毁一条路了。”

    “可是妹妹她……”

    “没有可是!”靳无缘十分坚定,他望着伏罪崖的方向脸色十分难看:“如是已经偏执入魔,他杀了自己的道侣!”

    “那又怎样?在修真界为了成仙杀了自己道侣的人还少吗?为何偏偏如是入魔?”戚枫冷声讽刺道。

    靳无缘脸色一变,大骂一声:“混账东西,你妹妹修什么道你不知道吗?那可是无情道!”

    “无情道讲究的是七情不动,以己身定下杀戮法则。而为了不让无情道剑走偏锋成为无心无情只知杀戮的怪物,唯有心中一点情。也就是说,一情引七情,保她灵台一点清明,方可度过难关,否则她连元婴期都到不了,只剩下死路一条。”

    顿了顿,靳无缘深深地叹了口气,说:“我以为能引出如是七情的是亲情,没想到最后反而是情缘。若是情缘也无妨,可偏偏她下手杀了那个让她动心的人。”

    良久之后,戚枫声音干涩地说道:“也就是说,失去了那个引子,如是唯有自毁一条路了……”

    “不!”靳无缘眼里满是冰凉和血腥:“还有一条路,就是你们父亲走过的。被整个修真界的修士围攻,死无全尸。”

    “祖父!”戚枫惊恐的大叫道。

    他父亲修炼无情道最终入魔,也是因为母亲的意外丧生和被人算计陷害,他绝对不允许如是走上与父亲同样的道路。

    “祖父,即使是死,我也定会保护好如是。”戚枫语气坚定道。

    靳无缘嗤笑一声,说:“如是现在有我保护,你小子还是努力修炼。这个世界强者为尊,你强大了,那你说的话就是道理,就是规矩。”

    戚枫狠狠点头,他已经家破人亡一次了,再也不想失去最后的两位亲人。

    他目光看向伏罪崖,只希望如是能扛过去。

    伏罪崖,小小的山洞仿佛万丈高崖,舞如是立于悬崖边摇摇欲坠。

    一阵风吹过,一道白色的身影站在她的面前。

    “我们又见面了。”舞如是看着白影,嘴角终是勾起一个讥诮冰冷的笑意。

    白影弯了弯眼眸:“不是又,我是一直在的。我可是你的执念,你的魔。”

    说着,那双与舞如是一模一样的凤眸眯起,冰冷而妖娆:“想从这里出去,你只有杀了我。”

    话音落下,白影身上的白裙化为火红,她低笑出声:“杀了过去的自己,舞如是!杀了那个与柳云止相知相爱的自己。”

    ——不然,你永远也走不出心魔。

    舞如是垂眸,盘膝坐地,对于心魔的话语置之不理。

    “舞如是,你在害怕吗?”心魔靠近舞如是,声音邪魅的说道:“从你动手杀了柳云止的那一刻起,你便后悔了。舞如是,你这个胆小鬼。”

    “前世是你爱错了人,但你却将错全部归加在宁息身上。只想着若非他百般算计,你也不会爱上他。可说一千道一万,都是你自己有眼无珠,你爱上了一个虚伪的假象。今生是柳云止爱错了人,但你却将责任落到柳云止头上,你觉得他自作自受,是他自己要爱你,要为你付出的。一切都跟你没有关系,是吗?”

    “闭嘴。”舞如是目光森寒,周身剑气激荡。

    “即使因为引妄石,你控制不住自己杀了柳云止,可若你从未兴起过那个念头,引妄石引出的妄念又岂能让你做出那等决定。舞如是,你狠心的可让我意外啊。”

    “住口!”黑白相间的轮回剑陡然冒出,丝丝剑意化为实质的利剑从心魔身上穿过。

    心魔完全不惧,她哈哈一笑,魅惑肆意:“我说中了吗?上辈子你想要成仙,亲手葬送剑道宗,不要亲缘。看着朋友死去,斩断友缘。可让你意外的是,宁息并非你真正的情劫,你失败了。今生你依旧想要成仙,意外遇上了柳云止,于是你杀了他,斩断情缘。舞如是啊舞如是,为了成仙你还有什么舍弃不了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