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证吾道,正己身(一更)

娘子,你无情 +A -A

    男人猛地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朝着结界看去,发现一切如常这才抹了把冷汗道:“你确定是柳云止?”

    左边的男人狠狠地点头:“确定!这两年宁主和白大人因为此事针锋相对,私下里不知暗斗了多少回,连韩大人都拦不住。”

    说着他又有些奇怪:“你说柳大人为何无故离开修真界前往凡间?”

    他话音刚落,后脑勺便被身边的男人抽了一下,只听男人咬牙切齿的传音道:“这是重点吗?难道你不应该想想,若我们的任务真是刺杀那位大人,能不能活下去才是主要问题?你这个夯货。”

    就在他还想骂两句之时,其他闭目养神的人猛地睁开双目,所有人不约而同朝着结界处看去。只见透明的结界绽放出一道炫目的光亮刺得人眼睛生疼,让人意识都随着白光变成空洞。

    等白光消失后,一道极为强烈的杀意呼吸间便将整个天地卷入一片肃杀中。

    铺天盖地,一往无前的决绝杀气。磅礴,冰冷。

    在这股杀意下,好似漫天风雪都变成危险的剑锋,危险森寒,使人通体发寒,竟好似连五脏六腑、神魂血肉都冻结了起来。

    而后,在所有人都没有回过神来时,一道冰冷彻骨、清淡阔远的寂然声音响起,似乎远在天际,又仿佛近在耳边:“出来。”

    所有人瞳孔猛地一缩,下意识朝着前方看去。漫天剑气纵横下,人都没看到,却嗡一声剑鸣似乎响在灵魂深处。

    这是——剑修!

    众人面面相觑,不是来这里堵宁主下令要杀的人吗?怎么忽然冒出来……

    等等,这不算冒出来啊。这里是冰渊,下界破碎虚空之人便飞升至此啊。所以这人是下界新飞升上来的吗?

    什么时候下界的人这么强了?

    为首的灰衣老者走了出来,声音满是友善道:“这位小友是刚飞升的吗?”

    红影定定地看了他片刻,在老者满身冷汗时,终于开口道:“宁息的爪牙!”

    她声音不大,却蕴含着某中力量一般。在空荡的冰渊上远远传来,像是亘古不化的冰雪,冷得彻骨寒肺。

    所有人脸色大变,纷纷冒出来站在老者身后,警惕的看着那道红影。

    既然知道宁主,便不是下界新飞升上来的。

    听这口气,是敌非友。

    此时众人才透过那层骇人的剑气打量着红影,一把红伞撑在头顶落满了积雪,一身红色罗裙无纹无饰,在寒风中猎猎作响。墨发披散如瀑,眉宇间仿佛凝固着万年不花的冰雪。一双狭长的凤眸凛冽冰寒,凡是对上的人,尽皆心神一颤。

    她脊背挺直,仿如一柄散发着森森寒意的古剑,锋锐冰冷,不折不挠,直刺苍穹。

    “阁下是剑道宗之人!”老者肯定说道。

    普天之下,除了剑道宗再也没有哪个宗门能教出这般强大恐怖、惊才艳艳的剑修。

    红影并没有回话,红伞微微扬起,伞下那双狭长的凤眸瞌上,无数道剑意化为利刃穿透了所有人的心脏脑海,搅碎了他们的意识和魂魄,一个不留。

    良久之后:“呕、呕……”

    季斐然扶着一旁的树吐得稀里哗啦,没想到撑过了结界刚到了上界,竟然碰到这种场面。

    舞如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吐,直到那张清秀的脸吐得惨白惨白的,才淡淡的开口道:“从这里开始,我们便分开走。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走到剑道宗脚下的半月坊市,在那里搞定你的住所。一个月后,如果你的修为没有提升到练气五层,我便不会给与你任何庇护,宁息那里你也没有任何资本去斗。”

    季斐然眯了眯眼,斗志昂扬道:“你放心,我定然会到练气五层,不是为了你的庇护,而是为了那难得一遇的对手。”

    顿了顿,他问:“那些人是?”

    舞如是凤眸锐利冰冷,声音清淡阔远,没有任何情绪:“那些人便是宁息的手下,以后你若遇到宁主的属下,那便是你的对头了。”

    季斐然:“你不担心我跟宁息联手?”

    舞如是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笑意,说:“有句话叫一山不容二虎,你们都是聪明人,且宁息也会乐意跟你分出个高低。毕竟……对手难找啊。”

    说罢,她没有在意季斐然的表情,转身朝着远方走去。

    “红尘本是多情客,血溅白衣舞妖娆。半边春色半边雪,天意如是即如是。我终究……还是回来了。”缥缈的声音在呜呜的寒风中消散,那惊天的剑气已经随着人影远去,独留下一地尸体,片刻便被冰雪掩埋,不留丝毫痕迹。

    剑道宗,正在弟子峰处理事务的戚枫猛地站起身,近乎失态。

    在短暂的失神过后,化为一道流光飞向山下。

    站在剑锋下,他看着那一身红衣的女子,眼里满是欣喜:“如是。”

    女子抬眸,神色冷冽,黑发如墨如瀑,衣袍翻卷。明明站在山峰之上,却仿佛立于皑皑白雪之中,气势凛然迫人。她浑身被剑气和杀气包围,周身泛着恐怖的剑压,让人望而生畏。

    只一眼,戚枫便笑不出来了。

    想象中兄妹重逢的喜悦呢?想象中他板着脸训斥私自将自己嫁了的妹妹的场景呢?

    被这清凌凌的,充满寒霜剑气的眼神一看,戚枫只觉得自己所有的想法都没有了。

    “大师兄。”舞如是叫道,声音平静无波,没有一丝情绪,就如那一个个冲天的剑锋一般,冰冷的毫无温度。

    戚枫沉默,他就知道修炼无情道的人就是这么让人爱不得又恨不得。

    他朝着四周看了看,疑惑问道:“那个野男人呢?”

    即使妹妹嫁人了,也要看他这个大舅子乐不乐意。

    舞如是疑惑的看着他不语,戚枫莫名读懂了她眼里的意思,咬牙问道:“妹夫呢?”

    舞如是垂眸,神色恍惚了一瞬,这才说道:“杀了。”

    戚枫:Σ(⊙▽⊙“a杀了!!!

    是他想象的那个杀吗?

    他咽了口唾沫,颤巍巍问:“你动的手?”

    舞如是颔首表示肯定。

    戚枫:“……他对不起你?”

    舞如是一双凤眸猛地对上戚枫的眸子,两团惊天的剑气朝他刺去,没等戚枫有所反应,她语气淡漠道:“证吾道,正己身。”

    戚枫听罢,深吸了口气,强忍着骂人的冲动,道:“走,跟我去见师父。”

    这下可真是麻烦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