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我本是上界修士(和氏璧加更)

娘子,你无情 +A -A

    太阳完全升起,金色的光芒穿过大门洒了进来,在舞如是身上披上了一层金色的披风,如同远古谪仙。

    随着红影在刺目的阳光中渐行渐远,柳暗终于意识到,这恐怕是此生最后一次见到师娘了。

    文远侯府,季斐然刚睁开眼睛便看到床前有一道影子,吓得他一个哆嗦掉下了床。

    “谁、谁在那里?”季斐然抱着被子强作镇定问道。

    舞如是转过身,一身红袍艳红如血。跟以前的张扬高傲不同,此时的舞如是给季斐然是另一种全新的感觉。

    冰冷森寒,强大漠然。如同高高在上的神,冷漠的看着滚滚红尘。

    “小郡主?”季斐然站起身试探的叫道。

    舞如是抿了抿嘴,声音清冷辽远,没有半分感情:“我是舞如是。”

    季斐然沉默了片刻,忽略那个名字直接问道:“小郡主大清早来此所谓何事?”

    舞如是转身走到窗前,窗外的阳光洒进来,明媚灿烂。

    “我要回上界了。”舞如是轻声说道,一双凤眸明亮凛冽,让人望而生畏:“我在上界有一位仇家,他名宁息,为人心机城府深沉,智谋卓越,以苍生为棋想要谋夺至尊之位。”

    季斐然眼神灼热,以苍生为棋?那是何等波澜壮阔,只要想想他便激动的不能自己。若能跟那样一人交手,此生无憾矣。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舞如是,肯定的道说:“郡主是想要将我带去上界吧。”

    舞如是轻轻颔首:“没错,三年前你和崔鑫几人接受了法修传承。三年过去,你已经步入练气三层,有了修为在身,我可以护着你闯过结界飞升上界,你也可以在那里创造属于你和崔鑫他们的势力。”

    她指着外面的天,一字一顿说道:“那里,才是你施展拳脚的地方。”

    季斐然呼吸急促了一瞬,虽然他知道事情没有舞如是说的那么简单,可他依旧忍不住热血沸腾。他皱眉在房中走了好几圈,终于狠了狠心,咬牙道:“干了!”

    他愿意抛下凡尘的一切,在更广阔的天地闯荡。

    舞如是目光空寂的看着他,情绪没有丝毫波动:“给你半个时辰准备。”

    说罢便转身消失。

    季斐然怔了怔,眼神十分复杂,说离开就离开,哪有那么容易。这里是生他养他将近二十年的地方,故土难舍啊。

    季斐然眼圈红了一瞬,下一刻,他将所有情绪收敛,洗了脸净了手后便在桌前写信。不是他不想亲眼见见朋友,实在是时间不凑巧,这个时间那些人都在上朝。

    季斐然写完信后,目光满是不舍的看着自己的房间,自从丧父之后他被接进文远侯府住,这里便一直是他的家。

    季斐然打开门挥退跟随的下人,一步一步在府内走着,以往十分熟悉甚至厌烦的景色此时都那么美好。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努力将每一处景色记在心中,一圈刚转完,一道红影凭空出现在眼前。

    季斐然闭了闭眼,将所有不舍压下,说:“是要离开吗?”

    舞如是点头,她知道季斐然此时的心情,就跟她离开那个住了三年的小院子一样。但这种情绪只是一瞬,可以缅怀不能沉迷。

    季斐然沉默许久后,疑惑的问:“怎么不见柳兄?”

    舞如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神色冰冷空寂:“杀了。”

    杀、杀了?!

    季斐然脸色顿时惨白,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妙的预感:“你动的手?”

    舞如是皱了皱眉道:“是。”

    季斐然:忽然好想去死一死肿么破?去上界还要杀了家属,那他岂不是要把文远侯府给屠了。

    “那啥,我忽然想了想,觉得还是凡间好,上界那种地方并不适合……”季斐然一脸诚恳想要打消舞如是带走自己的念头。

    舞如是抿了抿嘴,周身气势内敛,可季斐然偏偏觉得她有种不近人情的冷漠。

    舞如是一眼便看出季斐然在想什么,罕见的解释说:“我是剑修你是法修,你不用杀他们。我动手是因为我修无情道,必须要斩断情劫证道。”

    季斐然松了口气,但下一刻整个人都僵硬了。小郡主杀了自己夫君要证道,他为什么要松口气啊。

    他应该担心啊,他若跟着小郡主去了上界——连自己夫君都能杀的人,若一言不合就杀了他,那真就哭都没地方哭啊。

    更重要的是,这么丧病的小郡主怎么会在上界有仇人?有仇人也该早早就弄死了啊,仇人还活着这就不说了,怎么还需要借他的手来杀?这不合逻辑啊。

    另外,小郡主不是土生土长的凡人吗?

    “我本就是上界修士,不是什么郡主。”舞如是说道。

    季斐然:“……我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舞如是一双凤眸里闪过一丝嫌弃:“说出来了。”

    这么蠢的模样真能替她弄死宁息?怎么感觉有些不靠谱。

    罢了,自己选的人,再蠢也只能受着了。

    季斐然:缩了缩脑袋不敢再说话,眼睛却咕噜噜转个不停。

    小郡主跟柳云止一样是上界修士,也就是说,庆阳公主一家早在三年前就一个不剩了。

    但小郡主跟柳云止能同时出现在庆阳公主一家丧命的地方,这究竟是巧合还是算计?

    季斐然眼里闪过一丝怀疑,却在舞如是察觉的一瞬间便掩饰了过去。

    舞如是没有理会他在想什么,看季斐然没有其他什么问题后,直接拎着人就朝着落仙山飞去。

    冰渊,结界处。

    几道灰色身影正百无聊赖的坐在一旁,偶尔神识扫过结界又漫不经心的做自己的事情。

    “哎,你说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宁主要杀的那人何时才会上来?”左边的人问道。

    右边正在休息的男人皱了皱眉,道:“你管那人何时上来,宁主说了守在这里,我们安心听命令即可。等任务完成,少不了我们好处。”

    左边人嘿嘿一笑,对他的臭脸完全忽略,反而好奇道:“难道你不想知道那人是谁吗?”

    男人板着脸一句话不说,左边的人了然,悄悄看了下四周闭目养神的人,传音道:“记得灰影和吴钊吗?”

    不等男人说话,他便接着道:“他们也是去执行任务,那人也是宁主下了必杀令的,结果那人没死反而是灰影他们全军覆没,我们要杀的人跟灰影他们要杀的是同一人。我听说,宁主下令要杀的目标是柳云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