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若有来生,你恨我也罢(求月票)

娘子,你无情 +A -A

    黄昏时分,天边的火烧云美的震撼,晚霞也有残阳的凄美。

    柳云止一袭白袍坐在柳树下看书,柳暗跟着村上的孩子不知道跑哪里玩儿去了。村子就这么大,柳云止也不担心,更重要的是,他将碎星派出去照看着柳暗了。

    柳云止就坐在残阳里,低头专注的看着书卷。俊美出尘的轮廓在残阳下显得几分朦胧,柳条轻摆,他看上去是那么悠闲自在。

    舞如是的脚步顿住,凤眸紧紧地盯着他,嘴角无意识的挂上了温柔的笑意。

    “如儿还要站到何时?”柳云止慢慢站起身,他叫手中的书卷放到一旁,宽袍广袖在清风携带下,如天边浮云一般轻缓,如高悬明月一般柔和。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舞如是时,带着极深的缱绻和多情,眉宇间潜藏着本人也不知道的无奈和纵容。

    这样毫无保留的爱,灼热的能将她的灵魂灼伤。

    一时间,舞如是竟不敢上前了。

    她前世欠了柳云止一命,今生又亏欠许多,数也数不清了。

    “如儿,发什么呆呢,伤好了吗?”柳云止摸着舞如是的脑袋,有些忍俊不禁道。

    舞如是抬头,这才发现在自己走神的时候,柳云止已经来到了她面前。她伸手抚上柳云止的面颊,唇角勾起:“云止可想过以后回了上界要做什么?”

    柳云止似是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声音温和的回道:“曾经只想过继承太一仙宗,将宗门发扬光大,让师父不要失望。”

    “那现在呢?”舞如是认真问道。

    柳云止沉思了一会儿,笑得温暖和煦:“让白师弟继承宗门,我和你一起成仙,生生世世在一起。”

    生生世世……在一起吗?

    舞如是紧紧地抱住柳云止的腰,肯定的说道:“会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得到舞如是的回答,柳云止忍不住笑了出来。

    “云止。”舞如是从柳云止怀里退出来,顺便后退了一步,神色认真,凤眸里闪过一丝决绝。

    柳云止有些奇怪,眉宇间带着浅浅的担忧:“如……”

    话还没出口,那双总是碎满暖意的眸子满是不可置信,总是生机勃勃的清澈化为满目迷茫和懵懂,像个迷途的孩子。

    他胸口一把剑气凝结的长剑正缓缓消散,殷红的血迹渗出,蕴满了白袍,触目惊心。

    不知何时,天空降下一层阴霾,鲜红的月季花瓣飘舞着,将整个大地铺上了一层暗淡的红光。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疲惫不堪地摇晃着。大风刮来,瞬间将那摇摆的柳树与月季枝干碾成粉末卷到半空,粉末落下,宛如异常悲凉哀歌。

    柳云止倒在了地上,鲜血在地上染出一朵朵刺眼的花。他茫然的看着舞如是,依旧是他熟悉的模样,一身耀眼的红袍,精致绝美的脸。但看到那双眼睛时,他便知道不一样。

    不是以往氤氲雾霭看不清情绪,也不是偶尔散去雾帘后单纯的愉悦和温暖,而是……一片空茫。

    那双狭长的凤眸里什么都没有,无喜无忧、无爱无恨。

    没有痛苦不舍,没有愧疚不安,没有得意欣喜,也没有轻松解脱……

    什么都没有,是空的,空茫茫不着边际,空的让人浑身寒毛直竖,空的让人觉得可怕,空的太过悲哀。

    “柳云止。”舞如是叫道,声音有些飘忽,仿佛从天边飘来:“我用了所有的好运遇上你,爱上你,与你相知,与你相惜。而今,我也用了最大的勇气将你从生命中剥离,杀了你,忘记你,与你陌路,与你情殇。”

    “若有来生,你爱我也罢,恨我也罢,杀我也罢……我都受着,是我欠了你。”舞如是垂眸看着倒在地上的身影,压下心底的痛苦,语气平淡无波的说道。

    柳云止安静的躺在地上,乌黑的长发铺在身后,花瓣落在上面如同斑斑点点的鲜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看着舞如是,带着迷茫不解,有着淡淡的眷恋,浅浅的忧伤,微微的遗憾。

    咳咳。

    他轻咳,点点鲜红的血沫在他苍白的唇边显得触目惊心,但确实极美。胜过阳春暮雪,美过万里山河。他轻轻偏头,对着舞如是道:“我不问你为何杀我,不问你有没有爱过我,不问你目的何在……咳咳,我什么都不问你。”

    我相信曾经我们真的爱过,我相信你有你的苦衷。我相信你真的想过跟我白头到老,我相信你杀我时真的用了所有的勇气。

    我想要为你遮风挡雨,为你承担人世的所有苦痛,为你照顾子女,为你敛尽一身风华,但你拒绝了。

    你不但拒绝了,还丢下了我,将我抛弃,将我留在黑暗的深渊里。

    你明明知道、明明知道……我爱你啊。

    用生命爱你。

    柳云止整个身影在这片阴霾的天空下显得格外悲伤,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再也没有以往的神采,仿佛可以从中看出他的生命比那月季枯萎更快速度的凋零。

    “如儿。”柳云止的说的很费力,眼神也开始涣散,但他的声音却满是愉悦:“你曾说,入我心者,我尊以君王。如今,你杀了你的君王。”

    “我不要来世,此生此世,我还是恨你的。”

    你杀了我,所以你要活下去,长长久久的活下去。

    承担我的生命,承担我的责任,承担我加诸在你身上的一切感情。

    用我生命为代价,换你永生痛苦。

    你的君王最后一次命令你,即使遍体鳞伤,也要长长久久的……活下去。

    那双总是碎满星辉般柔和温暖的眸子如同飘忽的灯火,终是散去了最后的光辉,缓缓地瞌上,再无半点生息。

    血腥味钻入鼻中,那苍白死寂的身影一点点地刺痛舞如是的眼睛,让她连呼吸都仿佛针扎一般难受。

    她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疼的无法呼吸。

    清冽的凤眸里,低低滚烫的泪水砸在地上,仿佛千斤重。

    恨我?是啊,你合该恨我。

    你合该恨我的。

    柳云止、云止……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爱也好,恨也罢。终究如梦幻泡影。

    痛苦吗?

    天地为熔炉,世间万物芸芸众生,谁不是在苦苦煎熬,谁没有在痛苦。

    恍惚间,舞如是想起曾经有谁抚她一头秀发,她又欠了谁两世代价。(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