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伤势复原日

娘子,你无情 +A -A

    对于柳云止的关心,舞如是心中暖洋洋的,她伸手抱住柳云止的腰,声音温软柔和道:“天再冷也无妨,只要你是暖的就好。”

    柳云止忍不住翘起嘴角,说:“只要你愿意,便永远不会感觉到冷。”

    舞如是将脑袋埋在他怀里,闷闷地说:“云止,我觉得自己将所有的好运都是用来认识你的,真好。”

    柳云止拍着她的背,笑道:“那就将我的好运全给你,让你陪伴我一生。”

    舞如是抬起头,对上柳云止那双碎满了星辉的眸子,呐呐说道:“云止,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如果可以,我宁愿苍穹之上再无星辰,因为你的眼睛便是最亮的光。”

    她伸手摸着柳云止的双眸,眼神真挚而灼热。

    柳云止耳根微红,心想剑修说起情话来直白的让人羞耻,有些扛不住啊。

    他拉下舞如是白皙的手忍不住对着那说出让他心颤话语的唇吻了上去,他跟舞如是在一起后便越发的喜欢这人。

    柳云止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一株红色月季递给舞如是,声音充满磁性的温柔,说:“如儿,我心悦你。”

    舞如是接过花,凤眸中氤氲的雾气散开,明亮而愉悦:“我亦心悦你,云止。”

    柳云止咧了咧嘴,开心的像个大孩子一样,看的舞如是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云止可知,曾有人告诉我,入我心者,我尊以君王。云止,你便是我的君王。”舞如是认真的说道。

    柳云止心神一动,吻了吻她的眼睛,柔声道:“你的君王命令你,开开心心一辈子。”

    舞如是唇角勾起,笑得美好而幸福,

    夜风吹佛,舞如是忽然问道:“你把小暗一个人留在家里,他不闹吗?”

    柳暗从小被家人抛弃总是缺乏安全感,所以不论是柳云止还是他,柳暗都会粘的厉害,总害怕被抛弃掉。

    柳云止得意的笑了,说:“我是看着他睡着才来的,那个小家伙太粘人了。”

    顿了顿,他环抱住舞如是,双手放在舞如是腹间,声音温柔宠溺:“如儿,以后我们有了孩子,定要好好教导,像柳暗这么粘人可不行。”

    舞如是垂眸一笑,柔声应道:“好,你来教。”

    三日后,舞如是周围的灵石尽皆碎裂,她并没有像以往一样补充,而是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伤势痊愈,完全康复,真是久违的轻松啊。

    她伸手,黑白相间的轮回剑在掌心上方旋转。似乎感应到主人的心情,轮回剑一声声翁鸣,似乎也在喜悦。

    “你也在期待吗?我们带着柳云止一起回上界好不好?我们可是要永远在一起啊~”舞如是唇边带笑,不是以往的温暖幸福、不是以往的温柔柔婉,反而是三分讥诮三分冷嘲,那双氤氲的凤眸散去雾霭微微上挑,望着村庄的方向红光闪烁,魔魅邪肆。

    轮回剑嗡一声响,脱离舞如是的掌控盘旋在她面前铮鸣,剑鸣似乎响在灵魂深处,狭长的凤眸也在这瞬间缓缓地重新覆盖上一层氤氲的雾气。

    良久之后,雾霾再次散开,清冽的凤眸冰冷如剑锋,散发着森森的寒气。那好看的眉似乎凝结了万年不化的冰雪,神色寂然冷淡,

    “竟然又一次失控了吗?”舞如是垂眸,清淡无波的声音如清泉碎玉,虽然悦耳却无端让人发冷。

    她摸着手腕间的佛珠,长长的睫毛掩去了眼里复杂的情绪。

    她失控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竟然比在上界还多,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凡尘灵气虽少,红尘之气虽然浓重,但以她的心性,绝不会失控到这种地步。

    看来,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舞如是盘膝坐地,意识一动,东晟剑圣赠与她的东西便出现在眼前。

    她将小瓶的生命之基放在一边,目光落在一块清透明亮的小石头上。

    这块儿小石头本该在玉盒里,但在她手腕上的佛珠震动间竟自主地从玉盒中飞了出来散发着强烈的圣光,与佛珠分庭抗衡。

    被小石头的圣光笼罩的那一瞬,舞如是眸色一深,绑着佛珠的手下意识的攥紧。

    她认出来这块石头是什么东西了。

    传说中的菩提石!

    那么与其相生相克的……

    舞如是举起左手,清亮晶莹的佛珠倒映在眼中——引妄石!

    难怪她竟忘却前世教训,想与柳云止永生在一起,差一点她便入了执念,有了妄念。

    差一点,便无情道毁,剑道崩碎。

    舞如是神色陡然锐利了起来,轮回剑似乎感应到主人的心情,散发着锋锐的森冷,杀机涌现。

    和尚,你算计我!

    我佛慈悲,渡天下苍生,渡一切苦厄,渡有缘人。

    呵,可笑啊。

    原来,我还是前世那个舞如是,怪不得能被人算计呢。

    舞如是将左手腕上的佛珠拽下随手扔向半空,眸中剑气一闪,佛珠便被斩成粉碎。

    她重新瞌目,将所有杀机隐没。不是放过,而是必杀。

    舞如是目光落在另两个玉盒上,她指尖划过,玉盒打开。

    看着盒子里的东西,舞如是倏然惊讶。

    一个是剑木叶,一个是悟道茶。

    除此之外,再无任何东西。

    但就这么几样,便让舞如是心跳不稳。

    她抿了抿唇,将所有东西重新收藏好,起身朝着家中走去。一步步走的极缓极慢,神色带着缱绻的柔情和美好的缅怀。

    随着步伐的跨出,每一步,眼中的情绪便浓重一分。待到了顶点,便如同那划过的流星,转瞬即逝,除了曾经的灿烂外,什么都没有了。

    情*爱如刀,情丝如剑。堕入情网之中,便刀剑加身,伤人伤己。

    伤势复原日,情劫堪破时。

    舞如是看着这满山的啼血杜鹃,这一瞬,竟与天边那似火的火烧云接连在一起,这是最明显的告诫!让她谨记前世教训,情劫可入可破不可沉湎不可执妄。

    她心念一动,一株开得灿烂的月季出现在手中,娇艳美丽,灿烂耀眼。

    柳云止、柳云止……

    若不是那一场大婚,我怕也没有勇气义无反顾的爱上;若不是暮暮朝朝相处,我怕也不敢想象自己拥有如此平淡的幸福。

    柳云止,你是我的劫啊。可不幸的是,我也是你的劫。

    你错了,我们不是天定姻缘。

    舞如是看着手中的红色花朵,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可眼里却落泪了。

    天意如是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