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最后的平静

娘子,你无情 +A -A

    乾雷宫一片死寂,空气压抑阴寒,让人恐惧。

    许久之后,在宁息慢慢有些不耐烦时,付鹤桐笑了出来:“宁师兄跟传闻完全不一样,而且都懒得伪装呢。”

    宁息目光一敛,脸上的笑意完全消失:“你想要说什么?”

    付鹤桐将垂下的一缕长发别在耳后,淡淡的说:“我想说,宁师兄还是别浪费时间了,我是不会听你的。”

    话音落下,门口传来一道不含任何情绪的声音:“宁师弟,我有些事情想找付师妹商量下。听说师妹来了你这里,我便找了来,你不会不欢迎吧。”

    随着声音的越加靠近,一道身影慢慢靠近。

    来人一身白衣如雪,面如冠玉,眉清目秀,潇洒超然中带着说不出的疏离冷漠。

    “白师兄。”付鹤桐眼里带着喜色叫道。

    白轩对她点点头,目光落在了宁息身上。

    宁息脸上有些难看:“白师兄忽然闯入我乾雷宫,这可犯了规矩。”

    白轩不置可否:“宁师弟莫怪,我也是急着找付师妹才闯进来的。以往这时付师妹还跟我谈论事情,今日却忽然不见了人影,我也是担心她被宵小之辈害了去,一时冲动,宁师弟大人大量想必也不会跟我计较吧。”

    宁息脸色顿时铁青,眼神幽深冰冷,晦涩难明:“白师兄只是担心师妹而已,我怎么会为了这点儿小事计较呢。而且,太一仙宗统领正道法修,当以身作则。宗内若真有什么宵小之辈,我必不会轻易放过。”

    看着白轩讽刺的眼神,宁息视而不见,说:“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白师兄跟付师妹有事情要谈啊,一个真传弟子,一个外门弟子,这可真是让人惊讶。”

    白轩掀了掀眼皮,完全不理他的问题,直接一句话敷衍:“这是大师兄交代的事情,闲杂人等便不用知道了。”

    说着他扫了眼付鹤桐,准备带人离开。

    在他们刚走到大门口时,宁息状似不经意道:“哦对了,前段日子大师兄的魂灯忽然暗淡了下去,不知白师兄可知道大师兄发生了什么事吗?这可真是太让人担心了。”

    白轩脚步一顿,宽大衣袖下的拳头死死攥住,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眼睛却狠狠地盯着宁息,说:“不管大师兄发生了何事,如今魂灯还好好的,便证明大师兄并无大碍,我等只要安心等待大师兄回归便可。”

    前些日子大师兄魂灯暗淡,还好最近恢复了过来。但这一切定然跟宁息脱不了关系,若非大师兄离开前的殷切嘱咐,他定要杀了宁息。

    白轩深深地看了眼宁息,与付鹤桐一同离去,半分面子都不给宁息。

    直到乾雷宫彻底安静下来,宁息才狠狠地将罗盘摔了出去。

    柳云止、柳云止!没想到你都离开了,你的狗竟然还给我找麻烦,坏我的好事。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情绪,眼里寒光闪烁。

    白轩,既然你不识趣,便不要怪我不顾同门情谊了。

    凡尘,舞如是和柳云止的日子过得平淡如水却处处透着温馨,秋去冬来,春去夏来,时间仿佛被神的手轻轻拨动了一下,一不留神便到了第三年的夏季。

    中午,柳云止做好饭后将其中一份装好放到盒子里,对着门口偷看的柳暗招招手:“小暗,将饭菜给你师娘送去。”

    比起三年前,柳暗已经长高了一大截,看上去更像个成熟的男子汉。听到柳云止的声音,柳暗缩了缩脑袋,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每次刚躲好就被发现真是太糟糕了,不过夫子真是太厉害了。

    他看了看饭盒,有些担心的问:“师娘的病还没好吗?”

    柳云止将饭盒交到他手上,弯下腰摸摸他的小脑袋,唇边挂着温润如玉的浅笑,道:“你师娘很快就会好的,快去吧。”

    “恩。”柳暗拎着盒子朝着后山荒坡走去。

    刚走到荒坡,入眼便是一片如血的红。一株株杜鹃好像一腔按耐不住的鲜血,猛地喷出来,洒得这片荒坡都是血红血红的。清风吹来,偶尔有花瓣漂浮过来,在高山流云下如梦似幻。

    柳暗知道这是一种叫杜鹃的花,但小小的他只知道这种花儿很好看,就跟家门前那片大红的月季一样。

    直到后来他知道了杜鹃花的寓意——永远属于你,节制**。

    那时他才懂,这片杜鹃花是师娘专门种下来一直提醒自己静心节制的东西。也知道夫子种下的月季寓意——纯洁的爱人啊,我热烈的恋着你。

    可那时已经晚了,什么也改变不了。

    “师娘,师娘……”清脆的声音传来,杜鹃花丛中,舞如是浑身灵气一收,睁开了双眸。

    她微微翘起嘴角,笑吟吟道:“小暗来了啊,一天比一天跑的快,夫子把你养得很好啊。”

    柳暗挠了挠头,嘿嘿笑了两声,语气担忧道:“师娘,你的病还要多久才能好啊,夫子也很担心你。”

    舞如是捏捏他的脸蛋,说:“很快就会好的。”

    她打开饭盒,看到里面冒着热气的饭菜,笑道:“没想到你们夫子饭菜做的越来越好了。”

    “对啊,夫子可厉害了,什么都会呢。”柳暗骄傲的挺了挺胸膛说。

    舞如是没忍住笑了一下,她快速的吃完饭菜,将盒子交给柳暗:“回去吧,好好上课别让你们夫子操心。”

    柳暗拎起盒子狠狠地点头:“是,师娘。”

    看着柳暗走远后,舞如是随手一挥,将周围已经化为粉碎的灵石换成新的,一个小小的聚灵阵便形成了。她安坐在中央认真的疗伤。

    夜,天空繁星点点,亮如万家灯火。

    舞如是忽然收功,目光看向荒坡前。

    白衣翩然,优雅如风。浅淡的星辉洒在那人的身上,恍如月下谪仙。

    舞如是恍惚了一瞬,觉得这人越来越好看。

    “如儿。”温润的声音传入耳中,舞如是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她定定地看着来人,扬眉一笑:“你怎么忽然来了?”

    柳云止将搭在胳膊上的披风拿下给她披上,语气柔和的说:“虽是夏季,但夜晚露重我怕你受寒便给你带来一件披风。你的伤没好彻底,一定要多注意身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