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日出而作(二更求月票)

娘子,你无情 +A -A

    舞如是一行人在一个月后顺顺利利到达了落仙山,一众土匪回去山上继续做自己的本职,而柳云止和舞如是在山下的村子找里正买了一座院子住了下来。

    院子后面有一片接连落仙山的荒坡,舞如是顺便将这荒坡给买了下来,

    两人花一天的时间来装扮自己暂时的家,将本来简陋的院子改装的十分精致。舞如是在后院种上了自己喜欢的竹子,在后山荒坡种满了杜鹃。

    她可以想象到,来年春天杜鹃花开,定然一片火红。

    如火如荼,如阳如血。

    柳云止在前院种满了红色月季,以前在他印象中只有琼花,如今多了一种月季。想到当初在雨中舞如是送给他的一株红色月季,柳云止的嘴角便忍不住翘了起来。

    而刚刚好的便是月季与杜鹃的花期十分接近,甚至一起开的。

    屋内的一桌一椅、床铺的置换装扮、花瓶盆栽的摆放等等都是舞如是和柳云止一起动手,全都装扮成自己最喜欢的样子。

    堪堪入夜,两人终于将一切收拾好。

    柳云止拦着舞如是坐在屋顶,月辉洒下,清冷而又温柔:“如儿,这里是我们的家了。”

    怀里的是他的娘子,这片土地是他的家。柳云止摸了摸跳动的心脏,俊美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温暖且柔和。

    这就是家吗?跟师父给他的感觉不一样,却更让他心动,更加的不舍和牵挂。

    看着天上星辰的舞如是侧头,对上柳云止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心中一阵激荡,她忽然发现满天的星辰都不及这人眼中璀璨温柔的光芒。

    舞如是弯了弯眼眸,笑声中满是愉悦和幸福:“恩,是我们的家了。”

    花费了无数心血亲自布置,一草一木、一点一滴都是幸福。

    情是障,是劫,是苦,是毒;情也是缘,是爱,是甜,是糖。

    “如儿,住在这里这段日子,我们可以像普通人那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明日我们请村里人吃饭跟大家好好熟悉下,然后我做些小桌子凳子放在前院树下当做学堂,我做夫子,让村里的孩子前来上学堂。”柳云止的声音不急不缓,如夜风徐徐,微微醉人。

    柳云止没有看到,怀中的舞如是晃了晃微醺的脑袋,眸子里氤氲的雾气无意识散开,明亮清澈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干净的不可思议。

    “如儿呢,如儿想做什么?”温柔的声音传来,舞如是回过神后,狭长的凤眸中仍是雾霭重重,似乎之前的一切是幻象一般。

    她靠在柳云止怀里认真的想了想,声音温软美好的让人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医术虽然算不上好,但对一些常见的小毛病还是懂一些的。你当夫子,我当大夫。你在前院教孩子,我坐在窗前捣药。”

    柳云止紧紧抱住舞如是,轻轻在她眉心一吻。那一吻中的珍视温柔让人心醉。

    两人吹着夜风就这么在屋顶上坐了一夜,直到日出。

    金色的光芒一点点的驱散黑暗洒在大地上,美得令人震撼。

    柳云止与舞如是从屋顶上下来,看着炊烟袅袅升起,安静的小村庄逐渐热闹起来,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安定。

    中午,柳云止挨家挨户的去通知让大家前来做客,家里会备好吃食。

    这日起,村庄里的人与柳云止和舞如是熟悉了起来,这个只有不到二十户人家的小村庄从此多了一位风姿卓然的夫子和一位风华绝代的大夫。

    阳光明媚,天气不冷不热,柳云止一身宽袍广袖,纤尘不染,风华无双。

    他手中拿着书卷站在柳树下,在他身前,有四个五六岁的男孩儿规规矩矩的坐着,目不转睛的盯着柳云止。

    “父母呼,应勿缓。”柳云止看着手中的书卷,温声念道。

    四个孩子跟着虎头虎脑的念:“父母呼,应勿缓。”

    柳云止脸上带着笑意,继续道:“父母命,行勿懒。”

    四个孩子乖巧的跟着道:“父母命,行勿懒。”

    不远处,舞如是翻着半干的药材,周身气质温婉柔和。偶尔抬头看看那些孩子表情温婉亲切,不经意间与柳云止一个对视,两人默契一笑。

    一阵风吹来,一片枯黄的柳叶落在舞如是发间。舞如是随手拿下一看,唇角的笑意加深了许多。

    已经秋天了啊。

    雷雨阵阵的夏季来到凡尘,如今已经入秋了,时间过得真快。

    她是随手将枯叶扔进月季园中,看了看天色便走进屋内准备午饭。

    “父母责,须顺承。”柳云止道。

    “父母责,须顺承。”下方,原本精神的声音忽然有些心不在焉。

    柳云止皱眉一看,四个孩子都仰着脖子朝着屋内看去,那里阵阵饭香传来,诱人的香气让人忍不住有些犯馋。

    柳云止有些好笑,他是真的没想到自家娘子做起饭来还有模有样的。即使他已经辟谷,但一想到这是由他那位身份尊贵,性格高傲的娘子做的,顿时就有了胃口。

    而这几个孩子更是明显,每次在午饭做好之时心思全都飞到了饭菜上了。

    不久后,柳云止神色一动放下手中的书,对着四个孩子温声道:“好了,上午就到这里吧。”

    坐在最前边的男童看起来最调皮,他高兴的跑到柳云止身边,蹦跳着喊道:“夫子夫子,是不是师娘做好饭啦?”

    闻言,其他人也都瞪大了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柳云止。

    柳云止扶额,无奈地敲了敲男童的额头,道:“小暗,就你鼻子最灵,每次你师娘做好饭你就凑上来。”

    柳暗嘿嘿一笑,脸皮厚的蹦到柳云止怀里,撒娇道:“师娘做的饭菜最香了,夫子都喜欢,我当然也喜欢了。”

    粉雕玉琢的小童仰头看着柳云止,眼里满满的儒慕尊敬。

    他母亲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不料被人骗了身子有了他。待生下他后便将他扔在了这个村子,以前他一直独自生活,靠着村里的一个孤苦阿婆的接济才能活这么大,却也是吃不饱穿不暖受人欺负。

    但夫子和师娘来了这一个月后便收养了他,还给他取了名字。

    柳暗柳暗,想起夫子温柔的告诉他,祸福相依、柳暗花明,他心里便忍不住开心。

    还有师娘,那么漂亮,那么温柔。(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