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世人都晓神仙好(求月票)

娘子,你无情 +A -A

    两人回到云王府时,曾安已经收拾好了东西,一群来当护院的土匪也要跟着一起离开。

    舞如是和柳云止两人并没有多余的东西来拿,对于他们修士来说,一个储物戒便能搞定一切。

    三辆马车停在门口,后面两辆分别装着管家准备的东西,只有第一辆是给舞如是与柳云止坐的。对于云王府所有人来说,姑爷是个只有一口气的病秧子,郡主是个只懂一点花拳绣腿的小姑娘,所以马车准备的十分华贵,坐着也十分舒适。

    马车缓缓驶向都城外的方向,城楼上,云魁和林卓沛站在一起。

    看着远远离开的马车,林卓沛不解道:“父亲既然不舍得,为何不拦着他们呢?”

    云魁情绪复杂的看着远方,淡淡的说:“以后你便会知道,人生有许多无可奈何,并不是你想如何便能如何的。总有一些莫名的阻碍逼着你去改变,逼着你去妥协。”

    林卓沛虽然不懂,但却紧紧记住了自己父亲此时说话的内容和神色。

    都城外十里处,崔允、崔鑫、季斐然和郭峰、薛净、楚天几人一直等在这里,待看到马车来后,几人都松了口气。

    “停!”看着这几人,曾安让队伍停了下来。

    柳云止揭开马车帘看了眼,眼里闪过一丝温暖:“如儿,是崔将军他们。”

    舞如是神色柔和了一瞬,与柳云止走下了马车。

    崔鑫先上前来,此时的面貌与他们第一次见面大相庭径。

    回到侯府被下人精心打扮了一下,原本粗犷的模样也年轻了几分,处处透着世家子弟的贵气。

    “郡主,柳兄,你们说走就走的也不给我们说声,幸好我们一直暗中留意你们。”崔鑫嘿嘿一笑说道。

    舞如是挑眉,嘴角勾起戏谑地笑意:“留意?怕是监视呢吧。”

    看着崔鑫一脸尴尬的模样,季斐然上前一步为自家大当家解围:“郡主恕罪,大哥也是担心有人对您不利才一直派人盯着,有了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

    舞如是收起脸上的笑意,十分认真说道:“你骗我。”

    季斐然:“……郡主多虑了。”不管我是不是说谎,你这么认真严肃的说出来,我特么就尴尬了。

    舞如是不置可否的一笑没有接话,站在她身边的柳云止唇角一弯,温雅道:“季兄多虑了,如儿是跟你们开个玩笑。”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表情温和,看着郭峰几人和崔鑫季斐然郑重道:“无论如何,我和如儿这段时间都十分感谢各位的照顾。”

    楚天晃着折扇骚包一笑,表情夸张神色却无比认真:“柳兄说这话就见外了,从第一次见面起我们便是朋友,朋友之间相互照应本是应该,柳兄不用如此挂怀。”

    柳云止释怀一笑,拱手赔礼道:“是我的错,楚兄莫怪。”

    看着即使道歉也依旧透出清雅矜贵气息的人,季斐然叹息道:“柳兄当真是人中龙凤。”

    崔鑫抓了抓头发,笑道:“没错,能结识柳兄是我等之幸。”

    柳云止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垂眸沉思了一瞬,他指尖在几人眉心一点,一道柔和的光团钻入几人脑中。

    待他们脑中眩晕褪去后,薛净率先回过神来,神色复杂的看了眼柳云止,郑重的一礼,说:“多谢。”

    其他人也立刻一脸郑重道:“多谢。”

    他们十分清楚柳云止赠送给他们的东西多么宝贵,说是一步登仙也不为过。有如此造化,柳云止可以说是给了他们再生之恩。

    柳云止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受了这一礼后,扶着舞如是进了马车,在马车准备行驶时,饶有深意道:“相识便是缘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若是有缘,我们定然会再见的。”

    马车缓缓地朝着远方驶去,不带任何烟火气息的琴音伴随着清雅缥缈的歌声从马车内飘了出来。

    世人都晓神仙好,青海长云、遮暗雪山,帝王将相,一堆黄土尘缘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塞外黄沙、羌笛轻舟,古今苍茫,史书留白付一炬。

    世人都晓神仙好,江山不改、岁岁花开,天地独行,踏歌来去影无双。

    世人都晓神仙好,御风而行、长生不老,亘古亘今,翻云覆雨乾坤绕。

    世人都晓神仙好……

    歌声越来越远,楚天拿着折扇敲了敲脑袋,神色复杂,眼中却一片兴奋激动道:“诸位,可有信心一齐踏入九重天?”

    郭峰嘴角一勾,一改书生气息,露出一个狂傲的笑意:“当然。”

    薛净勾起一个浅淡的笑意,道:“求之不得。”

    一旁,崔鑫和季斐然对视一眼,扬声一笑,意气风发:“那就一起破了这天吧。”

    这些人的心情舞如是即使不知也能猜到几分,她压下莫名的情绪,挑眉问道:“你刚才送了他们什么?”

    柳云止拂袖将双膝上的琴收起,撩起舞如是的一缕发丝,轻声道:“让他们能够离开凡尘的功法,只要他们修炼到筑基期便可飞升上界。”

    舞如是歪歪脑袋,氤氲的眸子盯着柳云止,迟疑的问:“你想做什么?”

    柳云止黑白分明的眼里碎满了星辰般的温柔,声音宠溺柔和却自有一番从骨子里冒出来的漫不经心:“结个善缘罢了。”

    可你结个善缘把我预定的军师给挖走了!!

    舞如是想到这里便有些气不顺,季斐然可是她早早就看好要对付宁息用的,可没等她有动作柳云止便捷足先登了。

    这人不是道侣是扫把星还差不多。

    舞如是深深地看了眼他,便闭目疗伤。至于柳云止究竟打得什么主意,她迟早会知道的。

    而且……

    舞如是掩去了心底的复杂和蠢蠢欲动的情感,无论如何,她绝不会放弃无情道。凡是阻碍,必将铲除!

    包括情障。

    皇宫,付锦嘴角抽搐的看着罗盘,上面几道刚刚聚集起来的气运完全消散了。

    这可真是要命了。

    付锦随手将罗盘扔到一边,脸上幸灾乐祸的神色怎么都止不住。

    虽然他不知道为何会忽然出现意外,但想来有能力做这事儿的定然是柳师兄无疑。既然他已经选择了站对,那么对于敌人吃瘪他当然是很乐意看的。

    付锦一直不明白宁息为何要收集小世界的气运,不过无妨。宁息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只要能破坏掉他便很高兴了。

    那么借由柳师兄的手,便从宁息收集的气运开始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