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因果已了(求订阅)

娘子,你无情 +A -A

    清晨,柳云止睁开眼睛便看到躺在他怀里的人,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他撩起胳膊上的一缕长发,神色十分餍足。

    待看到舞如是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便知这人马上就要醒了。他刚准备打招呼,不料直接被舞如是给踹到了地上。

    “柳云止,你混蛋,你……”舞如是骂人的声音有些虚弱,刚踹了人就倒在了床上。

    柳云止惊愕了一下,看到舞如是的模样反而笑了出来。他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片暗沉,隐隐的幽光散发出危险的信息,声音带着磁性的暗哑:“听你这么中气十足的,我应该更加努力才是。”说着站起身朝着舞如是靠了过去。

    “郡主姑爷,起了吗?”门外,管家听到动静轻声询问道。

    柳云止眼里闪过一丝懊恼,看着舞如是挑衅的笑,饶有深意道:“这次就先放过你。”

    舞如是周身灵力运转了几周后,缓解了身上的酸疼,这才起身梳洗打扮。

    忽而,她脸一红,对着整理床铺的侍女道:“你拿那东西作甚?”

    正在绑腰带的柳云止闻言扭头一看,笑了出来。

    侍女手中拿着的却是一幅白帕,帕子中央是一片如同玫瑰一样的落红。

    许是看出自家郡主害羞,侍女忍住笑意回道:“回郡主,这是要送往太后宫中报喜的。”

    “报喜送它做什么?”舞如是小声嘟囔道。

    柳云止看了看舞如是泛红的脸颊,挥手让侍女退下,嘴边挂着戏谑地笑意:“怎么?害羞了?”

    舞如是斜睨了他一眼,氤氲的凤眸雾霭重重:“害羞?本郡主长这么大还从未害羞过。”

    “是吗?”柳云止忽然低头,轻轻在舞如是耳边咬了一下,满意的看着这人刚刚退下的一层红晕又蔓延了上来,这才道:“也不知是谁昨夜……唔。”

    舞如是猛地伸手捂住柳云止的嘴,凶巴巴道:“不许说不许说。”

    柳云止眨了眨眼,只觉得嘴边的皮肤温热细滑,让他舍不得离开。

    似乎是看出柳云止的想法,舞如是立刻将手拿开,凤眸潋滟,唇角微挑:“快些洗漱吧,一会儿我们要去皇宫找谢恩。”

    “然后呢?”柳云止目光深邃内敛,仿佛成亲之后瞬间便成为一个成熟的男人:“谢恩后,你愿意跟我离开吗?”

    “离开?”舞如是喃喃重复,氤氲的雾霭遮挡了眼里的一切情绪,看不透,猜不透。

    柳云止拿过一旁的牛角梳,温柔的为她梳着头发,说:“是啊,皇城的事情如今已成定局。你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作用,不如跟我离开。”

    舞如是看着镜中男人温柔宠溺的神情,目光有些迷茫,问:“跟着你回上界吗?”

    柳云止脸上的表情没有半分变化,语气理所当然:“自然,你是我娘子,要跟我回去见师父的。”

    “会不会太急了?”舞如是皱眉问道。

    柳云止想了想,回道:“是有些急了,我昨夜才发现你之前的伤势竟一直未好。”

    顿了顿,他直直地盯着舞如是,问:“你手中既然有那么好的药,为何不用?”

    舞如是眼神一飘,有些心虚道:“那药是父亲留给我的,只有一滴,说是救命用的。我的伤养些日子便好了,但你昨天……”

    说到这里,舞如是立刻强硬了起来:“昨天你可是要死了,本郡主救了你你不感激便罢了,竟然还敢质问本郡主。”

    柳云止听到她的话好脾气的笑了,脸上的神色也满满的无奈和纵容:“是是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替舞如是梳好头发,柳云止半蹲在地上,伸手握住舞如是放在膝盖上的手,认真道:“那就等你伤势好了以后便随我离开这里,好吗?”

    舞如是回握了他一下,看着这人眼底深处的不安和紧张,神色柔和了下来:“好。”

    两人甜甜蜜蜜吃了早饭后便去了皇宫谢恩,太后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连云魁也来了。

    远远看着两人过来,太后脸上的慈爱怎么都掩饰不住。

    舞如是走进来也没想着给两人行礼,直接蹭了过去,软声叫道:“奶奶。”侧头对着云魁道:“舅舅。”

    太后将舞如是抱在怀里,稀罕道:“看来如儿昨夜过得不错。”

    “奶奶。”舞如是有些不好意思,惹得太后一阵大笑。

    门口,柳云止也走了进来。看着赖在太后怀里的人,无奈的笑了笑,对着太后和云魁温和的叫道:“奶奶,舅舅。”

    太后欣慰的点头:“你们早膳用了吗?”

    柳云止嘴角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声音不急不缓,姿态从容卓越:“已经用过了,劳烦奶奶操心了。”

    云魁与柳云止离开这里去了书房,舞如是与太后叙话。

    两人说笑了一会儿后,太后脸上的神色严肃了起来:“要走了吗?”

    舞如是抬头看着这位老人,即使她是凡尘中人,可一辈子在腥风血雨的深宫中沉浮,并不会那么无知。

    “这里终究不是久留之地,太后想必也能察觉到,我们不是……”

    舞如是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太后打断,太后声音带着长辈独有的温柔慈爱,却躲避过那个话题不提,说:“不管你们去哪里,要记得奶奶心中一直记挂这你们,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活着。”

    我不问你们怎么会偶然出现在庆阳一家丧命之处,也不问你们是什么人来自哪里,就让我骗骗自己,我的如儿还活的好好地。

    直到我死,我的如儿也跟着她的夫君活在这个世界的某处,那就够了。

    舞如是深深地看了眼太后,随即扬眉一笑,说:“奶奶放心,我会的。”

    御书房,云魁与柳云止也正说着:“你要与如儿去哪里?”

    柳云止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哀愁,说:“去落仙山,如儿说要为公主和云王守孝。”

    云魁叹了口气,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欣慰:“去吧,若是有什么需要直接派人来信。”

    “恩。”

    解决完这些琐碎的事情,柳云止和舞如是站在皇宫外,看着威严耸立的宫殿,心头那一丝阴影也如沙尘般拂去。

    因果已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