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洞房花烛夜

娘子,你无情 +A -A

    老镇国公是太后的哥哥,自从老镇国公与太后断了联系后,楚天也从未到过皇宫见过太后。如今要跟太后回宫他还真不敢做主。

    太后也知道这事儿一个小辈没有办法,她也没有为难人:“那你回去后告诉镇国公,就说哀家想要见见娘家人。”

    “是,太后。”楚天犹豫了一下应道。

    送走了太后睿王一行人后,又与留下来的郭峰三人聊了会儿,云王府才彻底安静了下来。

    挥退下人,圆月已经高悬。

    柳云止看着自己的新婚妻子,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浓,让舞如是越发的不好意思了。

    她捏了捏柳云止的脸,凤眸里弥漫着一层氤氲的雾气:“你笑什么?”

    柳云止将她的手握在手里,在火红的嫁衣衬托下,她的手愈发显得白皙精致:“我只是高兴终于娶到你了,如儿。”

    万里迢迢从上界追到凡尘,中间发生了多少算计误会,他终究还是将人娶到手了。如儿二字被他叫的充满了暧昧和亲昵,仿佛他们二人合该这般亲切。

    清冷的月辉洒在柳云止的身上,衬得他更是出尘脱俗。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舞如是,碎满了月光的温柔。

    舞如是嘴角勾起,温柔愉快中带着新娘子的羞涩轻声叫道:“云止。”

    柳云止牵着舞如是的手缓步朝着新房走去:“曾经我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娶妻,没想到因意外来到凡尘竟然碰到了相守一生的人。如儿,我……”

    剩下的话被一根纤细的手指挡了回去,舞如是堵住他的嘴,笑吟吟道:“云止,我相信永恒但不相信誓言,所以让时间见证你那没有说出口的话,如何?”

    柳云止握住舞如是的手,目光清透明亮,仿佛能照进人心底最深处。舞如是坦然相对,氤氲的眸子染着一层怎么也看不透的雾纱,神秘诱惑。

    良久之后,柳云止温柔道:“好,听你的。”

    “郡主,姑爷。”侍女弯腰行礼的声音传来,两人这才发现已经走到了新房门口。

    柳云止看了侍女一眼,声音温和却带着不易察觉的疏离道:“准备些吃食。”

    “是。”

    走进房间,看着大红喜烛,两人心中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愉悦和幸福。

    柳云止扫了眼桌上已经冷掉的饭菜没有管,伸手拿起一旁的酒壶倒了两杯酒,一杯拿在手里,一杯递给舞如是:“今日大婚波折重重,委屈你了。”

    舞如是眨了眨眼,笑道:“是挺委屈的,所以你要怎么补偿我?”

    柳云止低声一笑,扬了扬手中的酒,道:“喝了交杯酒我便告诉你。”

    舞如是斜睨了他一眼,凤眸闪烁着怀疑:“你确定可以喝酒?要知道今夜可是洞房花烛,你若直接喝趴下了,本郡主可是会被人笑话的。”

    柳云止脸一黑,之前他不过是因为一杯酒引起了体内的伤势才昏倒的。如今伤势痊愈,不说这一杯酒了,就是喝下一整坛都没问题。

    “是否会喝趴下,咱们拭目以待。”柳云止端着酒杯的手与舞如是做了一个交换。

    舞如是挑眉,两人对视一眼,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看来你的伤已经全好了。”舞如是轻声说道。

    柳云止放下酒杯,摸了摸袖中装死的小蛇,说:“是啊,还要多谢如儿的灵药。”

    舞如是瞥了他一眼,嘴角的笑意带着说不出的意味,直接忽略了那灵药二字,回道:“你我夫妻,说谢便见外了。”

    “郡主姑爷,膳食已经备好。”门口侍女叫道。

    外面的声音打断了房内愈发诡异的气氛,舞如是道:“进来吧。”

    侍女将冷掉的饭菜撤下换上刚做好的,香气钻入鼻中,舞如是叹道:“能好好吃一顿没有毒的饭菜竟然有些不习惯了。”

    两人坐在桌前安静的吃完饭后,柳云止道:“如儿,既然你我已经成亲,我有一本命契约兽,你看看。”

    说着,伸手将缠在他手腕上装死的小蛇拉了出来,语气温柔的介绍道:“它叫碎星,虽然一无是处,但身份还挺高贵的。”

    舞如是嫌弃的看了眼小蛇,说:“我不喜欢软趴趴的东西,你把它拿好了,若是掉在了地上被我一脚踩死,我可不会赔。”

    小蛇:这个疯女人。

    “云止,你不管管她吗?”小蛇在意识中抱怨道:“你家娘子讲不讲道理,一点同情心和爱心都没有。本王这么可爱她竟然还想踩死?”

    柳云止掐着小蛇的脖子,笑眯眯道:“碎星,你想让我娘子对你有爱心?我看你是想死吧。”

    小蛇:“……你想多了,本王跟你娘子物种都不同,不可能发展起来的。”这扑面而来的醋味儿,简直了。

    柳云止完全不理会小蛇是怎么想的,他随手将小蛇扔出了窗外,心神一动便布下了结界,任何人都不能闯入。

    舞如是似笑非笑的看向他:“直觉告诉我,你在图谋不轨。”

    柳云止拉着她坐在床上,缓缓地靠近,声音温柔到能将人溺毙:“没错,我就是在图谋不轨。”

    舞如是看着他的眼睛,真挚灼热,一不留神便会沉浸下去。但随即她便放纵了自己,将唇贴在柳云止的唇瓣上,含糊不清道:“正巧,我也对你图谋不轨。”

    柳云止低低笑了出来,声音充满了磁性:“求之不得!”

    他将舞如是放平趟在床上,指尖摩擦着她脸上细腻的皮肤,温声问道:“怕吗?”

    舞如是一双凤眸满是氤氲的雾气,细细看进去,竟是望不见底的漩涡:“我不怕,你怕吗?”

    柳云止眸色一深,双手一撑,居高临下的看着舞如是,声音暗哑满是危险:“试试看便知道我会不会怕了。”

    他随手拂过,两边的帷帐便散了下来。喜烛燃烧,点点光线透过帷帐穿进来,昏暗的光纤给人一种暧昧缠绵的气息。

    柳云止的手放在舞如是腰间,轻手解开她的衣服,黑白分明的眼里似是燃起了一丛火焰:“如儿……”

    听着这声音,舞如是只觉得手脚都没地儿放,身体发软没有力气,雾霭遮挡的凤眸更加氤氲朦胧。

    “如儿别怕。”柳云止暗哑的声音传出,缓缓地覆了上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