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清君侧(求订阅)

娘子,你无情 +A -A

    掐死人后,柳云止拿出帕子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擦着手,动作优雅神色温柔。看着这雍容华贵如王侯公子的人,众人只觉得脖子凉飕飕的。一些脸红害羞的女眷也一脸恐惧地后退几步,再也不敢往柳云止身前凑了。

    连云魁也被这番不含半点烟火气息的行为给惊住了,只要杀人必有杀气,但柳云止从头到尾都是那么云淡风轻姿态闲适,莫非真是上界之人?云魁眸色一深。

    ‘啊~’忽而一声惨叫响起,众人立刻回头看去,只见一位大人嘴角吐出黑色的人,人倒在地上,不到一会儿便死了。

    毒性发作了!

    此后像是开启了什么机关,一声声惨叫响个不停,惊惶无措、恐惧绝望在这方院子蔓延。

    “四皇子,四皇子殿下,臣愿意归顺,求殿下赐解药。”一个中年男人痛苦的跪在地上,表情谄媚卑下。

    这人的行为让许多人都回过神来,面对生死,家国大事全都抛之脑后,能坚持下来的没有几个。

    文武大臣一大半都在求饶,郭峰捂着抽疼的肚子脸色惨白的对着薛净道:“这就是家族的相信?信得人未免太不靠谱了吧。”

    楚天靠在柱子上,连晃折扇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嘴角缓缓渗出鲜血,声音虚弱道:“看来今日要死在这里了。”

    高堂上,太后也支撑不住倒在椅子上。唯有云魁功力高强还在忍耐,但那泛青的唇角却让显露出他也中毒不轻。

    “你们只要归顺我……父皇,父皇便对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你们也能得到解药。”四皇子脸上带着兴奋说道。

    舞如是冷笑,薄唇微动冷傲无情地吐出两个字:“做梦。”

    她懒洋洋地瞥了眼身边的柳云止,微挑的凤眸氤氲神秘:“不动吗?再不动这里的人可都折下了。”

    柳云止无奈的笑笑,心神一动,一根淡灰色的香便出现在手中。他将香递给舞如是,舞如是会意,结果后指尖一划,幽蓝的火光将香点燃。她顺手便将香插进香案上的香炉里。

    袅袅青烟升起的瞬间,众人顿时觉得身上一轻。

    郭峰给两人摸摸脉象,脸上一喜:“毒已经解了。”

    竟然这么容易便解了?

    听到这话的众人全都忍不住朝着那根香看去,毕竟作为今天的主角还是挺吸引人目光的,柳云止和舞如是刚才的动作或明或暗都被人看在眼里。

    一根小小的香便能不费吹灰之力解了剧毒,这等宝贝相当于保命符啊,有些人忍不住眼馋了起来。

    察觉到毒已经解了,云魁也不再顾忌什么。他走到太后身边查看了一番,发现太后并无大碍,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之前因为他大意差点折在这里,现在想来,什么事情都要今早解决才好,免得留下祸患。

    他手一挥,一根响箭从窗口飞了出去。下一刻,整齐的马蹄声响起,无数叫喊声传入耳中。厮杀声格外清晰,不过片刻已经来到了王府门口,领头的郝然便是崔允。

    云卓文看到他脸色一变,色厉内荏道:“崔允,你们崔家是想要造反吗?”

    站在崔允身边的季斐然轻摇羽扇站了出来,笑眯眯的像个狐狸:“四皇子这话就说错了,陛下重病卧床不能动弹不能开口,谁知是不是你趁着这次机会准备将陛下攥在手中号令天下呢。”

    “胡说八道。”云卓文气的跳脚:“本皇子怎么可能对父皇不利,你们这群乱臣贼子害的父皇如此竟然还敢诬陷本皇子。”

    季斐然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一众大臣,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四皇子当然不会对自己的父皇不利,但怕就怕被有心人利用啊。”

    说罢,朝着崔允看去。

    崔允会意,冷声道:“上,解救陛下,清君侧。”

    清君侧三字一出,云卓文腿一软跌倒在地。

    他喃喃道:“我没有,我没有要伤害父皇,没有被人利用。”

    “哦?”季斐然上前两步,疑惑道:“四皇子确定没有被人利用?”

    云卓文立刻回道:“没有,本皇子怎么可能会被别人利用伤害自己父亲。”

    “那就是说……”季斐然盯着云卓文,轻描淡写道:“这一切都是四皇子主使的了。”

    不等云卓文反应,季斐然立刻对着崔允道:“崔将军,四皇子已经承认今天的一切都是他主使的,您务必要将逆贼拿下,保陛下无恙。”

    崔允深深地看了眼季斐然,口中下令道:“来人,将四皇子和他身边的乱党尽数抓起来。”

    “是。”身后的士兵回道。

    崔允不理会喊冤枉的云卓文,直接朝着太后和云魁的方向走去。来到两人身边,他单膝跪地道:“臣参见太后,参见睿王。让太后和睿王受惊了,是臣来迟了。”

    云魁上前将人扶起,笑道:“卿来的刚刚好,何罪之有。”

    他的目光扫过三皇子,眼里闪过一丝冰冷:“云卓喆亦是同犯,一起抓起来吧。”

    “是,王爷。”崔允摆摆手,属下立刻前去将人给抓了起来,还有那些跪地求要解药的大臣以及早已暗中倒戈的人也是一个不留。

    就此,皇帝一脉尽数被一网打尽。

    至于朝中会缺少多少官员云魁完全不担心,这正方便他将自己人给安插上去。

    场面完全控制住以后,太后来到了舞如是身边,道:“今日打扰了你们大婚,索性没出什么岔子。”

    舞如是看着太后,眼底带着氤氲的雾气,薄唇轻扬:“是啊,还好没出什么事情。不过奶奶,你们现在回宫吗?我跟夫君的新婚之日可不想一直这么乱呢。”

    太后忍不住笑了笑,转头看向身旁的柳云止,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慈爱:“云止,以后好好过日子,你的身体也要好好调养。今日你受累了,快去歇着吧。”

    “是,奶奶。”柳云止笑着应声,黑白分明的眼里碎满了春风般温柔和煦:“让奶奶操心了,以后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如儿的。”

    太后点点头,扭头对着云魁道:“睿王,一切打理好了便回宫吧。”

    “是,母后。”

    “天儿,你也跟哀家走吧。”太后看向楚天,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

    楚天晃着扇子的手一顿,干巴巴道:“太后,草民要跟家中长辈商量一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