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大婚(五)

娘子,你无情 +A -A

    柳云止牵着红绸与舞如是面对面,认认真真的拜了下去。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能像没事儿人一样的除了高堂上的太后睿王,怕也只有这一对新人了。

    郭峰和楚天靠在门前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没想到要他们护着的病秧子——那个一不小心就能挂掉的人居然这么强大。

    一定是被骗了!

    不管是文武大臣的探子还是郭峰几人,心中的第一反应便是如此。

    但某些勋贵大族却有种意料之中、果真如此的感觉。

    “礼成,送入洞房!”傧相大吼一声,声音里的喜极而泣十分明显。

    终于解脱了,干了一辈子傧相,就这次最为凶险,不仅被新郎官威胁,还随时有可能丧命。

    舞如是并没有回房,此时的云王府已经被军队给包围了,她跟着柳云止站在一起,头上的盖头也已经揭开。

    郭峰和楚天一脸凝重的看着两边墙上的弓箭手,眼里还有那浓浓的心痛和悲愤。

    薛净瞥了他们一眼,上前两步,说:“因为家族坚信,有人能保住我们的性命。”

    什么?

    两人有些疑惑,薛净怎么忽然就冒出来这句话。刚想去问,却想到他们之前的对话。

    “我终于知道为何太后都来了,可你我家中的老爷子和各大世家的重要人物都没有到场了。”

    “为什么?”

    “因为有危险。”

    “所以我们不重要吗?”

    然后薛净便回了这句话!因为家族坚信,有人能保住我们的性命。

    所以并非不重要。

    两人眉宇间的郁结尽皆散去。

    “怕吗?”柳云止紧握住舞如是的手问道。

    感受到手中的温度,舞如是斜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怕?笑话。”

    柳云止低低一笑,摸摸舞如是的脑袋,说:“我的如儿总是这么不一样,我很欢喜。”

    围观众人:这么危险的时刻依旧有种被喂了一肚子狗粮的感觉。

    舞如是抬头看着外面那些挑衅的人,氤氲的凤眸潋滟邪肆,薄唇勾起一个凉薄到残酷的笑意:“那里面可有之前派杀手截杀我们的势力?”

    “有。”柳云止肯定道。

    他环顾了一周后弯了弯唇角,笑容无害而优雅,语气意味深长中带着危险:“看来如儿是想要报仇了啊。”

    舞如是唇角的笑意半分未变,目光直直地盯着前方没有答话。

    当然要报仇了,一路追杀她的人她肯定不会放过,被追杀时那可是她这辈子少有的狼狈啊。

    一边的薛净皱了皱眉走到舞如是身边道:“郡主有没有觉得不对劲,这些人已经将云王府包围了却不动,似乎是在等什么。”

    等什么?柳云止眸光一闪,伸手一招,身边桌前的酒坛便来到了手中。

    他凑上前嗅了嗅便随手将酒坛扔到一边,语气依旧温雅如初:“被下药了。”

    “下药?”薛净瞪大了眼睛:“敢问柳公子,这是何药?”

    柳云止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当然是毒药了,不过你放心,不是见血封喉。”

    没等薛净松口气,柳云止补充道:“起码可以多活一个时辰。”

    薛净:“……”差点没气得吐血。

    都被下了剧毒了你还这么淡定,你知不知道在你没来之前大家都喝了很多?

    听到这话的云魁:“……”看着地上被自己扔出去摔碎的酒杯,瞳孔猛地一缩。他刚才与太后也喝了,那么他们肯定也中毒了。

    “来人,传太医。”云魁大声喊道。

    “传太医?哈。”门外,云卓文架势十足的走了出来。在他身后一顶软轿中,皇帝陛下不能动弹的躺在里面,但看着云魁和太后的眼神充满了阴狠和得意。

    云卓文看了眼已经被吓呆了云卓喆,本想嘲讽两句却忽然想起他父皇就在后面看着,他脸上挂着虚假的笑道:“去两个人将皇兄扶起来,随行太医看看皇兄可还好?”

    话音落下,立刻便有两名士兵将呆愣住双腿发软的云卓喆扶到皇帝轿子旁让太医看诊。

    云卓文朝着太后和云魁看去,脸上露出成功者的得意:“怎么?不相信你们这么快便输了?”

    舞如是扫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曾安,那双蕴藏世间万千风华的深邃凤眸冷冷地看着被云卓文,带着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高高在上:“我只是在奇怪,府中酒水饭菜一路上都由管家照看,你是怎么找到机会下毒的。”

    云卓文看到舞如是有些惧怕的后退了半步,毕竟这可是第一个将他抽个半死还全身而退的人。随即反应回来,他现在完全不用再害怕舞如是了,他手里有的是人,而且舞如是这方已经都身重剧毒活不了多久了。

    他拍了拍手,一道高壮的身影出现在身前。

    舞如是看到这人,脸上的表情变得了然,她似笑非笑的看向柳云止,眼里带着嫌弃道:“没想到在路上就碰到了奸细,你居然没有发现还将人给带回了府里,你说你还有什么用?”

    柳云止咬了咬牙,清朗温雅的声音变得孤傲暗哑:“说的好像你发现了一样,若是我没有记错,府中的一切都是你打点的。”

    舞如是冷哼,充满了雾霭的氤氲凤眸让她整个人仿佛沾染着轻纱似得朦胧迷雾,疑真似幻:“但护卫都是在前院不会出现在内院,他在外院呆了那么久你都没发现,你还能干什么?”

    柳云止定定地看着舞如是,那带着浅淡笑容的脸仿佛覆上一层月光般温柔的薄纱,幽冷华贵的眸子轻轻荡漾着柔光,矜贵昳丽,夺人心脾:“如儿这是在怪我没有保护好你吗?若这样的话,确实是我的错呢。”

    “本就是你的错。”舞如是随手摘下头顶的凤冠,乌黑的长发披散了下来,衬着那一身火红的嫁衣,惊心动魄,唇角挑起的弧度凉薄又讥诮:“如此,便好好表现。”

    柳云止随手一招,高壮男人便不受控制的飞到了柳云止身前,柳云止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声音温柔轻快:“武镖头,你还真是让我意外呢。”

    说罢,手上微微用力。‘咔嚓’一声响,武镖头带着惊恐的表情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生命气息。

    身边围观的一众吃瓜群众:一言不合新婚夫妻就掐架杀人,你们真是天赐良缘吗?总有种天赐孽缘的感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