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大婚(四)

娘子,你无情 +A -A

    被齐麼麽看着,柳云止和舞如是一路上再也没闹出什么幺蛾子了,或者说,两人已经闹完了。

    刚走到大堂外,齐麼麽便喊道:“新人来了新人来了。”

    宾客们不约而同朝着这边看来,不管心里怎么想的,起码脸上都十分给面子的带着笑容,纷纷拱手:“恭喜郡主,恭喜柳公子。”

    “恭喜恭喜啊,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柳云止没有半分不耐,也没有修士的高高在上,反而笑着跟每个人都打招呼。

    走到大门口,郭峰、薛净和楚天站在一旁挤眉弄眼,直接被柳云止忽视了。

    “跨火盆。”旁边的傧相喊道。

    柳云止先一步跨过去,随即牵着舞如是的手小心的扶着她走了过去。

    迎面有一个一张案桌,但案桌上并非是庆阳公主与云王的排位,而是天神地袛的香案,一边还放着祭品。

    听到傧相喊祭拜天地,柳云止愣了下便接过一旁人递过来的香,点燃后给了舞如是三根,然后牵着舞如是的手将香插进香炉中。

    接下来便是拜堂,柳云止牵着红绸的手竟然紧张的发汗了。

    “拜高堂,一拜。”

    两人看着坐在上位的太后和云魁,没有半分犹豫弯下了腰。

    “二拜。”

    两人又一次弯腰拜到。

    “三拜。”

    柳云止感受着周围紧张的气氛和轻不可闻的闷哼声,眸色深了深。

    一旁的舞如是盖头下的双眸闪过一丝不悦,血腥味!

    虽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两人依旧认认真真的拜了下去,现在没有任何事情能与他们的终身大事相比。

    太后欣慰的看着拉着一对新人,眼眶微红。

    如果柳云止真的是他孙儿,或者舞如是真的是她孙女,那该多好啊。

    云魁坐在一旁,整个人的气质与以前已经是天与地的改变。看着舞如是和柳云止,他眼里带着复杂到极致的感情,也许这一刻连他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夫妻对拜,一拜。”

    两人面对面,一根红绸,就这么拜下去,此后终其一生,唯汝一人尔。

    “二拜。”

    就在两人刚准备拜下去时,一声肃杀阴冷的声音突如起来:“慢着。”

    众人扭头看去,只见云卓喆领着一队京城护卫军颐指气使的走了过来。

    柳云止和舞如是完全没有看他,依旧坚定不移的拜了下去。

    傧相在一边吓的双腿发软,耳边却忽然传来一声温暖和煦的声音:“继续。”

    那笑容那声音,明明温暖如春风,可傧相却只觉得浑身发冷,有种血液倒流的恐惧,下意识便喊道:“三拜。”

    刚喊完,柳云止便收回了目光,与舞如是最后一拜。

    “还拜什么大堂,一群逆贼。”文卓喆抢过身边亲卫的剑朝着大堂中间的香案而去,却因为自身实力太差准头不够,那剑便朝着舞如是而去。

    一众宾客哗然,有能力救人的离得比较远赶不上,站在跟前的手无缚鸡之力。眼看喜事就要变成丧事,只见云魁拿起桌上的杯子扔了出去,那杯子如闪电般击在剑上,将利剑给打落在地。

    太后这时才反应过来,猛一拍桌子怒道:“云卓喆,你疯了不成,今日敢跑到云王府闹事,哀家不是让你闭门思过吗?”

    “思过?”云卓喆看了眼云魁,退后了两步站在自家亲兵身边,这才有点安全感:“本皇子再思过下去,指不定这晋国的天下就改了姓了。”

    太后气的脸色发青:“混账东西,你胡说什么,这是你睿皇叔。”

    云卓喆冷笑两声:“皇叔?皇爷爷驾崩多年,谁知道这位皇叔是哪里来的孽种。”

    太后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整个人都气的发抖了,眼里的恨意怎么都掩饰不住。若不是他们云家,若不是先皇,她好好地儿子怎么可能会留下身份不明的诟病。

    云魁连忙上前拍拍太后后背,低声安慰:“母亲别气,他也嚣张不了多久了。”说着朝柳云止和舞如是的方向扬了扬下巴示意。

    舞如是没有动,现在柳云止的伤势已经完全好了,这些琐事交给他正好。

    而且,新婚之日,作为新娘子太出风头可不好,毕竟这里不是强者为尊的修真界。

    唔,作为妻子,她在外面应该给自家相公留些面子和出头的机会啊。

    柳云止默契的上前一步,郭峰几人也都不着痕迹的站在了柳云止身边。

    柳云止看着云卓喆,脸上带着温和疏离的笑,声音不急不缓道:“三皇子,有什么事情等我们拜完堂再说,可否?”

    他虽是询问的语气,但矜贵雍容的气质竟让人说不出一个不字。

    但等云卓喆回过神来时,有些恼羞成怒了。他一个天潢贵胄竟然会被一个平头草民吓唬住,简直不可原谅。

    “来人,射。”云卓喆下令道。

    一队弓箭手从门外冲了进来,搭弓射箭,完全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时间。不得不说,云卓喆还是有点急智的。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太后这个老妖婆和睿王、云如等人死了,外患便解除了。

    可惜他碰到的是柳云止。

    看着漫天飞来的箭矢,前来的文武大臣有的缩在角落里不敢动弹,有的钻到桌子底下,有的藏在门后……

    郭峰紧张的与楚天靠在一起,说:“我终于知道为何太后都来了,可你我家中的老爷子和各大世家的重要人物都没有到场了。”

    “为什么?”楚天问道。

    郭峰看着飞来的箭矢,脸色难看道:“因为有危险。”

    “所以我们不重要吗?”楚天下意识的问了这么一句,让两人心情都有些沉重和不可置信。

    眼看着箭矢已经到了,却见柳云止伸出手掌,白皙修成的手掌在阳光下竟有种透明之感。可偏偏这么一个小动作,让漫天的箭矢都诡异的停滞在半空,似乎被冻结了一般。

    “我说等我们拜完堂,你听不懂吗?”清朗的嗓音被暗哑的杀伐肃杀取代,地狱一般的修罗气息在云王府蔓延而开。

    柳云止随手一挥,那些箭矢原路返回,那些弓箭手连惨叫声都没发出便尽皆丧命。

    看着众人惊恐的眼神,柳云止周身气势一敛,笑容和煦温暖,翩然优雅:“好了,我们可以继续了……傧相!”

    傧相好容易晕了过去,又被距离最近的郭峰给一脚踩醒,感受着熟悉的让人头皮发麻的目光落在身上,傧相欲哭无泪的喊道:“三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