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天婚

娘子,你无情 +A -A

    齐麼麽离开后,云魁双手在背后隐秘地打了一个手势。

    几道黑影在所有人未察觉时迅速离开大堂,朝着不同方向飞去。

    剑道宗,戮神峰。

    轰!

    强大的威压铺天盖地笼罩了整个宗门,所有接触到这股威压的人尽皆被骇的双腿发软瘫倒在地,修为低意志力弱的人更是吐血昏迷了过去。

    虚空之上,暗沉的黑云朝着剑道宗压下来,仿佛是压在所有人的心头,让人连喘气都变得沉重。

    各峰长老立刻出来释放出自身威压护着修为低下的弟子,唯恐被误伤到。但心里却有些好奇,究竟什么事能让宗主气成这样,连自身气势都收拢不住。

    弟子峰,戚枫捂着发闷的胸口,对着护着众弟子的执法长老拱了拱手表示感谢,随即脚步一转迅速朝着戮神峰而去。

    到底出了什么事能让祖父失控至此,难道是如儿出什么事了?

    戚枫此时也顾不得其他,去戮神锋的速度更是快到了极致。

    清波峰,沈青梦坐在房中吐了口血,门外段商瘫倒在地上久久起不来。

    那就是宗主的威势吗?

    不可匹敌,强大如天。

    那是一种令人绝望的强大,让人连一丝反抗之心也生不起来。

    “小师弟。”房中,沈青梦先回过了神。

    段商听到声音,踉跄地站起身忙问:“沈师姐,你还好吗?”

    沈青梦声音有些虚弱,但眼里闪烁着满满的算计光芒:“我无事,你快去查查看,戮神峰上到底出了什么事,宗主不可能忽然失控,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发生。”

    段商连忙点头,朝着戮神峰的方向跑去。

    戮神殿,靳无缘再也没有以往看上去的无害,那一身浓浓的书生气息完全被血腥杀戮取代。

    “混账、混账。”靳无缘如同一头被惹怒的狮子,怒发冲冠,看那模样似乎下一刻就出去杀个天翻地覆。

    走到门口的戚枫脸色苍白的退后了几步,大殿中的威压最为集中,且最为深厚强大,他能走到这里已经受了内伤。

    “宗主。”戚枫扬声叫道,喉咙涌上的腥甜再也忍不住。

    似乎被血腥味惊醒,靳无缘立刻朝着门口看来,见到戚枫的模样脸色一变,瞬间将周身的气势收敛的干干净净,剑道宗上空蔓延的乌云也散了去。

    众长老见到这股威压收敛了过去后,这才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朝着戮神峰飞去。刚走到半路,却听宗主传信说并无大事,让他们各自散了。

    即使他们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宗主刚才那血腥强大的气势还在心头徘徊,一个个也没有了心思纷纷朝着自己的剑锋飞去。

    戮神殿,见到靳无缘平静下来,戚枫才走了进去,脸上满是急切:“祖父,是不是如儿出了什么事?”

    提起舞如是,靳无缘的脸色更加难看。

    他眼里闪烁着怒火看着戚枫更是不顺眼,直接将人拎起来揍了一顿。

    看着戚枫鼻青脸肿的模样,靳无缘这才有些解气道:“你教的好妹妹啊,出去一趟竟然就将自己给嫁了出去,真是能耐了。你这个混账玩意儿,亏得如是一直跟着你长大,你就是这么带她的?啊?!”

    戚枫此时完全顾不上脸上的肿痛,心思全都在那句‘将自己给嫁了出去’上,他养的好好地妹妹居然被人叼走了?

    不用靳无缘说,戚枫自己都接受不了。他妹妹才多大啊,一辈子都没出过剑道宗,这嫁的那个男人要是骗她的怎么办?她过得不好怎么办?受了委屈怎么办?

    等等,戚枫立刻问道:“祖父如何知道的?是如儿给你报的信还是?”

    靳无缘揉了揉额头,无奈的说道:“是天婚。”

    竟然是天婚?

    戚枫神色郑重了起来,既然是天婚,天道作证并赐下的婚约,那么血缘师徒之间定会有所感应,所以靳无缘才知道。

    靳无缘和戚枫对视一眼,眼里都满是无奈→→天道赐婚下,他们便不能随便动手将人给杀了啊。

    ——这一言不合就想要拔剑杀人的一家子╭(╯^╰)╮

    “去查,一定要给本宗查出究竟是谁,敢骗了本宗的孙女,本宗杀不了他也绝不让他好过。”靳无缘咬牙切齿道。

    戚枫立刻应声,将手边的所有事情尽皆推后,所有人都没有妹妹重要。

    远远看着戚枫匆忙从戮神锋离去,段商才从一旁走了出来。

    他垂下眼眸,眼里满是沉思。

    太一仙宗,云端之上。

    盘膝而坐的白袍仙人忽然睁开了双目,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他的目光从星汉尽头的剑道宗略过,心头暗道:“好小子,居然抢了那个疯子的孙女,干的好。”

    随即,他重新闭上了双眼,周围的云层在他周身聚集将他包围在内,如同一个天然的保护层。

    房中,看着香慢慢的燃烧,柳云止眼里是满满的笑意,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开心。

    舞如是也翘起了嘴角,脸上的笑容明媚而幸福,氤氲的眸子里也带着浅浅的笑,一直萦绕在眉宇间浅淡的冷漠也随之消散。

    此时,她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走吧,我们出去拜堂。”柳云止将盖头重新盖在舞如是头上,牵着红绸朝着门外走去。

    看着头顶的太阳,柳云止轻笑一声,说:“没想到耽误了这么久,马上要到吉时了,恐怕太后他们都等急了。”

    舞如是偏头对着他,声音温柔戏谑:“若你来早点就不会误了时辰,我都未曾料到,你一个上界的修士竟然还能被一杯凡酒给灌倒了。”

    柳云止脸上的笑挂不住了,这可是他一辈子都不想提起的黑历史,被一杯酒灌倒差点误了大婚,说出去都足够修真界那些家伙笑话他几百年了。

    “娘子,这事儿也是个意外。”柳云止解释了一句便生硬的转移话题道:“一会儿定有危险,我们要多小心点。”

    舞如是扬了扬唇没有说话,在这凡间,她相信不会有人能伤到她的,除了柳云止突然发疯。

    就在这时,两人同时朝着左前方望去,只见齐麼麽带着一队下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刚看到两人时脸上的着急惊喜完全不掩饰:“两位小祖宗啊,马上就要到吉时了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快快快,去大堂,太后和睿王已经等许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