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大婚(三)

娘子,你无情 +A -A

    柳云止走进房间,看到乖乖坐在床边的舞如是时,心里的温暖与幸福怎么都散步去。

    “娘子。”他上前两步,轻声叫道。这两个字从他嘴里出来,顿时让他清晰的认识到,他也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了。

    天命姻缘,这就是他的天命姻缘。

    这一声‘娘子’让舞如是心中悸动不已,她摸摸胸口,心跳声如同鼓声,震得耳朵发麻,那股温暖的感觉却让人幸福的想要落泪。

    舞如是将头转向柳云止,盖头下的眼睛并未睁开,她勾起嘴角,笑道:“夫君。”

    这一声柔肠百转,听得柳云止心中一动。他刚想要说什么,一边的全福太太立刻将红绸递到他手边,另一头牵着新娘子。

    一根红绸将前世今生两个命运不同的人连接起来,从此祸福同路,生死同命。彩鸾对箅,红杏添妆。

    “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柳云止吩咐道。

    全福欲言又止,这样并不合规矩。但看着新姑爷笑意温和的模样,她却感觉都浑身发冷,一句话也说不出。

    柳云止牵着红绸带着舞如是来到自己房间,在他出门的短短一瞬间,房间已经焕然一新。大红的鸳鸯被铺着,上面洒满了花生、红枣和桂圆。

    桌上摆着饭菜,一旁大红的喜烛燃烧着,香炉中的紫烟冉冉升起,整个房间给人一种缠绵暧昧的感觉。

    柳云止身子有些僵硬,他完全不清楚怎么就一会儿的功夫房间就大变样了。但看着被盖头遮住的舞如是,心想她应该看不到,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如儿,你也知道我是上界修士,所以总有一天会回去上界的。”柳云止声调温和,不疾不徐,听他说话完全是一种享受。

    舞如是盖头下的凤眸终于睁开了,眼里带着莫名的情绪,问:“那你是要抛下我离开吗?”

    柳云止上前一步将人抱在怀里,柔声说道:“不,我想带着你一起回去宗门。”

    他扬起嘴角,笑得像个大孩子似的:“我幼时被师傅带回太一仙宗,一直在师傅身边长大。师傅教了我很多东西,虽然他有时候比较话唠,但真心疼爱我的。还有三位一直帮衬我的师弟,他们都很能干,不过你不许念着他们,因为我比他们更厉害。”

    “你我成亲以后,我便带你回太一仙宗,师傅也一定会喜欢你的,好不好如儿?”柳云止有些忐忑的问道。

    舞如是抬手抱住柳云止的腰,凤眸里氤氲的雾气漾起淡淡的波纹,波纹越裂越大,最后化为浓浓的笑意:“你说的都好。”

    得到回应,柳云止显然很愉悦。他郑重的揭开盖头,看着这张精致绝美,红霞满面的脸时,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他轻咳一声,声音暗哑道:“我追寻的是道,你我之间天命姻缘,便让天地赐婚吧。”

    柳云止神识一动,一张散发着苍凉古朴的桌子出现在房屋中央。桌子上只摆着一个香炉,香炉上刻着浮云的图案。

    “让天地证婚,如何?”柳云止笑着将手中的香递给舞如是。

    舞如是没有任何犹豫接了过去,神色极其认真。她指尖在香头划过,一簇深蓝的火苗燃起。柳云止眸色一深,这竟然是炼器的锻造之火,

    没想到在凡间也能碰上,他的这位妻子秘密还挺多。不管是那不凡的身手、传说中的生命之基,还是如今的锻造之火,都让他感到惊讶,因为即使在上界也没有人同时具有这么多东西。

    不过,他有一生的时间来挖掘这些秘密。

    看着舞如是郑重的将香插进香炉,柳云止也拿出一根香点燃放进去,两根香并立。

    青烟袅袅上升,穿过屋顶,穿过晋国,一路飘出了凡尘飞上九重霄。

    “今日你我,天地为证,结为道侣,荣华与共,生死不弃。”柳云止语气严肃,神色郑重。

    舞如是盯着面前这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面倒映着她羞涩幸福的眉眼,舞如是勾唇,声音坚定:“今日你我,天地为证,结为道侣,荣华与共,生死不弃。”

    冥冥中,似乎天道有所感应。天空出现彩云朵朵,金光闪烁。

    在云王府上的客人尽皆啧啧称奇,或者说整个晋国的人都看到那彩云朝着云王府聚集。

    “天赐良缘,这可是天赐良缘啊。”

    “没错,郡主和柳公子当真是最最相配的,老天都降下吉兆啊。”

    “太后圣明,这是我大晋强盛的契机啊。”

    “是啊,之前别人还说郡主在孝期成婚乃是不吉利、大不敬。如今来看,明明是天赐良缘啊。”

    一群酸儒在那里巴拉巴拉说个不停,脸上激动的表情溢于言表。对于他们来说,谁坐上皇位并无多大关系,只要能让大晋强盛便什么都好说。

    虽说顽固不化,有时又惹得上位者厌烦。但不得不说,他们对家国大事的一片忠心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大堂内,太后看了眼身形僵硬的云魁,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她的孩子:“睿王,你怎么看?”

    听到太后主动开口,云魁神色一喜,忙道:“母后,身在皇室有许多秘辛您应该也知道。在凡间之上,还有一个高高在上的修真界,那里也是百姓口中常说的天界。”

    “根据文献记载,每隔百年或者几百年便会有人破碎成仙飞升上界。就像每位国师,百姓觉得他们是凭空冒出来的,难道咱们皇室自己还不知道吗?他们便是上界派来镇守凡间并寻找有慧根的弟子的。”

    看着太后认真倾听的模样,云魁更加认真的解惑:“您说过柳云止与如今这位姑娘并非妹妹骨血,因此我便派人去查了查他们身份。果不其然,他们出现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便是在落仙山,而那里也是历代仙人羽化飞升的地方。”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们是上界之人?”太后严肃的问道。

    云魁点头:“没错,只有上界之人能闹出这么大动静。当然儿臣也只是猜测,若不是,那么这一切要么是巧合,要么是人为。”

    太后没有接话,她下意识摸摸头上的簪子,垂下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太后娘娘,您说这郡主和新姑爷怎么还没有出来,这都快到吉时了。”齐麼麽看着宾客都到场了,两位主角却迟迟未到便有些焦急了。

    云魁见太后在愣神,便道:“麼麽派人去催催,让他们准备好了尽快出来拜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