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大婚(二)

娘子,你无情 +A -A

    上完妆,下人拿来凤冠霞帔,看着火红的嫁衣,舞如是清楚的意识到,这次她真的要嫁人了。

    挑眉看向镜中的青年,青年会给她一个温暖宠溺的笑容。

    舞如是沉默片刻,道:“来人,将姑爷请出去。”

    柳云止和下人们尽皆一懵。

    还是全福太太先回过神来,在屋子打量了一圈后,目光定在那个不引人注意却能看见全局的角落,惊讶的叫出了声:“哎呀,新姑爷怎么来了。快快,先出去,这会儿新郎官可不能进来。”

    一群女人手脚麻利的将人给推了出去,全福太太指着几个不怎么忙的小丫头说:“警醒一些,别再让人进来了。”

    “是。”

    等柳云止出去后,舞如是再没有拖延,在众人的服侍下换上了凤冠霞帔。

    头发还未盘起,就那么披在身后。舞如是摸着火红的嫁衣看着镜中的自己,似乎与平日并无不同。心神一动,那双氤氲的凤眸染上了浅笑,柔情绰态媚于言。偏偏嘴角的一抹冷淡笑意给人一种压迫的高雅傲然,无论是面貌身材、风姿气质,都美得教人怦然心动。

    众人都看呆了,有个小丫头下意识道:“郡主真好看,就跟仙女一样。”

    这话也让怔愣的人回过神来,全福太太忍不住笑了出来,点了点小丫头的脑袋,说:“你又没见过仙女,怎么拿郡主跟仙女比?”

    小丫头理直气壮的说道:“郡主就是仙女。”

    众人都没忍住笑了起来,连舞如是脸上都染上了几分笑意。

    闹了一会儿后,舞如是重新坐在梳妆台前,全福太太拿起一旁的牛角梳轻轻地为她梳着头发,口中喃喃道:“一梳梳到底,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堂,四梳梳到姑爷行好运,出路相逢遇贵人……”

    慈祥的声音钻入耳中,舞如是的心也跟着起伏不定,

    待头发盘好后,舞如是看着镜子,抬手摸摸嘴角。镜中人也是这个动作,但那嘴角的笑意最是迷人,满满的愉悦幸福无意识露了出来。

    原来,我现在是这副模样吗?

    舞如是垂眸,终于弯起了眉眼唇角。

    就在全福太太准备将盖头盖在舞如是头上时,一声苍老慈爱的声音打断了她:“这盖头让我来吧。”

    众人回头,便见到齐麼麽搀扶着太后走了过来。

    “参见太后娘娘。”众人都跪在了地上。

    太后摆摆手,道:“你们下去吧。”

    “是。”

    等屋里的人都离开后,太后走到舞如是身后,摸着她的头发,眼里满是怀念:“庆阳当年出嫁比如今还热闹,婚礼匆忙,你不会怪我吧。”

    舞如是抿了抿唇,终是释然一笑道:“不会。”

    太后从一旁拿起一个苹果放进舞如是手中,说:“今日大婚会出一些小状况,如儿,到时候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庆阳一家去世没有两个月,她便让庆阳名义上的女儿成亲,目的是为了儿子的皇位。她对不起女儿一家,也对不起这个姑娘。

    舞如是看这太后苍老的面孔,轻叹一声,说:“奶奶放心,我会小心的,奶奶也要小心。”

    太后听到这声‘奶奶’忍不住眼眶一红,却强忍住眼泪,说:“瞧我,今天是个好日子,怎么能落泪呢。”

    她伸手拿过一旁的盖头,刚准备给舞如是盖上,一道利剑穿透纸窗射向太后咽喉。

    太后也是见惯了生死的,即使挡不住她也没有任何惧怕,只是握着盖头的手有些发白,眼里还带着遗憾。

    但这份遗憾只维持了短短一瞬,只见舞如是抬手一挥,宽大的衣袖带起的劲风将利箭击成粉碎。

    “追。”舞如是冷声道。

    在她大喜的日子放冷箭,什么仇什么怨!

    即使知道今日不太平,可这一幕真真切切的发生在眼前时,舞如是都快气炸了。

    “是。”窗外,两道黑影应声后,死命的去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差点让太后出事,若抓不到凶手,不用睿王出手,他们直接可以自裁谢罪了。

    太后看到那两道黑影,目光一凝:“暗影卫?”

    舞如是点头:“我将金牌给奶奶后,舅舅便送给我两名暗影卫。”说罢,她笑吟吟的对着太后道:“奶奶,现在没事儿了。”

    太后握着盖头的手松了下,盖头朝地上飘去。太后紧张地想去接,若真让盖头落在了地上可不吉利。

    却见一只白皙的手拿着盖头送到她眼前:“奶奶给。”

    太后没有看清舞如是的动作,不过此时她倒是放心了。舞如是看起来武功颇高,这样在大婚上起码能保住性命。

    可这接二连三的出事始终让太后心中不安,唯恐今日的大婚也风波不断。

    但看着舞如是淡然的笑脸和那双怎么都看不透的凤眸,太后也不再纠结。不论有什么风波,她相信这两个孩子都能自己搞定的。

    太后将盖头给舞如是盖上,轻声说道:“以后,一定要过的好好的。”

    舞如是点头,眼前是一片喜庆的火红,就像前世那刺目烧灼的红。

    一股凉意涌入脑中,舞如是闭上双目不再睁开,声音越发温柔:“奶奶放心吧,我会过得很好。”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门口传来齐麼麽的声音:“太后,时辰差不多了,柳少爷要来接新娘了。”

    太后拍拍舞如是的肩膀,说:“哀家在前堂等你。”

    打开门,柳云止身子挺直的站在那里,清风扬起他的黑发,俊美出尘的脸上带着丝丝笑意,黑白分明的眼里也像碎了春风般温柔宠溺。

    看到太后,他微微一笑,翩翩君子,悠然如风:“奶奶。”

    一瞬间,太后又忍不住想要落泪。

    对于柳云止,她是真当成孙子来疼的。

    可惜,这不是她的孙儿。

    但看着这优秀俊朗的翩翩公子,她总忍不住想起自己那素未谋面的孙儿,说不定也这般优秀。

    太后神色复杂的看着柳云止,上前两步,说:“一会儿……自己小心。”

    柳云止脸上的笑容没有半分变化,眼神温暖和煦的看着太后,关切道:“奶奶一会儿也要小心。”

    想了想,他走上前拔下太后头上的一根红玉簪,指尖在上面划了两下,看着簪子比以往更加清透,他嘴角的笑意深了些。

    柳云止将簪子重新插回太后发间,说:“这根簪子可保您三次性命。”

    太后抬手摸摸头上的簪子,虽然感觉没什么不同,可莫名安心了许多。

    她拍拍柳云止的肩,由老麼麽扶着朝着大堂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