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清波峰上(求支持)

娘子,你无情 +A -A

    舞如是刚离开一会儿,曾管家便带着药回来了。他急忙指挥着下人煎药,又让空闲的人布置喜堂装扮院子,忙得不可开交,整个府上也只有两位主人的房间最安静。

    慈安宫,太后睁着眼睛靠在床上,短短时间内,她苍老了许多,仿佛时间将倾注在她身上的偏爱全都收了回去。

    “那孩子还没醒吗?”太后问道。

    齐麼麽轻声回道:“还没有。小姐,您先睡会儿吧,等柳少爷醒过来奴婢再喊您。”

    太后摇摇头,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老麼麽说道:“丑时了。”

    太后瞌目不再说话,齐麼麽后退两步,守在一边。

    黑暗中,云魁一身黑衣蒙着面巾站在阴影处,他没有看太后,却像过去那些年一样一直暗中保护着太后。不管他当不当皇帝,他都是太后的儿子。

    云王府,管家匆匆敲开舞如是的房门:“郡主,柳公子喝不进去药怎么办?”

    舞如是冷着脸站在门口:“喝不进去就灌吧,实在没辙就把药倒进浴桶给他泡着,这种事情还要让本郡主教,你脑子里塞得都是棉花吗?”

    柳云止喝不喝的进去药都没关系,她已经将最好的圣药给他了,伤势好转只是时间问题,等他醒来……他们便要大婚了!

    生死荣辱共为一体,此后她便真正入了这情劫了。

    舞如是眼里闪过一丝复杂,入劫不可怕,可怕的是破劫。

    柳云止……

    飘渺的声音在房内散开,有种说不出的悲哀和复杂。

    门外,曾大管家被自家郡主突如起来的怒气给糊了一脸,连忙屁滚尿流的离开。

    然后他遵循郡主的吩咐,直接将药材放进大锅里一煮,让下人服侍柳云止给泡了进去。

    于是,整个云王府都弥漫着一层浓浓的药味。

    暗中盯着云王府的探子们:“……”脸都青了,这么浓的药味,那位柳公子不会熬不过今夜吧。

    上界,清波峰。

    沈青梦的房门紧闭,段商站在房间外面。即使隔了一道门,那冲天的臭味依旧掩饰不住钻入鼻中。

    段商站在原地干呕了几声,红着眼睛叫道:“沈师姐、沈师姐。”

    屋内,沈青梦坐在镜子前,看着脸上一坨一坨恶心的黑斑和眼角嘴角的皱纹,她恨不得将整张脸给扒下来。还有身上的臭味,她自己闻了都受不了。

    为什么会忽然变成这样,为什么?

    沈青梦狠狠地砸了镜子,趴在桌上哭了起来。

    “沈师姐?”段商担忧的声音传进来,沈青梦擦干眼泪,冷静的问:“何事?”

    段商捂住鼻子,说:“我今天依旧失败了。”

    沈青梦脸色扭曲了一瞬,随即她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你用尽办法都没有靠近首刹峰,连舞如是的面都没有见到?”

    “没错。”段商眼底青黑,神色有些疲惫:“我还没有靠近首刹峰便被大师兄派人拦住了,就连后山悬崖都有人把守。”

    虽然那天段商被吓到了,但从悬崖底下醒过来后他便意识到是有人吓唬自己,目的只是不想让他见到大师姐。

    可这又是为什么?之前不还好好的吗?

    沈青梦忽然问道:“你打听到舞如是修的什么剑道没?”

    段商苦笑的摸摸鼻子,说:“不用打听,只要去了首刹峰的人都知道,是无情剑道。”

    那股毁天灭地、誓死无回的剑气还在剑锋盘旋着呢。

    无情剑道?!

    沈青梦喃喃问道:“我听说无情剑道最容易走火入魔?”

    段商点头,忽然想到沈青梦在房间看不到,便开口道:“没错。无情剑道乃是摒弃一切情感,以己身定下杀戮之道。凡触犯者,不论是谁,一律杀无赦。若因某些情感或执念导致剑道动摇,便很容易走火入魔的。”

    “那么,你说她会不会走火入魔了,所以才一直没有出现?”沈青梦眼睛一亮。

    段商想了想说:“应该有这种可能,但不是完全的把握。”

    “无妨,我对舞如是也算了解。”沈青梦自信的一笑:“即使她再怎么改变,骨子里的东西是变不了的。既然她躲在首刹峰不出,连大师兄都在为她遮掩,那么除她私自离开剑道宗外,只有走火入魔这一回事了。”

    段商:“也许闭关了。”

    沈青梦:“……”也只有你这个蠢货相信左烟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舞如是刚刚出关,还没来得及感悟,只是在宗门内溜达了一圈又跑回去闭关?这是脑子有问题吗?正常人都不可能这么做,起码闭关之后花上几年时间消化一下这几年的收获顺便历练历练才是正经。

    至于不在宗门内?沈青梦很肯定的表示这完全不可能。一个从未出过剑道宗的人会无声无息的离开并经验老道的躲开所有暗探,这不是笑话吗。

    “段师弟,你准备一下,在天亮之前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舞如是心魔入体。”沈青梦柔声说道,那双水润的杏眼里一闪而过的狠辣让人心惊。

    段商犹豫了下,问:“沈师姐,这样是不是太狠了。毕竟所有修士都知道,剑修心魔入体,不拔除心魔永远也不能拿剑。”

    沈青梦暗骂一声没用的东西,语气却异常坚定:“段师弟,舞……大师姐的事情迟早会爆发出来的,我们只是提前了时间而已。”

    舞如是已经晋升金丹期,修为比她高的太多了。仅仅是‘大师姐’这个称呼都让她心里难受,仿佛被毒蛇咬了一样。

    很快,很快剑道宗便没有大师姐了。

    段商虽然觉得这个理由太过牵强,可他不想反驳心上人,现在只是违背良心去伤害人,哪怕让他去死他也毫不犹豫。

    正事谈完,段商又带来了一个消息:“沈师姐,你的问题我去找丹峰峰主问过了。”

    “峰主怎么说?”沈青梦激动的站了起来,随着她的情绪波动越大,那股令人作呕的臭味也更大。

    段商没忍住又干呕了几声,刚好被沈青梦给听到了。此时此刻,沈青梦真恨不得把段商千刀万剐。

    半晌后,段商才缓过来,声音有些干哑的说:“峰主说,你的七彩荷旁边肯定长有克制它的缘疏草,而你可能将七彩荷与缘疏草一起误食了。”

    误食?不可能!

    那天舞如是刚来便毁了七彩荷,她怎么可能……

    等等,等一下。

    沈青梦忽然想到,那日舞如是随手扔过来的泥土被她一不小心给咽了下去,莫非这七彩荷与缘疏草都在那团泥土中?

    将近期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梳理了一遍,沈青梦十分肯定,造成她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一定是舞如是搞的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