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本命契约碎星

娘子,你无情 +A -A

    张太医诊断了片刻,猛地站起身吼道:“谁给他喝酒的?不知道他重伤只剩下半条命了吗?”

    楚天干咳一声,略心虚的问:“那现在呢?”

    “只剩下一口气。”张太医没好气的说道,朝着曾安招招手,曾安会意立刻将药箱递上。

    舞如是看着张太医拿出银针准备扎人,想要说什么却忍住了。

    罢了,既然用了她的生命之基,被张太医扎两下当做报酬也没有多大关系……吧。

    舞如是摸摸鼻子,眼神有些飘忽。

    看着被张太医扎的皱起眉的青年,舞如是第一反应居然是这家伙这副模样都很好看啊。反应过来后她暗啐了自己一下,怎么变得喜欢看脸了。

    但不可否认,看着那张俊脸,连饭都能多吃两碗。当然,舞如是刻意忽略柳云止在东夷山时那种阴测测的欠揍德行。

    一炷香后,张太医拔下银针,擦了擦手提起笔就开方子。

    郭峰小心翼翼瞥了眼舞如是,发现她正全神贯注的盯着柳云止,这才蹭到张太医身边小声询问:“那个、张太医啊,柳兄没有性命之危吧?”

    张太医白了他一眼,将药方子交给曾安,说:“去抓药去,大晚上若是没有药店开门,明天就给你们家公子收尸吧。”

    曾安吓了一跳,下意识去看舞如是。

    舞如是看都不看他一眼,淡淡道:“去吧,完不成任务你也不用回来了。”

    “是。”曾安也不敢耽误,立刻领着几个护卫匆忙出府去了。

    看着张太医收拾东西准备走,郭峰又谄媚的蹭了上去:“太医,柳兄明日大婚能参加吗?”

    张太医脸色铁青:“你看他明日醒不醒的过来。”说罢,拎起药箱随手指着门口站岗的两个护卫道:“你们两个送老夫回去。”

    张太医离开后,郭峰三人面对舞如是总觉得头皮发麻,心虚的不行。

    “此时也很晚了,三位公子也忙了很久,还是去休息吧。”舞如是委婉逐客。

    薛净开口道:“郡主,明日便是你们大婚了,若柳兄一直未醒……”

    “这不是你们的错吗?”舞如是打断他的话,眉宇间满是冰冷,那双氤氲的眸子罕见的露出锐利的光芒:“若云止明日未醒,你们便以死谢罪吧。”

    楚天有些腿软,破坏一个女人婚礼的后果简直是生命中最承受不住的痛啊,在新郎还没死的情况下就要偿命,太彪悍了。

    “郡主,那我们三人便先住在府上客房吧,若有什么意外好歹能帮上忙。”楚天认真的说道。

    舞如是直接开口讽刺:“帮什么忙?帮忙劝酒还是帮忙找太医?”

    三人顿时相顾无言,在舞如是讥讽的神色下灰头土脸的离开。云王府的客房是住不了了,三人商量了下留了下人打探消息,一旦云王府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回报,他们迅速的跑回家去找老祖宗赔罪。

    明日郡主大婚特别重要,不仅关系着他们两人的终生大事,还关系这皇位更替、世家勋贵的利益。这中间牵扯的东西多了去了,让三个年轻的小子给这么一搅合,还不知会发生什么呢。

    于是这,三家的老爷子都在唾沫横飞的咆哮,其他文武大臣听到消息脸色也难看了起来,不管有意无意,京都所有人的眼光都聚集在了云王府。

    舞如是坐在榻前目不转睛地看着柳云止,昏迷了以后,柳云止周身矜贵优雅的气质没有消失反而更浓郁了。

    她的指尖描画着柳云止的五官,发现每一处都该死的合她心意。

    她面色温柔,语气却无比认真道:“柳云止,还有两个时辰便是你我的大喜日子,你若醒不过来,我们的约定便作废。”

    看着紧闭双目的青年,舞如是低头在他额上吻了下,神色却猛地一顿,凛冽的凤眸刺向柳云止衣袖处,目光冰冷没有温度。

    看来这就是前世那条咬了她一口并被她掐死的蛇王碎星了,想到这里,舞如是下意识的摸摸手腕,光华如初,那两个牙洞已经随着前世掩埋了起来。

    “出来。”舞如是声音温柔却不失霸道,清淡的没有情绪的声音听到小蛇哆嗦了一下。

    它脑袋一拱一拱地从柳云止衣袖钻出,朝着舞如是吐了吐芯子打招呼。

    舞如是拂袖将小蛇给打飞出去嵌进了墙里,隐藏在氤氲雾气下的凤眸划过一丝兴味,而后声音愈加冷漠危险:“凭你这么个小东西竟然还敢挑衅我,恩?”

    小蛇:“……”艰难地将自己从墙里拔出来,直接侵入舞如是的意识,咬牙切齿道:“本王碎星。”

    碎星?

    是那个‘碎星寥寥柳摇摇,尸海骨山血如涛’的碎星?还是太岁头上动土的岁星?

    舞如是扬了扬唇,问:“是碎星还是岁星?”

    小蛇目瞪口呆,第一次碰到有人问这个问题。

    它身形一僵,直立起来,嘶嘶地吐着芯子,说:“碎星岁星不都一样?”

    舞如是挑眉:“你确定?岁星五行属木,而柳云止的柳正好是木,也就是说……你是他的本命契约兽?”

    小蛇:柳云止你特么别睡了,你这个媳妇太可怕了,我快要暴露了qvq。

    “看你这精神昂扬的模样,想来柳云止也不会有事。你争取让他天亮前醒过来,知道吗?”舞如是靠近小蛇轻声吩咐道。

    小蛇傻呆呆点头,看样子被舞如是的睿智给吓到了。

    得到回应,舞如是满意的拍拍小蛇的脑袋,但那股湿滑的触感让她立刻缩回了手,嫌弃的拿帕子擦了好几遍。

    小蛇:“……”羞愤欲死,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咬断这女人的脖子,但在那双氤氲的眸子看过来时,瞬间将自己盘成一团缩在墙角。

    嘤,太可怕了。

    舞如是淡淡的瞥了它一眼,便朝门外走起,刚走到门口,她顿了顿,道:“我发现你的事情不用告诉柳云止了。”

    小蛇看着舞如是离开的身影傲娇的一笑,你让我别说我就不说吗?想错了你,小爷我才不会听你的话。

    但当它想说话时才发现,qvq居然被下了禁言。

    小蛇:“……”柳云止你这个蠢货别睡了,你老婆要逆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