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伤势发作(求支持)

娘子,你无情 +A -A

    外面风起云涌,云王府也不安宁。

    柳云止看着面前这三人,眼里浅淡的笑意都维持不住了:“你们三人没事儿做吗?”

    楚天晃晃手中的折扇,故意说道:“柳公子严重了,明日你便要大婚了,晚上与兄弟几人喝几杯怎么了。”

    薛净端起一杯酒朝柳云止抬了抬眼皮后一饮而尽,顺手将酒杯倒过来示意已经喝的一干二净。

    柳云止侧头再看看郭峰,却见郭峰咧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手里端着酒杯笑嘻嘻的说道:“先干为敬。”

    然后十分爽快地一口饮尽,大气都不带喘一下的。

    柳云止瞬间就沉默了。

    “柳公子,请。”三人异口同声道。

    柳云止看着面前的这杯酒如同洪水猛兽,他面带歉意,声音温煦徐然:“在下身子不好,实在不胜酒力,三位可否通融一二?”

    薛净垂眸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一言不发,看样子是拒绝了。

    楚天敲了敲掌心,戏谑道:“柳公子,明日是你大喜的日子,你还得给宾客敬酒,回了新房洞房花烛夜也要喝合卺酒。今晚我们兄弟三人舍命陪君子,让你先尝尝这酒的味道,免得明天丢脸,你不能不领情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柳云止不可能再去拒绝。他缓缓端起面前的酒杯,酒香熏的人头晕。想要放下,但面前的三人明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柳云止无奈苦笑,将酒一饮而尽。

    辛辣的味道从喉咙烧到了胃,乃至短短时间柳云止额上便冒出一层冷汗,脸上也隐隐浮上一层红晕。

    薛净三人对视一眼,眼里都闪烁着惊讶和古怪,没想到这人还真不会饮酒。看起来比王侯公子还要雍容华贵,优雅翩然的人竟然真真不会品酒,这可太让人意外了。

    没等三人感慨完,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在耳边响起。

    “咳咳,咳咳咳……”柳云止迅速从袖中拿出帕子捂住嘴,脸上因酒水而浮现的那丝红晕那瞬间消失,变得惨白惨白的,连嘴唇也失去了颜色。

    薛净意识到不对,立刻站起身走到柳云止身边:“柳兄,柳兄?”

    楚天隐隐闻见血腥味,冲上前扯开柳云止手中的锦帕,殷红的血迹让他瞳孔猛地一缩,几乎是下意识的,郭峰朝着门外喊道:“来人,快去请张太医,快!”

    薛净干脆利落的将人扶到一旁的软塌上,不久后咳嗽声便停了,但三人没有半分高兴,因为软塌上的人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这事麻烦了。

    准新郎明天就要成亲,他们三个晚上给人灌酒将人弄得半死不活,若是有个万一……想到那位郡主手握鞭子彪悍的模样,三人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越是害怕某人,某人越是很快出现。

    舞如是比太医来得快,在听到管家叫太医的时候她便走出了房间。神识随意一扫,正好看到柳云止伤势发作的样子,她便立即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走进房间,舞如是随手推开挡路的三人来到软塌前,伸手搭脉,合上双目灵气探入。

    郭峰有些心虚的道:“郡主,此事是我等之错。我等并不知晓柳兄不能饮酒反而一再相劝,害的柳兄如此,我等心中也甚是过意不去。”

    楚天讪讪道:“柳兄若出了什么事,我们三人一力承担。”

    薛净倒是十分光棍:“郡主,对不住了。”

    “闭嘴。”舞如是皱起眉不耐烦道:“滚出去。”

    三人虽然身上并无官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被舞如是这般不客气的撵人心中有些不悦。但看着嘴角挂着血迹还处于昏迷状态的柳云止时,便心虚的哑口无言,灰头灰脑的走去了大厅等消息。

    看着三人离开,舞如是才重新闭目探脉。

    灵力在柳云止体内绕了一圈后,舞如是发现柳云止在冰渊结界受到重创一直未能痊愈,伤势一直被他压制,结果一口凡酒竟然让他的伤势全面爆发。

    不过,柳云止的护体灵气竟然允许她的进入。如果现在杀柳云止易如反掌,舞如是眼里闪过一道红光。就在这时,清凉的气息从手腕钻入脑中,那股烦躁嗜血的情绪瞬间消失。

    清醒过来后,看着掐在柳云止脖子上的手,舞如是表情茫然了一瞬,随即脸色难看的退后了几步。

    又是这样,只要是跟情字沾边,她总控制不住自己。在上界还好,来到凡间后越来越失控。

    舞如是嘴角抿成一条直线,冰冷没有温度。

    她心神一动,指尖的戒指光芒一闪,一个小玉瓶出现在手中。

    舞如是将瓶子拿起来晃了晃,玉瓶瓶身竟然诡异的变得透明,里面清澈的液体缓缓流转,每一次流动都有七彩之色。

    生命之基!

    在世界最先出现生命的地方才会有生命之石,而生命之石历经万年才会产生一滴生命之基。

    这是传说中的东西,数万年不见得有一滴。

    当初舞如是接过东晟剑圣馈赠的戒指时发现了离火簪,既然有离火簪,那么生命之基定然也会有,因为这些宝物曾经出现在宁息手中同一时期出现过。

    看着手中的东西,舞如是没有丝毫犹豫,滴了一滴到柳云止嘴里。

    她一直没有用也是不想去浪费这珍贵的东西,毕竟自身的伤势可以慢慢修养,而生命之基却相当于一条命。没想到关键时刻,第一次用的竟然柳云止。

    忽而,舞如是将玉瓶收进戒指中,身形一闪端坐在一旁。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曾管家的声音。

    “张太医您快点,我家公子等着您救命呢。”曾管家拎着药箱,拉着张太医匆忙而来。若非张太医的身份,他恐怕会直接将人给扛来。

    张太医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看着曾安吹胡子瞪眼的,想要张口说什么却被听到动静赶过来的楚天一只手拎进了屋子。

    可怜张太医一把年纪被人大晚上从上拉起来,如今还被粗鲁地拎着衣领。

    楚天直接将人给放到软塌前,急忙道:“张太医快看看,柳兄到底如何了,这只是喝了一杯酒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

    张太医显然也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狠狠瞪了楚天一眼,便迅速给柳云止看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