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死不得安宁(求订阅)

娘子,你无情 +A -A

    太清宫,太后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上动弹不得的皇帝,冷声道:“你也有今天啊。”

    皇帝气得脸有些抽搐,眼神愤恨的盯着太后,那神色似乎恨不得将人给千刀万剐,可惜嘴里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太后拍拍手,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虽然这人蒙着脸,但皇帝能清晰的认出这人是一直跟在他身边受他倚重的影子。

    看着皇帝悲愤的表情,跟他斗了大半辈子的太后完全清楚他在想什么,说:“他没有背叛你,因为他从来不是你的人。”

    黑影沉默不语,伸手从龙的暗格中取出玉玺恭敬的交给太后。

    太后拿出早已准备好了的圣旨,将玉玺稳稳地盖了上去后,随手交给黑影:“去颁旨吧。”黑影应声消失。

    看着皇帝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封圣旨,太后道:“既然你想知道,哀家便告诉你吧。”

    她上前两步,道:“那封圣旨是让魁儿认祖归宗并册封为睿王的,只要你死了,皇位自然便是魁儿的。”

    皇帝嘴巴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太后直接接过话道:“你想说你的两个儿子?你以为哀家杀了你所有的孩子只留下这两个废物会什么都不做?”

    “他们这辈子都不会有子嗣的。”

    随着太后的话语落下,皇帝看着她的眼神简直像吃了她一样。

    至于手中的玉玺,太后随手朝身后扔去,吓得皇帝浑身青筋都蹦了出来。

    久久未听到玉玺摔碎落地的声音,皇帝吃力地侧头一看,却见一个身形高大威严的男人锦衣玉袍走了出来,手中拿着的便是玉玺。

    皇帝看到这人的脸,眼里闪过质疑、惊怒、探究、愤恨等等情绪,复杂不已。

    太后冷笑一声,说:“看样子你是知道他的身份了。”

    “母后息怒。”云魁轻声劝道。

    太后摆手将他推到一边,目光冰冷的盯着皇帝。皇帝眼神四处飘忽,但脸上的阴狠怎么都掩饰不住。

    这副模样还有什么好怀疑的,这么多年了,只有她一个人被瞒在鼓里。

    太后脸色十分难看:“呵,没想到先皇当年竟然将我儿的身份告诉你了,看着哀家与儿子相逢不识你是不是很痛快?哀家怀念了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这么多年真是瞎了眼了。”

    太后气急了直接抬手拔出云魁腰间的剑朝着皇帝斩去,云魁连忙拦住:“母后,他此时不能杀。”

    “不能杀?”太后凄声笑道:“你也是因为先皇的皇命才不跟哀家相认吗?哀家十月怀胎生你下来,为你痛苦那么多年,你竟然向着那么一个东西?”

    看到太后发火,云魁连忙跪在地上:“母亲,孩儿无时无刻不想跟你相认,可父……先皇驾崩前,让孩子发誓决不能主动揭开自己身份,否则……”

    “否则什么?”太后冷声问道。

    “否则他即使是死也不得安宁。”不论如何,他都是我的父亲,我如何能让他死不得安宁。

    云魁后面的话没有说,可太后在宫中起起伏伏一辈子的人了,怎么可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太后随手将剑扔在地上,弯腰捧起云魁的脸,说:“死不得安宁?我的孩子,你可知你的母亲活都活的不安生?”

    她哈哈大笑,凄然道:“你可知道你的母亲这么多年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母亲……”云魁跪着上前抱住太后,失声痛哭道:“母亲息怒,是孩儿不孝,孩儿早该与母亲相认的,都怪孩儿……”

    太后苦笑一声,摸摸云魁的头发,说:“我儿纯孝,可母亲心里却难受,恨不得掀了那皇陵,毁了这大晋的天下。哀家就是要那狼心狗肺的东西死不得安宁。”

    看着儿子挺拔的身姿,太后疲惫的闭上眼,本来保养极好的模样在一瞬间似乎老了许多:“魁儿,只要想起你因为那人才不跟母亲相认,母亲就觉得心寒。”

    太后站直身姿,似乎又成了那高高在上的太后:“这是哀家为你做的唯一一件事,以后哀家不出慈安宫,你也不必来了。”

    “母亲……”云魁大声叫道。

    太后顿了顿,步履蹒跚的朝外面走去,背影落寞孤寂,却也决绝。

    这辈子,她的家族衰落了,她的父母与她决裂了。她的爱情死了,她的女儿离开了……

    然后是她的儿子……

    就这么样吧!她对自己说。

    知道儿子还活着就好,其他的就这样吧。

    看着太后的身影越走越远,云魁知道再也挽回不了了。

    他有些痛苦的垂下头,眼里是浓重的怎么也散不去的自责愧疚。

    伏地许久后,云魁站起了身,那双眼再也找不到半分懦弱,他成了一个合格的王者。

    走到龙前,云魁看着皇帝幸灾乐祸的眼神依旧冷淡平静:“你先安心呆着吧,等我登基后会送你一程的。”

    将惊怒交加的皇帝抛之脑后,云魁去准备一切事宜。当那封圣旨宣告天下后,一切便成了定局。

    也却如云魁所料,那封圣旨下后,世家大族,勋贵元老尽皆前来道贺,隐隐有皇帝一派那不和谐的声音也被压了下去。

    但云魁知道,一切并未那么容易。皇帝一派和两位皇子一派定然会在暗中做些小动作,而明日如郡主的大婚,便为他们的行动了契机,也为云魁将这群人一网打尽了机会。

    所有的风暴都在等待明日,整个都城这一天暗潮涌动,隐隐有暴风雨来前的宁静。昔日繁华的街道也显得肃杀,一队队巡逻卫来来回回走动,平时上街遛狗打马的纨绔子弟也被自家长辈关在家里。

    虽然大多数人不明白郡主和世子刚进京是兄妹,怎么太后的懿旨上写成了世子是云王收的义子,而且还要为两人赐婚?

    即使不明白,所有人也不敢说话,只老老实实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京都风起云涌,大小家族都小心翼翼,有想要抓住机会一飞冲天的,也有想要斩杀叛乱的……这其中的凶险一个不小心便会有灭族危机。

    这,京都的灯火亮如白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