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我与郡主要大婚了

娘子,你无情 +A -A

    看着林卓沛紧张的模样,太后和齐麼麽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太后摸摸林卓沛的脑袋,温声道:“别害怕,你暂时就住在皇宫中,等你父亲登基后,你再搬去太*******等你父亲登基?搬去太******林卓沛白眼一翻,吓晕了过去。

    慈安宫顿时一阵人仰马翻,等太医确定林卓沛只是吓到了,太后瞬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

    送走了一干人后,太后的目光落在将自己缩成一团呆在角落的季斐然身上,那怀念温和的眼神看的季斐然浑身寒毛直竖。

    “你叫季斐然是吗?”太后招招手。

    季斐然打了个哆嗦,硬是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道:“回太后,草民便是季斐然。”

    太后仔细的打量了下季斐然,怀念的说:“长得跟你父亲真像,你父亲当初也是你这般年轻,没想到一转眼,你已经这么大了。”

    季斐然心中一动,有些好奇的问:“您认识草民的父亲?”

    太后靠在椅子上,齐麼麽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她的肩膀:“认识,你父亲季献是云王的手足兄弟,以军师的身份跟着云王出生入死二十几年。二十年前他在宫变中意外去世,你还在你母亲肚子里。”

    “暗影卫为了让你活命,将还是婴儿的你带到了文远侯府,寻求老侯爷的帮助。”

    季斐然却在这一刻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晕眩感。

    季献!

    这个名字想必只要是晋国的人都不会忘记,因为他跟着云王平复了晋国周边大大小小十数个国家,让晋国之外再无王国。

    若云王是在前方冲锋陷阵的大将,那么云王便是智囊。

    他掌控者一切,包括云王。

    当年便有人说过,若季献有一丝私心,若云王有一丝不信任,那这大晋江山便不可能达到盛世。

    季斐然从记事起便住在文远侯府,府上的人说他是军人遗孤。他姓季,一直以季献为目标和偶像,没想到那个他一直仰慕的人竟是自己父亲。

    季斐然嘴唇有些颤抖:“父亲、他是我父亲……”

    太后目光穿过他,似乎看向了过去的那个年代:“是啊,他是你的父亲。”

    于是,继林卓沛之后,季斐然也晕了过去。

    慈安宫又一阵人仰马翻,在太医诊断心神受创情绪起伏较大并无大碍后,太后这才放下心来。

    大雨下了两天,两天后宫中传出陛下病重的消息。

    云王府内,舞如是与柳云止正在下棋。

    挥手让报告消息的曾管家呆在一边,柳云止捏着黑棋说道:“看来太后是要动手了,还真是挺急的。”

    他漫不经心的放下棋子,刚好斩断了白子的围困。

    舞如是脸上没有半分意外:“奶奶一旦知道先皇一直在欺骗她,没有毁了这大晋的江山都是仁慈了,她不会允许除了自己血脉外任何人坐上那个位置。”

    说罢,将白棋随意的放了一个位置,恰恰好将黑子的陷阱暴露出来,让一切埋伏成了无用功。

    柳云止笑得意味不明,捏起黑子落在一边看似毫无用处的地方,那陷阱由暗转明竟然活了:“猜猜太后今日动手还是明日动手?”

    舞如是瞥了他一眼,将白子落在黑子的腹地:“今日,对于奶奶来说,忍一天都是痛苦。”

    柳云止黑子落下,截断白子的活路,问:“我们要去帮忙吗?”

    舞如是捏起白子的手又落了下去,将白子扔回盒子,嘴角的笑容讥讽犀利:“帮忙?太后动手,你最应该做的便是马上准备大婚。不是你求取本郡主的吗?怎么到了关键时刻不知道上心?”

    柳云止一呆,说好的温婉顺从乖巧可人呢?眨眼间变得这么犀利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慢着、慢着哦。

    刚刚媳妇说成婚的,他没听错吧。

    就在这时,管家走了过来:“两位主子,太后懿旨到了。”

    在他身后,一位老太监笑容满面的行礼:“奴才见过郡主,见过柳公子。”

    听到‘柳公子’三个字,舞如是眼神一闪,朝着椅子背一靠,饶有趣味的看着柳云止坐立不安的模样,对着老太监慵懒的说道:“念。”

    老太监没有任何意义,直接打开圣旨念了起来:“传太后懿旨……择日完婚,钦此。”

    舞如是对着管家扬了扬下巴,曾安会意上前,接过懿旨给老太监塞了几张银票便将人给送了出去。

    “怎么,不去准备喜服坐在这里作甚?”舞如是戏谑地说道。

    柳云止这才回过神来,立马火急火燎的抓了几个土匪就朝府外跑去置办东西。

    看着好似落荒而逃的背影,舞如是哈哈大笑,但那双凤眸里依旧蒙着一层氤氲的雾霭,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楚。

    笑完后,舞如是扭头看着皇宫的方向,嘲讽的一笑,利用我们大婚来吸引皇帝一脉的注意力,这算盘打得可真精。

    沉思许久后,舞如是才道一声:“罢了,就当还了庆阳公主一家的债,以后因果各不相欠,这红尘俗世便了无牵挂了。”

    却说柳云止,出门走了不久便看到郭峰三人。

    柳云止眼神一闪,立刻走上前不紧不慢道:“是你们三位啊,在这里相遇真是有缘分啊。”

    郭峰嘴角抽了抽,道:“世子。”

    柳云止摆摆手,黑白分明的眼里是暖融融的笑意,连一向温柔生疏的声音都带着几分高昂愉悦:“别叫世子了,明日是个黄道吉日,我要与郡主大婚了。”

    我要与郡主大婚了!

    要与郡主大婚了!

    与郡主大婚了!

    三人:“……”一脸懵逼,一定是我们今天出门的姿势不对,不然怎么听到了一个滑天下之大稽的消息,兄妹俩结婚这是想要***吗。

    柳云止一眼便看出三人自欺欺人的想法,笑容满面的说:“我没告诉过你们吗?我与郡主一直都不是亲兄妹的。”说着,他语气陡然严肃起来:“你们的云世子早已与庆阳公主一起丧命了。”

    说完,摆摆手对着三人和气的道:“明日的婚礼你们一定要来,谁不来我就让郡主去你们家坐坐。”

    三人一脸血的看着柳云止炫耀完,看似云淡风轻,实则骄傲欢喜的离开。

    三人面面相觑许久,薛净淡淡道:“四皇子府还去吗?”

    楚天紧握着折扇,脸色发青:“……去个屁,回去跟老爷子商量商量明天的事。”

    郭峰附和的点头,话不多说,扭头就走。

    于是,还在府中苦苦等待的四皇子就这么被放了鸽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