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给跪了

娘子,你无情 +A -A

    文远侯府,崔允正督促崔鑫和林卓沛练功。看着回到府中将自己收拾地人模人样的崔鑫,崔允更加坚定不能让二弟自由的放飞,让外人看到那副糙汉的土匪脸实在是丢侯府的脸。

    而且,他是将军,只会镇守边关,侯府的爵位还是需要二弟来继承的。每每想到这里,崔允就忍不住郁闷为何别人家的孩子都抢着要权利,他们家硬塞都没人要。

    崔允走到林卓沛身边,看到他蹲着马步还舔着脸谄媚的笑,顿时扭头就走。这伤眼的程度以征战沙场见惯死尸的将军都扛不住啊。

    林卓沛笑脸一僵,大爷那嫌弃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他做了什么。

    “大公子。”管家林伯快步走来。

    崔允面无表情的上前,低声问道:“何事?”

    林伯轻声在他耳边说道:“那位来了,老爷让我来请你。”

    崔允似是有意无意的扫过林卓沛,抬步就朝着书房走去。

    书房内,老侯爷翘着腿坐在上首,一把年纪竟给人一种吊儿郎当的感觉。

    云魁一身藏青色锦袍坐在一边喝茶,乌黑的头发被金冠束起,双目锐利霸气,周身气息沉稳强大,不看他的长相,只感受着他的气息便给人一种主宰天下的王者之气。

    咚咚咚。

    “父亲,是我。”门外,崔允轻声道。

    “进来。”苍老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慈爱。

    崔允进来看到老侯爷的第一眼便皱起眉,他歉疚的对着云魁道:“让六爷见笑了,家父一贯是这个不着调的性子。”

    老侯爷闻言懒懒地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魁小子,我没说错吧。这个混账小子总是跟老夫过不去。”

    云魁有些无奈:“行了老大人,你们父子这么相处都几十年了,怎么还拿我打趣呢。”

    老侯爷坐直身子,神色认真的对着崔允道:“自己随便找个地儿坐吧。”

    崔允周身的气息更冷,他挑了一个距离老侯爷最远的地方,气的老侯爷跳脚大骂:“不孝子,真真是个不孝子。”

    云魁:“……”这特么就尴尬了。老侯爷教训儿子,他坐在这里算什么事儿。

    看着老侯爷唾沫横飞的训了崔允半个时辰,壶里的茶都换了两次,云魁才开口道:“老大人别想着逃避了,我这次来专门就是为了这一件事的。”

    老侯爷:“……”窝日,这货太直接了。

    崔允一抹脸上的唾沫星子,看着云魁的脸色隐隐有些敬佩,能在父亲唾沫星子底下坚持这么久脸色都没变,实乃真汉子啊。

    老侯爷与云魁对视许久,发现云魁真的不为所动,这才无奈妥协道:“我记得当年你将孩子放在我这里时说过,不会牵扯到皇家之事。”

    云魁垂眸,捏着茶杯的手收紧,指尖隐隐有些发白。

    不牵扯?怎么可能不牵扯。

    母后痛苦了几十年,庆阳一家无辜丧命,他若是再不站出来便不是男人了。

    收敛了情绪,云魁淡淡道:“老大人,母后已经与国师通过气了,帝位之上,即使不是我,也不能是那个人一家!”

    崔允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竟然连国师也参与进来了,随即他有些凝重道:“自古以来,国师掌握着神秘的力量,能移山倒海,翻云覆雨。但国师从未参与过皇朝更替,若这次破例……”天下生灵涂炭便在眼下了。

    云魁嘴角一勾,笑起来与林卓沛有两分像,他语气坚定地保证道:“放心吧,国师不会参与进来,只会在需要的时候退一步而已。”

    老侯爷沉默良久,道:“老夫能否知道,皇位之上是你还是那位世子?”

    云魁直视老侯爷的眼睛,毫不犹豫道:“当然是我,也必须是我。”

    老侯爷没有再问其他,反而重新躺回椅子上,阴阳怪气道:“领着你的小崽子离开吧,若有需要,文远侯府必不会推辞,也算全了我们之间多年的交情。”

    云魁放下茶杯,目光灼灼道:“老大人是否忘了,当年我送过来的除了沛儿这孩子,还有云王身边季军师的孩子。”

    老侯云瞬间又跳了起来,不顾仪态的喊道:“胡说八道,季斐然那是我文远侯府上的孩子,什么叫你送来的。那孩子是云王托付给老夫的。”

    崔允:“……”实在很不想告诉父亲,云魁这个狡猾的家伙已经让暗影将那两人给劫走了。

    看着云魁将父亲气得脸色发青后施施然离开,崔允就有种拜师的冲动。这腹黑程度,这利索的嘴皮子,能堵住他家老爷子简直太厉害了。

    “允儿。”老侯爷叫道。

    崔允收敛思绪,依旧冷着一张脸。老侯爷看着这张二十年未变过表情的脸嫌弃的扭头道:“为父叫你来不是让你看我和他吵架的。”

    他的语气意味深长:“若为父所料不错,紫微星变就在这几天了。我们崔家出了你一个大将军已经是权势在握,当今想要铲除老一辈勋贵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云魁便是我们新的希望,不出所料,所有世家大族都会倒向他那一边。”

    看着崔允罕见的认真听着没有抬杠,老侯爷欣慰的摸摸胡子,将一辈子的厚黑学准备硬塞给崔允:“当年的事情虽然隐秘,但世家大族还是有能力知道的。所以当云魁选择将孩子放在咱们家时,我便让你上战场带了两年,剩下的时间都让崔鑫带着。毕竟,若云魁登基,那唯一的孩子便是储君,你们打好关系绝对利大于弊。”

    崔允坐在书房听着老侯爷巴拉巴拉讲了半天,等头昏脑涨的出来后,除了佩服之外便是——老头子叫他去书房到底做什么去了。

    老侯爷:哼哼,不叫你走,云魁那狐狸怎么劫人。

    慈安宫,季斐然和林卓沛一脸懵逼的看着慈祥的太后,只觉得快不认识这个世界了。

    “沛儿,快来让奶奶看看。”太后欣喜的叫道。

    林卓沛:“……”僵硬着脸同手同脚的走到太后身边,腿一软给跪了。

    好好地呆在文远侯府被一群黑衣人大白天给劫到了皇宫见到了太后,这传言跟皇帝一点不对盘且心狠手辣的太后竟然对他笑得慈祥亲切,还自称是他奶奶,林卓沛觉得有些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