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佛渡有缘人

娘子,你无情 +A -A

  太后声音越发的冰冷:“我就说呢,暗影令是他亲手交给我的,无人可知。怎么如今皇位上的那位偏偏就知道呢,想来定是先皇害怕我发现他的秘密所以留了后手。”

  “太后……”齐�麽担心的叫道。

  太后凄声道:“别叫我太后,为了成为他的妻,我什么都放弃了,家族、自由、亲情……到来却一场空啊。”

  坐在屋顶的舞如是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那双狭长的凤眸褪去了氤氲的雾霭露出了最深处的本质。深邃如古井寒潭,冰冷如手中利剑,无情的……好似那高高在上的天道,无喜无悲,无爱无恨,无怨无孽,无忧无虑。

  黑白相间的轮回剑在掌心旋转,红衣被屋顶的风吹的翩然飞舞,乌黑的长发凌乱的空中肆虐:“果然,情*爱是穿肠毒药,腐蚀人的灵魂,侵蚀你所拥有的所珍视的,让你一无所有!”

  前世我便一无所有,今生今世,怎敢去碰。

  想要解决,唯有入劫破劫,证道得道。

  舞如是紧握着轮回剑,漠然的凤眸里红光闪烁。

  轰隆隆!

  皇宫上方忽然一声雷响,舞如是抬头,豆大的雨水砸了下来。她精致绝美的脸上不再是冷漠无情,反而隐隐带着几分魔魅妖异。

  “阿弥陀佛。”一声清淡的佛号忽然传入耳中,舞如是眼里的红光一滞,忽然消散了。

  舞如是神色茫然了一瞬,醒过神来周身气息一冷。差一点,就差一点她便入了魔,还多亏了那一声……

  舞如是手心一握,轮回剑已经消失。她神识一扫,身形一晃便出现在皇宫外围的一处小巷子里。

  大雨中,青年一身月白色的简朴长衫,撑着一顶青色的油纸伞。大雨中,青年发如墨,目如皎月。神情温文,风采潇洒。站在泥泞的路上,他全身上下竟一尘不染,好似九天流云。

  “施主。”青年眉目微敛,出尘俊逸。不同于柳云止那种翻手乾坤握苍穹的高贵雍容、出尘优雅。反而是一种红尘滚滚不沾爱恨的脱俗。

  舞如是定定地看着青年,道:“佛家的人!”

  她的语气肯定,却听不出任何情绪。

  青年微笑点头,将手腕上的佛珠摘下递给舞如是,说:“我佛慈悲,渡天下苍生,渡一切苦厄,渡有缘人。贫僧观施主似被心魔所困,这串佛珠便送给施主吧。”

  舞如是并未有任何推辞,手中一握,那串佛珠便飞到了手中还。刚一接触佛珠,一股清凉流遍全身,连头脑都清醒了很多。

  “多谢。”舞如是轻轻颔首,周身气息冰冷不近人情,眉宇间仿佛万年不化的冰雪。

  青年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就连嘴角翘起的弧度都没有变化半分,但那双清透的眸子却带着几分犹豫:“道友心中执念甚深,若不尽早解决,恐入魔道。”

  舞如是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青年。

  青年无奈:“贫僧就知道,修炼无情道的人都是这般不近人情。贫僧无尘,施主……来日我们上界相聚,希望到时施主已经除了心魔。”

  舞如是低头,拨了拨手腕上的佛珠,再次抬头时,无尘青年已经消失不见,

  轰隆隆。

  雷声轰鸣,舞如是垂手,宽大的衣袖遮住了那圆润的佛珠。

  云王府,柳云止打发了郭峰两人心神不安的站在屋檐下看着倾盆大雨:“管家,郡主还没有消息吗?”

  曾安也有些担心,毕竟宫中那位可是无时无刻不想着杀了两位小主子,但这话又不好跟柳云止说:“奴才已经派人去找了,世子不用担心,想必郡主很快便会回来。”

  柳云止隔着雨幕看着大门的方向,连空气都变得有些沉重了。

  云如很强,起码在俗世中很少能遇到敌手,但刚才那股心悸着实令他有些不安,他很难放下心来。

  这时,门口传来惊喜的声音:“郡主您回来了,世子爷等了您好一会儿。”

  “恩,下去吧。”清淡的声音似乎与以前有什么不同了。

  柳云止没有分辨出来,他的目光落在撑着伞缓缓而来女子身上,红衣翩然,眉眼带笑,似乎真的是不一样了。

  柳云止捏着腕间的小蛇,垂眸掩去眼里的深思,快步上前迎了过去:“不是说去皇宫吗?怎么才回来。”

  舞如是顺手将伞让给他一般,笑吟吟道:“路上碰到了一个小和尚,聊了一会儿才回来。”

  柳云止弯了弯唇角,饶有深意道:“是和尚点化了你那铁打的心肠吗?”

  舞如是轻笑一声,道:“是啊,他送了我一句话。”

  “什么话?”

  舞如是没有回答,反而变戏法似的从衣袖中拿出一株火红的月季:“送给你。”

  伞下,柳云止姿态闲适的站在那里,清风夹杂着丝丝雨水轻轻拂面而过,吹过了他的发,扬起几缕黑丝飞扬。他目光欣喜的看着面前的花儿,唇边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那微笑如春风一般,温暖人心。

  “真的送给我?”柳云止口中问着,手已经接过了红月季。

  舞如是轻轻一笑,说:“送给你的,接了就代表你是我的。”

  柳云止拿着花的手一僵,喃喃道:“我总觉得这花应该由我送给你才对。”

  舞如是眨了眨眼上前一步将伞交给柳云止,且与柳云止靠的极近。

  月季在两人中间,舞如是微微低头,轻轻在月季上一吻,狭长的凤眸里满是氤氲的水汽,声音柔肠百转:“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暧昧的声音在舌尖环绕了一圈缓缓吐出,带着花香的气息喷在脸上,柳云止带笑的脸庞变得面无表情,只是那双耳朵红透了。

  衣袖下,小蛇忍不住翻个白眼,他就知道柳云止这家伙越是紧张越是面无表情,啧啧,这可真是千年难得一见啊。

  看着柳云止越发的手足无措,舞如是大笑一声,飞身离开。

  雨中,柳云止一手拿伞一手拿花,傻兮兮的站了许久,直到小蛇忍不住出声才回过神来。

  “什么事?”柳云止嘴角隐隐翘起,周身散发着愉悦的气息,似乎连这阴沉沉地雨天都变得可爱了许多。

  小蛇嗖的一下钻了回去:“……没事。”

  辣眼睛,这一个人都能撒狗粮的行为太辣眼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