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我恨他

娘子,你无情 +A -A

  舞如是将他不甚规矩的手拍了下去,说:“第一天见到他我便知道,是奶奶派的人。那么多人中,也唯有他没有恶意。而京都中,有能力给王府安排人并没有恶意的,也唯有奶奶一人。”

  “如儿聪明。”柳云止柔声夸赞道。

  舞如是没好气的说:“别总说我了,我就不信你没有察觉到。”

  柳云止笑而不语。

  舞如是上下盯着他许久,还真什么都没看出来,一时间有些恼羞成怒:“去忙你的吧,本郡主有事情要忙。”

  说罢,快速跑出府,那方向郝然便是皇宫,不过她那背影看上去却仓皇无措。

  柳云止站在原地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完后眉宇皱起沉思着:“才从宫中回来怎么又去?”

  想不通后他便也不再纠结了,毕竟自家未来娘子的聪明机智他可是深有体会。

  “来人,准备马车,本世子要跟郭公子和薛公子喝一杯。”

  四皇子府,云卓文被黑衣人扔回去后,立马火急火燎的去找幕僚。

  父皇说的那句话到底是警告还是有什么特殊含义,简直太难懂了。

  坐在密室,云卓文看着下方五六个幕僚,有些焦躁的问:“你们到底商量出的结论是什么,父皇说这话到底是什么用意?”

  众位幕僚面面相觑,最终由那位年纪最长的幕僚开口,他的声音苍老中带着让人信服的安定:“殿下,不知您最近可有注意朝堂上发生的事?”

  云卓文没有半分犹豫的答道:“当然有。”

  做为皇子,随时随地关注朝堂局势这是本能,毕竟他有一半把握登基为帝的。

  幕僚又问:“那殿下可知陛下最近最为烦恼的是什么事?”

  云卓文张口就来:“镇国公府、太傅府和威远将军府中的老爷子一直在找京兆府尹的麻烦,父皇也是不堪其扰。处置了京兆府尹不算,连带着都城防卫营都要整顿。”

  幕僚面露欣慰,徐徐引导:“那在御书房中,陛下让殿下做什么事?”

  云卓文无语的道:“刚不是跟你说了,父皇让我请郭峰、薛净和楚天三人……”

  慢着、慢着哦,他好想知道父皇的意思了。让他去想办法沟通那三家的下任继承人,努力将朝堂上的风波给平定下来。

  云卓文兴奋不已,这说明什么,说明父皇有意立他为太子啊,不然这等事情怎么不找三皇兄反而找他了。

  送走几位幕僚,云卓文立刻让下人去给三位公子下帖子,摩拳擦掌等着三人来为皇帝将这件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

  结果――一个没来。

  是的,真的是一个没来。

  云卓文:“怎么回事,人呢?本皇子下帖子他们竟然敢不给面子。”

  下人吓得脸色青白,说:“殿下,楚公子去了边防营,薛公子郭公子跟着云世子出门去了。”

  云卓文顿时气个倒仰:“什么时候有事不行,偏偏都赶在这个当口。他们是故意跟本皇子过不去的,走,去云王府。本皇子到想要看看他们究竟干什么去了。”

  下人顿时急得一头冷汗:“殿下,您不能出去啊。您忘记了太后还罚您在府上思过呢。”这要是不管不顾的出去被太后抓到把柄,指不定出什么事儿呢。

  云卓文显然还有些脑子的,他不再强硬的出门,反而差下人重新去递请柬:“告诉他们,务必在三天内找出时间来皇子府一趟,若再借故推脱,就别怪本皇子不念旧情。”

  云卓文发怒,整个皇子府上下噤若寒蝉。

  皇宫内,太后拉着云魁的手满脸笑意:“天佑哀家,天佑我儿。”

  云魁目光柔和的看着太后,跟在太后身边这么多年,他清楚的知道这些年太后为了妹妹做了多少事。若非顾念着大晋的江山,若非对妹妹的孩子抱有希望,她早就将当今的血脉全部铲除。

  “魁儿,可成婚了?”太后慈祥的问道。

  云魁想到被自己连累早亡的妻子,心中一疼。若说起儿子,倒是会心一笑道:“儿臣有孩子了,那孩子母亲见过的。”

  “哦?”太后一脸惊喜,抓着云魁的手便问:“是谁?”

  云魁脸上隐隐带着歉疚,说:“那孩子不能跟着我姓云,便随着他母亲姓林。云家这一辈刚好轮到卓子辈,所以他叫是林卓沛。”

  “林卓沛、林卓沛。”太后将这个名字念叨了几遍后,眼睛一亮,说:“是住在崔家的远方亲戚?我两年前大寿,那孩子跟着崔家的两个后辈一起来过。”

  云魁点头,笑道:“没错,儿臣要护在母亲身旁,对那孩子照顾不上,因此将其托付给崔家。”

  说道这里,云魁无奈中带着隐隐笑意:“两年前母亲大寿过完,那孩子便跟着崔家老二跑了,跑到那劳什子山中当了土匪,前段时间崔家老大奉命去找妹妹一家,便将他们也给顺手抓了回来。”

  提到庆阳公主一家,这不仅是太后心头的伤,也是云魁心中的伤。二十年都这么平平安安的过来了,回家途中却遭此不幸。

  太后伤感了一会儿,重新打起精神说:“如此,你也准备准备,哀家会在宫中处理好一切,你去将卓沛那孩子接过来。”

  顿了顿,她深深地看了眼云魁,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和慈爱以及不容忽视的坚定强硬:“将你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完,这大晋的天下本该属于你的,现在也是时候拿回来了。”

  云魁沉默良久,终于点头,干涩的声音变得沉重厚实,仿佛压着整座江山:“是,母后。”

  看着云魁离开,太后脸上的温和笑意才收敛起来,对着身后的齐�麽恨声道:“我不问魁儿究竟是怎么回事,不问魁儿在我身边二十几年为何没有跟我相认。我清楚,没有先皇的命令,魁儿不可能看着我心痛几十年。”

  “枉费我真以为他对我情深义重,哈哈哈,真是可笑啊。看看我的娘家,如今的镇国公府还剩下什么,这一辈只剩下天儿一个孩子。再看看魁儿、庆阳……情深义重?情深义重都不及他的江山一眼。”

  “我恨他,恨不得将他拉出来鞭尸。他竟然骗了我几十年,好啊,好得很。”